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始字終,復刻千年之美

2014⋅03⋅05
字始字終,復刻千年之美
562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3⋅05
字始字終,復刻千年之美

「你看過天書嗎?」

如果有人這麼問你,別懷疑,這可不是什麼玩笑話,臺北市立美術館現正展出中國當代藝術家徐冰的回顧展,這是他首度在亞洲地區舉辦大型個展,展出作品包括聞名國際的《天書》。

北美館 徐冰回顧展:http://www.tfam.museum/Exhibition/Exhibition_page.aspx?id=495

《天書》如其名,果真令人猜不透、摸不著頭緒。結合漢字的偏旁部首、造字結構以及符號學的概念,徐冰自創了4000多個看上去極像漢字,卻又看不懂、讀不出來的假字。為了完成這部作品,他不僅要克服活版印刷的各種技術問題,還得花上一整年來雕刻文字、兩年的時間印刷裝訂,最終完成了這部一絲不苟的作品。

當然,《天書》之所以受人矚目,絕不只是因為那4000多個費解的文字,徐冰使用活版印刷,並按照古籍格式裝訂,這種對印刷細節的堅持,更為《天書》增添了幾分雋永的味道。


翻轉,沒有盡頭

chien-kuan-chang

談到「活版印刷」,日星鑄字行的張介冠老闆曾在TEDxTaipei「翻轉FL!P」年會下了這樣的註解:「印刷是一個不斷複製的過程,首先要有製作鉛字的銅模,才能生產出鉛字,有了鉛字才能印刷。這是一種複製,也是一種『翻轉』。

在電腦排版尚未問世的年代,鉛活字印刷曾經一枝獨秀,從鑄字、撿字、排版、印刷到裝訂,過程繁複、講究細節,更需結合多項工藝技術,是一項歷史悠久、需要時間沉澱的技藝。

鑄字之道:張介冠 (Chien-Kuan Chang) at TEDxTaipei 2013

然而,這樣的翻轉卻不敵時代的洪流,隨著電腦排版興起,產能有限的活版印刷面臨產業沒落的困境,傳統印刷廠紛紛關閉、轉型,連帶著生產印刷鉛字的鑄字行也跟著一家家關門。

曾經有人問張介冠:「全台最大的鑄字行都關門了,你們日星何時要關?」本著一股對印刷產業的責任感,張介冠堅持,只要台灣還有一家印刷廠需要用到鉛字,日星就會陪它走下去。但活版印刷業衰退依舊是個不爭的事實,這讓張老闆開始思索一個問題:「自己能為台灣做些什麼?」


漫長的鑄字之道

世上少了一套楷書字體好像沒什麼,但如果少了一套銅模,可能以後就沒有銅模,也就沒有鉛字了。」如果日星也跟著關門,那台灣就真的再也沒有鑄鉛字的技術了!為了保存這即將消逝的傳統工藝,傳承漢字文化,就算是咬牙苦撐著鑄字行,張介冠仍堅持復刻這些鑄造鉛字的銅模(又稱復刻計畫),並為台灣建立一家「活版印刷工藝館」。

這項計畫雖深具意義,卻也工程浩大、困難重重,復刻銅模之前,必須針對日星鑄字行整套初號楷書的字型瑕疵,進行修整與數位化保存。文字的每一點、每一劃都有它的生命與姿態,字與字之間更要具有一致的共性,才能成為一套完整的印刷字體,這些文字結構上的微妙平衡與細節,加深了復刻計畫執行的難度。而這種對每一個字型的挑剔與堅持,也正是印刷工藝的精髓所在。


無法簡化的美

徐冰曾說:「《天書》不是文字,它只是像文字,我做的只是一個字型設計者的工作。」確實,漢字文化淵遠流長,每一個字都有它的故事,豈是人們一朝一夕學得來的。

近年越來越多人學習簡體中文,儘管簡體字筆劃少,書寫容易,也有效地提高了中國的識字人口,但它卻失去文字原本的意義。「美」是不能簡化的,漢字的美,潛藏在繁體字裡的每一筆、每一劃,我們不只學怎麼寫字,更學著咀嚼那精深的文化。

隨著電腦排版成為主流,我們正逐漸喪失對文字的講究與品味,越來越少人重視字型設計,沒有人關心「路邊招牌用了什麼字型」、「路標該用什麼字體才好」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倘若未來越來越多的字型是由大陸、日本所設計,繁體中文的市場只會越來越小,喪失應有的發言權。推廣繁體中文,不能只侷限在華語教學的層面,應該擴及日常生活中使用文字的各個角落。

紀錄觀點 357集 鑄字人(promo)

也許對很多人來說,寫簡體字還是寫繁體字一點也不重要,活版印刷產業沒落似乎對生活一點影響也沒有,但很多時候,就是因為我們經常抱持漠視的態度,才會逐漸失去許多無價的東西,留下更多惋惜與遺憾。

張老闆曾說:「每一個鉛字都是一幅山水畫,一天八小時鑄鉛字的時間都是在欣賞藝術品。」活版印刷的每一個細節,展現的是文字的美與生命力,產業可能沒落、消失,但藝術始終長存。成立工藝館之路,雖然崎嶇、充滿挑戰,但難題終將有被克服的一天,留下的會是璀璨的文化結晶。

下一次有機會拜訪日星鑄字行,請用心感受每一個鉛字所帶來的風景吧!


撰稿:Tina

發佈於2014⋅03⋅05
562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藝術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