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音樂的不古典舞台

2014⋅04⋅01
古典音樂的不古典舞台
305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4⋅01
古典音樂的不古典舞台

說到古典音樂,我們總覺得它是個高深難懂的藝術,很少會試著去音樂廳裡享受一場古典音樂的饗宴。但儘管如此,試著回想一下,自己是否曾經在路上被街頭藝人的提琴聲吸引而駐足?是否曾因為那段旋律而撫平了你煩雜的情緒?讓你的心中浮現出某件事、某個人?以下的三個講者站上TED舞台來和我們分享他們與古典音樂的邂逅。


焦元溥:那些音樂與音樂家教我的事

那些音樂與音樂家教我的事:焦元溥 (Yuan-Pu Chiao) at TEDxTaipei 2012

語言停止的地方,才是音樂開始之處。

焦元溥問過許多的音樂家,是什麼動力支持他們在巡迴音樂會上,能夠重覆演奏著相同的曲子。每一個音樂家的回答都是「觀眾不同」,他們希望能將自己的音樂傳達到每一個觀眾的心中。

語言停止的地方,才是音樂開始的地方,因此音樂存在於超越語言的位置,一定有它的意義。焦元溥在演講中播放一首莫札特的曲子,並描述莫札特在寫那首曲子時的處境,但同時他說道,欣賞古典音樂的重點並不是在於瞭解它的背景,而是在於我們有沒有被它所觸動。

「不愛音樂也沒有關係,人一定會被至少一項藝術所吸引。及早找到自己所愛,因為人能透過這項藝術更加瞭解自己。」


Benjamin Zander:古典音樂的感染力

Benjamin Zander: The transformative power of classical music

指揮家Benjamin Zander在演講中和我們分享一首蕭邦的曲子,他要求觀眾在聽他彈奏的時候,心中想著一個自己深愛著卻已失去的人。

前幾年,他在北愛爾蘭,試著紓緩新教徒與天主教小孩之間的衝突時,一個小男孩便跟他說,他的哥哥去年被射殺時,他沒有為他流淚,直到他聽了Benjamin Zander演奏的蕭邦,他想到了他哥哥,眼淚便不自覺地滑了下來,「可以為我哥哥哭的感覺真好。」小男孩說。

從此以後,Benjamin Zander改變自己的想法,他認為古典音樂是給每一個人的。他決定要好好的運用自己的專業和感染力來向大眾傳達古典音樂的魅力,讓大眾能找到享受古典音樂的方法。


Robert Gupta:音樂是良藥

Robert Gupta: Music is medicine, music is sanity

曾經把成為醫生當作目標的小提琴家Robert Gupta和我們分享,音樂可以協助治療許多的疾病。他的一位朋友,在二十幾歲時精神病發,一路顛沛流離。他發現當語言不能溝通的時候,音樂的主旨便比語言更為深刻,因此他們開始透過音樂來溝通與陪伴。Robert Gupta親眼看著音樂如何使他的朋友從黑暗中重新站起來。

舒曼:「將光明送入人內心暗處,這就是藝術家的職責。」

因此,Robert Gupta成立了street symphony將音樂的光芒帶進陽光照射不到的角落。走下了舞台,音樂家成為了傳達療癒身心的媒介,透過音樂進入大腦和內心,撫慰了一群可能永遠無法進入音樂廳的觀眾。

古典音樂的力與美超越了娛樂的境界、超越純粹的美學價值,它讓那些受限的人們有機會超脫四周的世界,認識到自己也有能力去體驗美麗的事物。這種被音樂觸發出來的人性,將蛻變成希望的種子,種出一片更和諧、更美好的社會。


撰稿:黃曼

發佈於2014⋅04⋅01
305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人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