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Taipei 2016 Into the Unknown年會報導(四):Lift!

2016⋅09⋅11
TEDxTaipei 2016 Into the Unknown年會報導(四):Lift!
645次瀏覽
0則留言
2016⋅09⋅11
TEDxTaipei 2016 Into the Unknown年會報導(四):Lift!

余淑美-基改作物無害健康  腸胃可以消化並吸收

p-image-25694" /> 基改作物對人類究竟有沒有害?是社會上長期以來討論的問題。

做為一位從小在鄉下長大、在田埂中跑來跑去、餵雞豬鴉的余淑美教授,自小便想為農業做點事情,至今是一位水稻、分子生物學家。她認為我們每天吃飯、蔬菜、水果,農業跟生活息息相關,人們應該對他多一點認識。

農業隨著時代變化,現在稻米這麼好吃,是經過幾千年的育種而來,但是傳統育種費時費力。同時,人口增長與糧食的生產速度是有差距的,原在於地球沒有那麼多可用的農地了,加上極端氣候,暴風雨、土地惡化、沙漠化、鹽化和水災的頻率逐年上升 ,傳統育種趕不上,而基改作物可以應對這個狀況,做出可耐旱耐鹽等的作物。

余教授說道,其實基改作物益處良多。就環境而言,美國資料顯示,基改作物的增加,能促進農藥使用量減少。以玉米為例,過往一定要噴很多農藥,而現今的基改玉米含有抗蟲蛋白,就不需要農藥。從1996年至今,研究已證明抗蟲蛋白是非常安全的。另外基改也能減少肥料的使用量,防止河川優養化。

就健康方面而言,基改黃金米可讓十萬小孩免於瞎眼及死亡,但可惜的總有反基改的人去破壞這類的農田。事實上,基改作物只是在基因裡產生一點變動,增加一點點蛋白質,我們的腸胃很厲,是可以消化,將那些蛋白質化為營養素吸收,與有毒的農藥化學物質不同。

美國國家科學院研究多年已證實,基改作物無害於健康,且能維持糧食安全與保障環境永續。


朱為民-生命自己作主,醫療決定為愛而立

wp-image-25695" /> 「想像走進急診室門口,你最心愛的人,躺在床上,你焦急的等待;這時,急診室的門打開,醫生說再多的醫療措施也無法救回你心愛的人,只會延長時間,問你要不要拔管」

「你知道要怎麼做嗎?」

朱為民表示,做為一個安寧緩和醫生,自己也不知道要怎麼做。當自己的爸爸面對同樣的問題時 ,媽媽將決定權留給他,他卻做了一個他至今仍後悔的決定。他說:「媽,我不知道,妳決定吧。」身為一個整天處於病人生死關頭的醫生,面臨自己最親的人的時候,卻不知怎麼決定,「我很難原諒自己。」

曾經看過中風病人的家屬互推責任、爭執、哭鬧,「在這個過程當中很多的醫療資源,都被浪費掉了。」目前在臺灣,只有30萬人決定自己在生命末期最想要的醫療方式,還有超過98%的人沒有決定。

朱為民的爸爸最後幸運出院了,之後,有一天回家是他在桌上看到了兩張意願書。一問之下,他在得知原因:「媽媽說,她只是希望當她處於那種狀態時,她希望自己過得好。」而他也簽立了自己的意願書。「演講剛開始的那個人,如果對你說:『請幫我拔管,因為,我愛你』,你是否比較有勇氣幫他拔管?」

朱為民最後要我們做三件事:想、說、動。想一想,在人生最後關頭我們想接受什麼醫療?說一說,跟你家人討論,並動一動,上網下載意願書,把自己的意願寫下來。他說,唯有這麼做才有足夠的法律效力,真正能達成「生命自己作主,醫療決定為愛而立」。


楊玉欣:「思考死亡,面對死亡,讓我們明白,怎麼活才能死而無憾,怎麼活才能真正的活著。」

wp-image-25696" /> 當面對重症或老邁的親人必須急救、插管治療,不救會死,救了會變植物人,你會怎麼做?

楊玉欣問現場觀眾四個問題,你願意這樣被綁在病床上?你願意讓家人這樣被綁在床上嗎?如果你是病人,你會希望家人如何幫你決定?如果你必須幫家人決定,你的決定是什麼?

