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生死的智慧

2014⋅01⋅17
柯文哲:生死的智慧
9758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1⋅17
柯文哲:生死的智慧

哲學家蘇格拉底曾說:

「未經審視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

"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 Socrates, Greek Philosopher

可曾想過,作為一個人的價值是什麼? 多數人總希望把生活過的漂亮、精彩,因而盡其所能的吸取任何知識、奮力實踐夢想,但光是如此,似乎仍與「活得漂亮」、「活得正當」有所差距,原因在於生活中光有知識是不夠的,知識並沒有靈魂,知識並非是智慧,再多的知識也不能滋養心靈,它永遠無法給予人生能量。

2013年,柯文哲在TEDxTaipei舞台上以遊走生死間的醫生角色,幽默現實的講述生死的智慧,帶領群眾重新省思人生。

生死的智慧:柯文哲 (Wen-je Ko) at TEDxTaipei 2013

力搏死神,搶救性命

面對生死難題,柯文哲認為身為醫生能做的就是盡力而為、尊重生命的價值,因為這樣的信念,柯文哲總是在鬼門關前極力從死神手中搶救病患,讓許多人奇蹟的活下來。2006年,台中市長胡志強夫人邵曉鈴因車禍而深陷昏迷,柯文哲也運用「葉克膜」使邵曉鈴延續生命多日,終恢復健康。

談起生命的生死,柯文哲嚴肅地說:「醫生是人不是神,只能盡力而為。」 醫學仍有極限,即便以現在的科技在沒有心臟、肺臟、肝臟、腎臟的情況下或許能以苟延殘喘,但這樣的肉體終究只是一團機器促成,如此真的是人類所想要的健康嗎?


生命的園丁

就如四季依春夏秋冬而順行,園丁能做的僅是用更多的心血、力氣讓花草樹木開得更繁密茂盛,而生命的生老病死,就算是世界名醫也無法靠外力改變性命的本質,柯文哲:「當一個醫生,只是讓人在生老病死之間活得好看一點。」

多數的醫生初進白色巨塔之時,用滿腔的熱血行醫,但隨著時間的流逝、生命衰老殘缺的無情面顯現後,開始只注意診斷數據、機器的正常化,這些醫生在行醫時更遺忘用同理心善待患者,他們過度的依賴科技、忘記人性,身處這樣的環境,柯文哲看破生死難題,進而領悟到:「醫生只是個生命花園的園丁」面對草木的枯榮,首要選擇的就是善待,每個病人都有血有肉,懂得全力搶救、適時放手,才是尊重生命。


朝聞道,夕死可矣

看待人生,柯文哲說:「人生的結局只有兩種:一種是有插管,另外一種是沒插管。」但偏偏人難逃一死的事實是人類難以正視的事情,即便死亡是個普遍的現象,多數人仍用大半輩子將注意力著眼於追逐物質的奢侈與滿足,成為身體的奴隸。

柯文哲:「沒有人會把死亡當做目的,所以人生只是個過程。」

過度的看重生命的結果,只會讓人在有生之年過於黏著於名利,忘記活在當下的珍貴。如子曰所言:「朝聞道,夕死可矣。」當人在生命中的某個點驚覺生命的重要精髓時,終將明白生命並不只是度過一日又一日,過程才是我們該雕琢的,時間沒有悲性,無情的吞噬人生,儘管人生雖若如夢,卻不可以醉生夢死。

柯文哲:「我們唯有能夠面對死亡,甚至開始凝視死亡的時候,才能轉過來看人生到底是什麼。」


撰稿:Ying Pu Hua

發佈於2014⋅01⋅17
9758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