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TED Prize 大獎得主的遠大抱負

A+
A
A-

幾十年來,我們不斷重複把同樣的問題掛在嘴邊,究竟「未來教育的面貌會是什麼模樣?」,而這也是「世界的教育部長」Ken Robinson 爵士一直以來都相當關注的課題,終於,在這次的 TED 2013 上,Ken Robinson 正式宣布了 2013 TED Prize 的獲獎名單,一位手中握有眾人盼望已久、亟欲渴求解答的救世主,終於現身於世了!

Robinson 於開場介紹時表示:「現行的教育制度讓無數的孩子們與學習漸行漸遠,考試和學習的界線也不再明確…」他接著說:「好奇心是點燃學習動力的導火線,而鼓舞人們擁抱學習的祕訣,就是創造、提供各種可能,讓大家的思想更開明活絡。」

緊接著,Robinson 於會場正式宣布,Sugata Mitra 為榮獲一百萬美元獎金,本屆 TED Prize 大獎的贏家!Mitra 曾於去年兩度出席 TED Talks 演說,也曾替 TED 出版一本名為 Beyond The Hole in The Wall 的電子書。

大獎得主 Mitra 希望全世界的孩子們,除了在接受傳統教育外也能有機會透過其他管道自學,也就是說,讓他們沐浴在一個充滿學習氛圍的環境下,透過自我探索、研究和同儕分享、交流達到學習的目的;Mitra 也於 TED 舞台上許下了一個大膽、具遠見的心願:「協助孩子摸索心中無限能量的世界為導向,全力投入改變未來教育的行列。」為了讓這個夢想成真,他也請 TED 社群一起幫他打造一所位於印度教育實驗室的「雲端學院」,孩子們可藉此透過網路和各種資訊、線上教師產生連結,展開一場充滿知識饗宴的冒險;他希望 TED 能設計出一個以孩子為導向的學習環境,讓他們能夠以自己的方式學習。

Mitra 於演說中提出了他的看法,「現存的教育制度是出於 300 年前,大英帝國之手的過時產物」,演講開場時,他更表示「英國在維多利亞時代時,創造了一套由人組成、國際通用的『人工電腦系統─官僚體系制度』,而為了讓系統能順利運作,他們需要數量龐大的人力,這些人必須要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所以,學校就這麼誕生了,學校就是生產人工電腦零件的工廠,這些人(零件)的字跡必須工整、他們要能讀能寫,還要會算加減乘除。」

但這些技術在「真正的電腦」問世後已不再是不可或缺的技能了,Mitra 表示:「『失敗的教育體制』一詞或許聽起來很炫,但這套系統並非不得體,事實上它是一套精工細造的完美產物,只是…我們不需再依賴這套系統,因為它已過時,早該壽終正寢了!」

我們不知道未來科技的樣貌,我們也無法預測以後的工作會需要哪些技能,因此,Mitra 認為「教育應該要為每個人拓展出各種學習的可能。」

Mitra 之前的研究足以為他許下心願背書,在 1999 年時,Mitra 開始著手進行一項他稱之為「牆中洞」的實驗,他跑到印度德里一處貧民窟中,在一面高約 3 吋(約 90 公分)的牆上鑿了個洞,並把電腦擺進洞內,幾個小時後,孩子開始聚集在牆邊,好奇地問 Mitra 有關電腦的問題,但 Mitra 在表示自己毫無頭緒後便隨即離去,不久,孩子們竟已經知道如何上網,並透過同儕交流,提升使用網路的效率;Mitra 接著在距離 300 哩外一處更與世隔絕的聚落重複先前的實驗,他在馬路旁架設了一台電腦,當他幾個月後回到那兒時,孩子們竟已在路旁打起電動遊戲了!他們還對 Mitra 說:「我們想要更快的處理器,還有一支更好用的滑鼠!」另一則令 Mitra 不可置信的是,這些孩子們表示「由於電腦只有英文介面,他們就透過自學學英文。」

Mitra 形容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有人把「自學」一詞說得如此理所當然。

之後,Mitra 繼續著手實驗,他想知道位處偏遠地區的學生是否能單純地透過一台語音輸入機,學習一套截然不同語言的發音系統,實驗結果證實,這套方法確實有效,而喜出望外的 Mitra 接著更加天馬行空地計畫他的下一個實驗:「一個母語為塔米爾語的 12 歲孩童是否能透過一台英語介面的電腦,學習了解複雜的 DNA 核酸複製生物技術?」

這項實驗進行的速度相對緩慢,但實驗結果卻相當令人振奮,幾個月後,孩子們開始透過電腦學習那些遠遠超出他們學齡範圍的專業知識,3 個月後的一項測驗顯示,孩子們對此專業的理解程度從最初的 0% 一舉躍昇至 30%,但 Mitra 對此結果顯然不甚滿意,他想深入了解孩子潛力的力量,因此他找了位毫無相關專業知識的 22 歲女性擔任孩子們的導師,利用「祖母法則」,一套單單僅以支持和鼓勵取代傳統教育的教授方式進行實驗,之後,孩子們對此專業科目的理解程度又更上了一層樓。

Mitra 說道:「我們正身處在一個學習新知僅需花費不到 2 分鐘時間成本的世界中,知識在未來是否已不再重要?」Mitra 對此疑問並未多加評論,但他希望能挑戰並推翻現今以教學、考試及無止境重複填鴨式的傳統教育模式,就如他所說的,孩子們視懲罰與考試為一大威脅,這些過時的方法早已不適用於大英帝國時期後的時代了,他呼籲人們應將教育從以往脅迫的觀念轉為一種相對愉悅的體驗。

Mitra 也介紹了他另一項實驗:「雲端奶奶計畫」(Granny Cloud),一個由退休教師所組成的社群,透過Skype連結各教學中心,提供孩子們在課業上必要的協助和鼓勵,Mitra 稱此類教學環境為 “SOLE” —self-organized learning environment (自組學習環境),課程以學生求知若飢的好奇心為核心,並以多樣化的同儕評量和證書認證取代過去一致性的大小考試。

「若我們能將教育的方式進化成一種『自組有機體』的型態,學習的動力便會油然而生,重點不是在學習,而是教育的方式。」

Mitra 抱走的1百萬美金 TED Prize 大獎並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這是一筆供他在全球實踐教育理念的種子基金,這筆金費能使他一項在印度的雲端學院計畫順利在今年動工,這所劃時代學院囊括了教育和研究中心,勢必能為往後的「自主學習」教育型態注入一劑強心針,學院採用雲端技術管理,同時也會有專人 24 小時觀測,這項計畫的資料是完全透明開放的,任何有興趣的人都能進一步深入了解。

若你對 Mitra 提出的 SOLE(自組學習環境)概念相當感興趣,他也提供父母、教育家、教師一套實用的工具包,這份線上資源能幫助大人們為被好奇心驅動的 8-12 歲學童提供協助,而關鍵便是「問些不平凡的大問題」,例如:「要是有顆隕石正朝地球飛來,你從何得知它是否會撞到地球?」Mitra 一直以來也都為孩子們對類似問題的反應深感著迷。

在演講進入尾聲時,Mitra 也分享了一則趣聞,他回想了之前的經驗:「當時有個小女孩跟著我四處晃,我說我想提供一台電腦給大家用,她立刻伸出手來對我說『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翻譯:Paul | 原文:TED Blog – A school in the cloud: Sugata Mitra accepts the TED Prize at TED2013

愛情,有道理可言

談反核沒意義,現在要談的是廢核

← 歡迎加入TEDxTaipei的Facebook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