以上現象在台灣發生已久,顯示集體社會都應該認真面對與思考死亡的問題。

楊玉欣認為,要解決問題,每一個人都應該要展開行動,為自己簽屬預立醫療決定 (AD),活得有尊嚴。正如同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黃勝堅總院長所說的:「每一個人都有責任,預防他人受苦。」

楊玉欣說道,在19歲被診斷出罕見疾病時,她只思考兩個課題: 一、 癱瘓之前,我該怎麼活才值得? 二、 癱瘓之後,我該怎麼辦?

「思考死亡,面對死亡,讓我們明白,怎麼活才能死而無憾?」


王可言-用網路資訊為每個人量身訂做最適當的金融服務

<p-image-25693" /> 王可言是金融科技領域的專家與創業家。他一開始先用從最早期以物易物的交易說起,其實期貨、分期付款等等交易模式已存在了幾千年。古時交易用口頭合約是基於信任,但口頭溝通難免有落差,所以發展出契約。後來中古世紀出現了銀行、信用評比、投資、股份和保險等等制度, 隨著投資標的越來越多,需要有人打理個人財產來分散風險,理財專員因此而生。

王可言進而說明,1950年代的銀行1.0,是金融交易數位化,金融作業的效率提高;2000年代的銀行2.0,是銀行網路化,分行的重要性日漸降低;2010年代的銀行3.0,是銀行行動化,分行更淪為無用武之地,就算將櫃檯降低或賣咖啡,也都無力回天。

他引用了 Bill Gates 的話:「『Banking is necessary, banks are not』。」並且加註:「生老病死,食衣住行育樂,全部都需要金錢。」而這就會產生了數據。網路上有比銀行更多有關每個經濟個體的資料,金融科技可以比傳統銀行還瞭解人的信用記錄。傳統銀行業務有個共同的特性:金融機構在那等著民眾拜訪,他們再決定要不要服務;而金融科技則是主動去瞭解使用者,然後提供適當的金融服務。

王可言最後指出金融科技的核心價值:「我們可以看到有錢人信用不一定好(像川普先生一樣),而窮人的信用也不一定差,就如孟加拉的微型貸款幾乎沒有人倒帳。當我們可以把好的公司,好的個人篩選出來,給他們好的金融服務,這個社會就會繁榮。」


郝明義:自己的社會需要自己改善

wp-image-25697" /> 身為社會觀察家與作家,郝明義被問到一個問題:為何要參與政治,好好的當作文藝家何嘗不清高一些?也許許多人都會思考一個問題,社會到底發生什麼問題?為什麼這麼多領域出狀況?

郝明義將現今台灣社會的聲音分為兩派:陸地思維與海洋思維,並用35歲的年齡線作為分隔線。在面對政治、能源、生態、教育、兩岸等議題等議題時,35歲以上的人通常持著的陸地思維,用封閉、核電至上、中國記憶等態度來看待事情;而35歲以下的人持有海洋思維,用開放、反核、自由、台灣自主意識來分析議題。

郝明義原以為政黨輪替可以解決以上問題,但是事情非如他所願。2016年,第三次政黨輪替,這代表著海洋思維上漲,「 別在海裡丟鉛球」郝明義這樣建議著陸地思維的人們,別用過去的思維來綁架這個世代。

這是個變化劇烈的時代,沒有人能只倚靠教科書上的知識在社會生存,沒有人能只倚靠政治人物來解決所有問題。所有任何人都不能解決重大問題,因此我們要餐與,不能只靠四年選舉、臉書案讚。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自己的社會需要自己改善。」我們要共同參與,近年來,參加過反黑箱服貿,這兩個月「開放台電」,發現缺電問題的*台電十匹狼**,發現能源改善跟如何改善台電的經營管理有關、核電需要杜絕不當的利益關係等等。

他提到這麼多年輕人投入政治,在於海洋思維的年輕人,不能在參考步地思維的人生座標,不再能接受早成的問題。現在大量年輕人參加論壇,質疑舊有的規則和方法,努力思索新的可能。世界變動如此之大,無法倚賴過去四十年的經驗和能力,需要完全以新的思維和方法來進行。

他呼籲35歲以上的人,要能在穩定中求變化,變化中求穩定;原來在海洋中的人,要更勇敢。


撰稿人:Kang Yu-Chi、Ingrid Chu

發佈於2016⋅09⋅11
645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