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腦中的Wi-Fi,與世界共鳴!

2014⋅08⋅28
開啟腦中的Wi-Fi,與世界共鳴!
300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8⋅28
開啟腦中的Wi-Fi,與世界共鳴!

當你正處遲到邊緣與分針賽跑的路上,忽見一陌生人倒臥路旁,此時你會停下腳步關心詢問,還是繼續專心趕路?

普林斯頓神學院曾做過一個有趣的實驗,讓學生們準備一篇佈道演講,其中一組學生負責講述關於慷慨幫助路人的聖經故事,另一組學生則分配其他講題;接著,在前往佈道地點途中,路旁忽出現一個彎腰呻吟、看似亟需幫助的人,問題來了:剛研究完助人寓言的那組學生,是否受到啟發而更願意伸出援手?答案是完全沒有。決定停下來幫忙與否的關鍵,竟只是趕不趕時間罷了。在趕時間的人眼中,對全世界的關注只剩下自己,自然無暇掌握任何幫助他人的機會。


關心他人:開啟專屬Wi-Fi的第一步

Daniel Goleman: Why arent we all Good Samaritans?

心理學家Daniel Goleman提到一門新領域——社會神經學,研究發現當兩人互動時,腦中一些神經元會像Wi-Fi網路般發射訊號,瞄準對方大腦中同一部位,訊號對應而能自動產生共鳴般的同感,即同理心,原來「幫助他人」是我們腦神經系統的原始預設值!

那麼,為何人們在大部份時間裡仍專注於自己,以忙碌為名忽略旁人發生的事,更遑論幫助他人呢?Goleman認為,這就像一個光譜:一端是完全的「自我中心」,另一端是能體會他人的「同理心」,而在中端的則是「注意」。當我們把注意力從封閉集中的自我釋放出來,開始關注身旁生活,觀察周遭世界,即是逐漸賦予自己感同身受的能力。

關注他人,是社交關係中非常重要的部份,這裡指的是有溫度的、就在你身邊的人。Goleman說,英語中出現了個新詞彙「pizzled」,也就是「困惑」(puzzled)和「不爽」(pissed off)的結合:想像當你正和一個人共處,突然登登幾聲,對方開始滑起手機或甚至接聽電話,那一瞬間,注意力被抽離,你在某種意義上就變成一個不存在的人了,於是你感到「pizzled」。通訊科技的革新增進溝通便捷,卻也不知不覺以機器的冰冷,冷卻了人類情感聯繫的溫熱。


關上了同情,心還有溫度嗎?

Goleman的小叔是個作家,有天他前往訪問一位連續殺人犯,這位冷血殺害至親的犯人擁有天才標準的高智商,然而智商(IQ)與情商(EQ)實由大腦中兩個不同部份所控制。當Goleman的小叔鼓起勇氣問道:「難道你對受害者沒有絲毫憐憫之心嗎?」對方回答:「完全沒有。只要把自己那個部份關起來就好了。」

人類真的可以如此輕意關掉自己的同情心,拒絕外界情感聯結嗎?想想看,除了低頭盯著手機時對周圍一切置若罔聞,當我們忙碌專注於某項工作或活動,是不是曾對在場其他人關上部份的自己,當起六親不認的工作狂?當我們逛街購物、享用大餐,是不是也曾關上部份的自己,忽略了享樂背後的原料生態汙染、勞工剝削、公平貿易、公眾健康等種種問題?


打造高共鳴能力 感受世界頻率

英國知名文化學家Roman Krznaric說:「當我們與日常生活圈子以外的人交談,接觸與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和世界觀時,這樣的好奇心便會加強我們與他人共鳴的能力。」(出自原文文章:《高共鳴能力者的六個好習慣》)高共鳴能力,是構成高EQ的要素之一。Goleman於1995年發表《EQ》,認為EQ是決定個人成功和快樂與否的關鍵,比IQ還重要,其中五大面向包含認識自我、情緒管理、自我激勵、人際關係、與他人情緒共鳴等。

使我們與殺人狂和權謀政客有所區別的,正是一份願意與他人產生共鳴的心,讓我們與周遭人事物、身處的環境生態、和這個世界,都能產生聯結,都能愛與被愛地活著。


撰稿:Fanta Chen

發佈於2014⋅08⋅28
300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