Matt Killingsworthy:想要快樂嗎?專注於當下吧!

A+
A
A-

在人類所有的慾望中,最重要的恐怕就是追求快樂了。亞里斯多德曾說,快樂是人們所有行動的最終目標(the chief good),但什麼使我們真正快樂呢?煩悶枯燥的工作中讓心思遊走會讓我們感到快樂嗎?Matt Killingsworthy 在這場演講中告訴大家:不會!人們有高達 47% 的時間都在神遊(Mind-wandering),但與多數人預料相反的是,我們在這些看似美好而自由的時刻並沒有比較快樂!


他利用一個能無時無刻記錄下心情的 APP:Track Your Happiness 來觀察人們一天中快樂程度的連續性變化。使用者將在一天中不定期收到問題,詢問他們 (1) 快樂的程度、(2) 正在從事的活動、(3) 此刻思緒是否專注。

APP:Track Your Happiness


當他在2011年發表這個演講時,他已收集了來自 80 個國家、超過 15000人 的資料,受測者包含各種年齡層、教育程度、及職業。當大部份的人都覺得白日夢一定是將我們從單調苦悶中解放的良方,Track Your Happiness 的統計資料卻告訴我們:白日夢和不快樂反而有很大的關聯!

mindwandering

上圖中我們可以看到,當人們做白日夢時,他們只有 56% 的時間感到快樂;而當人們專注於當下時,他們有 66% 的時間感到愉快。


happiness

這張圖表就更有趣了!若將人們所從事的活動依照分心的程度高低由左至右排列,並用顏色區分情緒(綠色表示快樂),我們可以發現:人們最常神遊的時刻(最左列)是洗澡的時候,而最專注的時後則是做愛時(最右列)!Matt Killingsworthy 的研究結果不受人們當下從事的活動種類影響;總體來說,不管是塞在車陣當中或是正在享用美味的晚餐,人們有高達 47% 的時間都在神遊!


但究竟是因為分心才導致不快樂呢?還是從事的活動太令人不悅才導致分心?由於這個研究觀察了人們一整天心情和思緒的「持續變化」,Matt Killingsworthy 能依照時間先後順序作出結論:人們是因為分心才導致不快樂。對此,他推測,也許是因為我們分心時大多會想起生活中種種煩憂、困擾、焦慮、後悔等等;即便人們想的只是些沒有特別情緒的思緒,比起全神貫注時的心情,我們也相較之下較不快樂.

( Killingsworth 於 2010 年發表於期刊 Science 的研究:A Wandering Mind Is an Unhappy Mind)

然而,若我們幾乎無時無刻都花上大半的時間作白日夢,而白日夢又與不快樂相關,我們該怎麼辦呢?或者,白日夢對人們會有什麼好處嗎?Matt Killingsworthy 說到:「人類擁有這種獨特且驚人的能力:能讓心智脫離現實、將注意力放在當下之外的事物上;這意味著我們能夠學習、計劃、並作出理性思考。」以下我們提供了更多深入討論神遊於當下與幻想間的影響!


能夠分心代表工作記憶力強

今年發表於期刊 Psychological Science 的研究指出,分心神遊可能表示了你的工作記憶力(working memory)極高,表示人們能夠一心多用、同時處理多項事務!
研究中,受測者須完成指定任務,並同時接受腦部監測;而在指定任務中分心的受測者,在工作記憶力測驗中的表現都較好!研究人員 Jonathan Smallwood說:我們的研究結果顯示,人們趁著搭公車、腳踏車通勤上班、洗澡時思考各種事情的能力,同等於工作記憶力;分心神遊時,他們的大腦便正在分配資源給那些最急迫的問題!


神遊是構築記憶的關鍵!

神遊很可能是建構記憶的關鍵。紐約大學神經學家 Arielle Tambini 在 2010 年發表於期刊 Neuron 的研究中探討了型塑記憶的過程。

研究人員要求受測者觀看成對的圖片,而觀看兩張圖片的間隔,他們被指示要休息並思考任何事。同時,研究人員利用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觀察受測者的海馬體皮層區域 (hippocampus cortical region),在觀看圖片時的兩種活動狀況。

研究顯示,這塊大腦中負責記憶的區域在人們胡思亂想時也同時運作!而且,此區域活動量越大,受測者能更容易地想起先前所看過的成對圖片。Lila Davichi 解釋:「你的大腦在休息時同樣工作著,而休息對於記憶和認知很重要。現代人的生活中,所有科技產品讓我們整天不停的接收資訊,休息這件事反而不被推崇;但實際上,喝杯咖啡、小憩一下,能夠幫你吸收進剛剛獲得的資訊。」


胡思亂想提高創造力,但只在面對已知的問題時!

人們都說:最好的點子通常在不經意時來敲門;最近一項在 Psychological Science 的研究就告訴了我們原因!加州大學的研究團隊請受測者進行「非平常用法」的兩分鐘腦力激盪,想出日常生活物件的其他用法。實驗分為兩個階段,其中穿插了十二分鐘的休息時間。而這十二分鐘內,一些人被指定做一些加強記憶的練習,另一些人則參與讓他們盡情胡思亂想的活動。休息之後,他們再度進行四個「非平常用法」的腦力激盪,而其中兩個題目是重複的。

這兩組受測者在新項目上表現相當,但在重複的兩個項目上,那些於休息時間盡情神遊的人表現得比起另一組受測者要好出 41%!Baird 說到:「這告訴我們,神遊只能幫助我們解決已知並熟悉的問題,無法普遍的增加解決問題的創造力。」


來源   >   編譯自文章:TED Blog – The power of daydreams: 4 studies on the surprising science of mind-wandering  |  撰稿:劉耘

談為人父母的禁忌

Candy Chang:在我死之前,我想…

← 歡迎加入TEDxTaipei的Facebook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