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興國:京劇傳統,照亮當代

2014⋅03⋅26
吳興國:京劇傳統,照亮當代
2217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3⋅26
吳興國:京劇傳統,照亮當代

林懷民稱讚吳興國說:「他的好,跟梅蘭芳走出去的好是一樣的。」 法國《世界報》曾形容吳興國大師的戲:「真正的京劇,不在北京,在台灣。」

讓西方首度見識到中國京劇的魅力,是因為梅蘭芳,而將京劇推上世界三大藝術節舞台,帶領傳統走入當代的,正是他--吳興國。

吳興國創立當代傳奇劇場,復興京劇。保守派指責他大逆不道,是京劇逆子,而丹麥的歐丁劇場大師Eugenio Barba則認為:他不僅撼動了自己的傳統,也撼動了歐洲莎士比亞的傳統。

不過,光從評價難以窺見全貌,要認識他的人與他的戲,必須了解到京劇在台灣與中國,隨著時代變遷,在政治、商業競爭及社會結構改變等多重因素下,式微的局面早已毋庸多贅。吳興國,便是生在宣告京劇沒落的時代。

蛻變:吳興國 (Hsing-Kuo Wu) at TEDxTaipei 2013

生不逢時,吳興國仍不願京劇就此沒落

自小,吳興國就被送進復興劇校學戲,他學得好,很快得到角色並站上舞台。老師在一旁看,替他感嘆生不逢時,「早生十五年的話,在大陸有很多老師啊……」當時的吳興國不懂,他只管努力。

後來,因緣際會之下,他認識了林懷民,受到賞識,加入雲門舞集,開啟學習現代舞的第一步。在雲門的日子,改變了原本表演的習慣與概念,他開始從不同形式、不同文化的藝術中汲取養分,對創作的態度更為開放。

對當時的吳興國而言,京劇是飯碗,現代舞則是對未來的追求,直到遇上陸光第一老生周正榮。打從劇校以來,吳興國專攻武生,但周正榮打破慣例要收他為徒,「真正的京劇,從唱、念、做、打,從故事、情節、表演,通通都在老生。我看上你了,你還有什麼考慮?」於是,吳興國重新拜師改習文武老生;從武生橫跨老生,也為日後游離於不同角色間、自由度更高的創作,埋下伏筆。

但在八零年代的台灣,「國劇氣數已盡」一句話,早已道盡傳統無法挽救的現實,吳興國不願這麼好的傳統就此結束,他帶領一群年輕人,在京劇中加入新元素。「我要讓更多人來看戲。」他死守信念,卻違背了師父周正榮對傳統的堅持,師徒之間漸行漸遠,最終決裂。

他將師父視為另一位父親,關係決裂也對日後的創作影響甚鉅,從《李爾在此》、《等待果陀》、《蛻變》等劇,皆可找到吳興國對師父的感念。


當代傳奇劇場的京劇革新

當代傳奇劇場的創團作《慾望城國》,以實驗手法改編莎士比亞的《馬克白》,首次演出旋即震驚台灣藝文界。這齣戲顛覆了觀眾對京劇一桌二椅的制式想像,用「慾望」一詞,取代傳統京劇中的忠孝節義,在表演上,更融合了京劇、現代舞、崑曲、歌劇、歌舞劇等元素,奠定劇團新編戲曲的標竿──以跨界、跨文化、跨領域的方式,創造出拆解、拼貼、重組的後現代美學。

吳興國

《慾望城國》吸引許多國外戲劇節與劇院爭相邀演,但戲的成功並不意味著吳興國的京劇改革之路自此順遂,對老觀眾而言,這群年輕人的戲不夠味道、功夫不到,而開發新觀眾的成效也始終有限。

重振京劇是條漫漫長路,當代傳奇劇場一度宣告閉團,但縱使環境再差,吳興國仍不願放棄,2001年復團作《李爾在此》,以獨腳戲,打通生旦淨末丑,一人飾演十二個腳色,採用「一腳色一章節」的詮釋方法,重新解構莎士比亞的《李爾王》。

復團以來的作品,從希臘悲劇、莎士比亞、西方當代文學再到中國傳奇故事、梨園戲等,取材多元。2013年的《蛻變》,是吳興國的最後一部演出作,《蛻變》取材自卡夫卡的同名小說(又譯《變形記》),透過不同的視角與角色扮演,洞悉當代人的生存難題。

2013《蛻變》

當代傳奇劇場2013年跨界新作《蛻變》 Metamorphosis

《蛻變》,道盡了各個世代的生存之難

卡夫卡的思想像迷宮,吳興國試圖拆解《蛻變》,以一腳色一章節的概念式敘述手法,呈現東方寫意的六個夢。他在戲中一人分飾了葛里戈、蟲、母親、父親、妹妹、情人與卡夫卡,藉由穿梭在六個腳色之間,表現蛻變的多層含意。透過轉換女性腳色,呈現卡夫卡溫柔的一面;透過父親對葛里戈的不諒解,影射當年的師徒決裂;透過變形成蟲,道出當代人難以訴說的生存壓力。

曲詞創作張大春則認為,其中的「宿命」和「頓世」思想是很東方的。宿命觀在人變蟲的橋段中發揮到極致,透過音樂編制,以廟會和迎神場合的樂器北管,搭配旋律強烈的嗩吶、鑼鼓,帶出蛻變過程中,天地人共存的莊嚴與孤獨。此外,舞台又以投影勾勒出東方水墨的空間,以山陵、飛鳥、人影、小草等意象,給予觀眾更多解讀自由。

《蛻變》一劇,除了投射吳興國一路走來,不被理解的孤獨之外,也反覆詢問著當代:為何社會越自由,自殺的人反而越多?劇末時他對蟲喊道:「你以為回到殼裡就什麼都沒關係?活著才重要啊!」透過這齣戲,吳興國想向這個世代承受壓迫的年輕人同樣高喊:勇敢一點,不要放棄。


京劇命脈流入當代

「什麼叫文化?它是一個累積、一個智慧。」吳興國用叛逆,重新建構出京劇的新語法,讓京劇不再只是舊時代的標記,或者曲高和寡、孤芳自賞的藝術,而是經過蛻變,成為照亮當代的傳統文化、一種屬於當代人的新藝術。

傳統與當代,並非天平對立的兩端,只要能體認其中的價值與定位,就會發現其根本沒有所謂界線。或許我們即將跨出的那一步,不是走出傳統,不是追尋潮流,而是跨越思想固著,重啟兩者之間的當代新對話。


撰稿:Birdy


音樂領域也有另外一位像是吳興國一樣的人物,他是采風樂坊的黃正銘,將絲竹音樂融合現代的表演方式,呈現另類的國樂感受。在2015 Big Bang感受藝術的跨界衝擊吧!

發佈於2014⋅03⋅26
2217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