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人唱出台灣之聲

2013⋅11⋅21
音樂人唱出台灣之聲
258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11⋅21
音樂人唱出台灣之聲

「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

想必大家對這句話應該不大陌生,從歌手阿妹因高唱國歌,遭受中國封殺,到上個月推出《我的小清新》專輯的陳昇,將時事議題嘲諷入歌,以及最近張懸在英國演唱會上,拿國旗表態等等,這些明星也是台灣人的一份子,他們以自身的職業為榮,這群明星將自己的心聲、思考融入歌詞中,為台灣盡力。即便這些音樂人都出自不同性質的音樂領域,但只要一碰上敏感議題,就紛紛被做同樣的警告:音樂歸音樂。然而,他們仍堅持用音樂替社會繼續發聲。

今天這個城市 一樣的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 而他在酷熱的八月 扔了他的工作 應該淡淡的看待 無法掌握的未來 微笑給自己一個 可以捱到明天的謊言 明天這個城市 會一樣假裝什麼也沒有發生 兩千年來不變的22K 比黃金還不值錢 總有許多的鬼臉 反覆在日子裡出現 苦笑著給自己一個 可以璀璨到明年的青春 -摘自陳昇〈我沒在那〉

藝術創作聚集成一股能量後,免不了與社會發生碰撞。就像族群間的對話,人與人的相遇,每一次激盪的火花,都是音樂人最真摯的聲音。陳昇提醒我們脫俗與入世,張懸提醒了我們主權與認同,這些聲音,再再給了我們對問題思考與反省的空間。 其實,這類對藝術創作的質疑,在世界各地都曾經、也正不斷在每個角落發生。


張鐵志:音樂是改變社會的力量

資深樂評張鐵志,從年輕時候便對搖滾樂十分著迷。搖滾樂,除了承襲藍調與爵士樂的節拍,加以對樂團器樂重新編制外,更代表一種反叛、革新的精神。因為深愛搖滾,開啟了張鐵志對音樂與社會變遷的關注。

社會運動常從音樂汲取養分,美國60年代的學生運動,便是Bob Dylan的民謠,喚醒了許多年輕學子,使得青年人開始關心黑人人權、關心反戰運動。The Beatles團員之一的John Lennon,也曾為工人階級寫了〈Walking Class Hero〉,後來更寫下不朽名曲〈Imagine〉,描繪出共產主義式的烏托邦理想世界。

現代音樂人依舊沒有停息,繼續透過音樂來表述自己的立場與聲音。U2為第三世界國家奔走、批評法國政府核子試爆,喚起各界對人權問題的重視。冰島歌手Björk表達支持少數民族與特殊自治區獨立自決的主張,並於演唱會高喊西藏獨立,引起中國政府極大不滿。而台灣音樂的轉折,發生在90年解嚴後新台語歌的崛起。我們聽見林強、伍佰唱出小人物的心聲、陳明章唱出台灣史,更有黑名單工作室的《抓狂歌》,抗議當年萬年國會,在90年代,寫下台灣最重要的音樂與社運史。

近期音樂與社會的關係更是密不可分,我們看見音樂對苗栗大埔案、反國光石化、反核能、邊緣社群等的關切,引發人們對議題的討論。其中,張鐵志表示反核可能是產生台灣最多社運歌曲的一個運動,而我們想起近期積極巡迴演唱的巴奈。


巴奈,訴說最有重量的故事

無獨有偶,兩年前巴奈曾在舞台上反對美麗灣興建,當時便有人反應:幹麻弄這些議題?為何不讓藝術的歸藝術,議題的歸議題?巴奈長期為原住民權益、反樂生、反美麗灣、廢核奔走,對她來說,這類反應也不只一次兩次了。「我要自己的過程,作一個歌手是我決定的,表達想法也是我決定的。」

巴奈曾被譽為台灣最有重量的聲音,這大概與她的成長背景、及年輕時台北的流浪歲月有所關聯,過去的載浮載沉,在有了孩子後,對人與土地有了更深體悟。她的歌聲像說故事,這也為她的音樂,埋下最沉靜的控訴力量。以一個媽媽身分,思考三十年後的台灣會是什麼樣子,三十年後的台灣,是個適合下一代生存的環境嗎?以台東人的身分,思考資源分配、土地使用權的不平等。更以人的身分,思考真正的需求與欲求。她再度選擇流浪的方式,於今年九月開始巡迴全台,為廢核而唱。

巴奈唱出非核家園,喚醒人對核能與核廢的問題意識,但要如何達到這樣的理想?現實面來說,台灣可能因為缺電,面臨諸多困境。

巴奈 給孩子們,非核家園 臺灣五十場巡迴演出照片


廢核家園?

核廢料難處理且不安全,然而,我們真能忍受能源變貴的生活嗎? 三一一後,日本以大量火力發電作為替代能源,加上大量進口天然氣,彌補電力缺口,這些花費便反映到電價上,光是民生電價,日本就比台灣貴了二點七倍以上。電費的上漲更導致產業面臨虧損、空洞化,甚至外移的局面。宣告未來國內核電廠將除役的德國,亦面臨到相同困境。歐盟國家中,德國電費相對較高,民怨已不斷四起。且以燃煤發電,依舊帶來其他環境問題。

為了低碳考量,與台灣同樣缺乏天然資源的英國,近期更在福島核災以來,首例興建新的核電廠。而屢次被國際媒體點名為核災高風險國家的台灣,在追求廢核家園、面臨諸多問題之餘,我們看見自身的節電成效,始終不如日本。如此沒有落實的廢核,莫非最後淪為一句口號?


Power to the people

「我們真的需要那麼多嗎?」巴奈反問。我們一直用超過了陽光、空氣、水、食物基本維持生命的能源來滿足自己,不停地用,卻似乎無法感到滿足。在現代化的當今,讓人越來越不像人,讓人不會思考。「我只需要一雙鞋,等到它壞,再買下一雙。」提倡廢核的同時,巴奈也反求諸己。從巴奈音樂中,我們可以感受並思考種種問題;從巴奈行動中,看見面對問題的另一種態度。

德國化學家Ernst Otto Fischer曾說:「在一個衰敗中的社會,藝術如果是真誠的,也必須反映衰敗,除非藝術想要背離職責與功能,否則藝術一定要揭示出這個世界是可變的,並且幫助改變世界。」

藝術不只是娛樂,它提供我們一個凝視的目光,藝術對現實的關切,是一股啟發與凝聚的力量。儘管處於被稱作崩壞世代的我們,仍能從中看見了時代的希望,而改變的關鍵,就在人民自身。「power to the people。」張鐵志以一首John Lennon的歌,告訴我們受到音樂啟發,也該正視自己擁有的力量。


撰稿:Birdy


TEDxTaipei 2015 Big Bang,邀請同為用音樂發聲的時代人物閃靈樂團主唱林昶佐(Freddy),用音樂提醒人們人權、環保、文化、國家、轉型正義與死刑等議題。來Big Bang,你會更了解這樣獨樹一格的人物

發佈於2013⋅11⋅21
258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社會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