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xTaipei 2016 Into the Unknown年會報導(一):Oncoming

2016⋅09⋅11
TEDxTaipei 2016 Into the Unknown年會報導(一):Oncoming
913次瀏覽
0則留言
2016⋅09⋅11
TEDxTaipei 2016 Into the Unknown年會報導(一):Oncoming

鮑永哲-新科技VR虛擬實境 將為工作與教育帶來顛覆性影響

ertyuio 講者鮑永哲是自小就特別喜愛看小說,總是會幻想進到小說的世界裡。在1999年的電影《駭客任務》裡,他第一次見識到虛擬實境,現實和虛擬甚至互相取代。2014年,他透過HTC Vive的原型機,體驗到虛擬實境帶給人們身歷其境的震撼,怕高的人在高樓上行走時會感到懼怕、怕水的人在觀看深海鯨魚時甚至不能呼吸,自此開始投入Virtual Reality虛擬實境(VR)的研發。

「VR是一道任意門,它能帶人們到任何時間、任何地方,甚至成為任何一種人。」

鮑永哲認為,VR有兩個重要的特點。一是身歷其境的功能,能將人們帶入真實的空間。這使遊戲成為虛擬現實的重要推手,因為每一位遊戲開發者都有一個世界觀,他們所設計的遊戲角色,都代表著一個故事。遊戲玩家需要到這樣的故事裡面,才能真正進入遊戲的氛圍。

另一個特點是虛體實境是3D的媒體。自古至今,絕大部分的媒體都是二維的,包括原始時期的壁畫,到現今的照片、影片或致電腦製圖,都是將三維物件投射於平面,訊息傳遞依靠二維媒體。

然而,VR可以讓物體完整呈現出來,能讓設計師直接將腦海中的思維立體呈現;在教育方面,也能使學子突破照片與影片的限制,直接進到虛擬實境,觀察深海裡的鯨魚,或是天文的日蝕、月蝕,對於教育非常注意很大。

他深信VR一定可以為人類的未來帶來改變,也歡迎大眾迎接這項新科技。


吳逸民-地震無法預測 但是我們可以預警

rtyuio 身為台大地質系教授,吳逸民教授致力於地震研究,深知地震帶來的損傷嚴重性。他說道,目前只有極少數的地震可以被預測,大部分的都不行,因此預測目前還是不能防震的方法。

「我們能做什麼?我們可以做地震預警系統。」

吳教授開始投身於預警系統研發,而目前的地震預警系統大致上分為兩種:前端偵測型預測系統和現地型地震預測系統。前者能提早把震央的位置定位出來,將消息發布給大眾,爭取10到20秒的逃生時間。 現地行地震系統透過波長的偵測,亦能爭取到數秒至20秒的時間。這數十秒的時間,能將電梯打開、提早切斷瓦斯,或是讓學校的學童提早逃出。

目前手機上面收到地震預警的訊息來自前端偵測型預警系統,但離震央短距離內是無法預警的。然而,現地型預警系統造價上百萬,一般民眾無法負荷。為此,吳教授發明了一套低價位的偵測系統,不僅能銷售至開發中國家,亦能廣泛安裝於校園,深化防災教育,並協助提升政府的救災效率。


洪姮娥-儘早檢測出阿茲海默症是關鍵 活得長久健康又有尊嚴!

wp-image-25665" />

阿茲海默症是傷到腦筋的毛病,也是讓家人與社會更傷腦筋的問題。它的發病率很高,全世界每四秒就會增加一位患者;它是每個家庭都很可能必須抵抗的惡魔。

阿茲海默症是因為腦細胞受到傷害而死亡,進而導致整腦萎縮的疾病。發病早期,患者會忘東忘西,溝通異常;而到了中後期患者會失去正常生活能力,嚴重者甚至會腦死。不過,洪姮娥教授要告訴大家,在健康與罹病之間,中間還有一個「輕度智能障礙」(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MCI) 的過程;這個過程極為重要,若能在這時就檢驗出疾病,就可以靠藥物與運動延緩疾病惡化。反之,若沒有處理的話,有80%的機率會惡化成阿茲海默症,到時候就已經為時已晚。

然而,要診斷這個「輕度智能障礙」,是科學上來說一件十分艱難的事。目前的診斷方法有問卷、醫學影像和分子檢驗,但這三個方法都只能分別出健康狀態與罹病狀態,而且各有各自的缺陷。值得高興的是,洪姮娥與團隊人員研發出了世界上唯一能用抽血就能鑑定「輕度智能障礙」的方法。這個方法是利用奈米磁性檢驗,接收血液中磁信號的強弱來測量不正常蛋白的濃度,目前已能有效判別健康、輕度智障和罹病三個階段。

洪姮娥要呼籲大家,只要覺得家人親友有疑似一點點阿茲海默的徵兆,就趕快帶去用這個方法健康檢查;她也呼籲政府,正視阿茲海默早期健檢的必要性,否則則會需要在長照領域浪費更多資源。最後,致力於對抗阿茲海默的洪姮娥祝福大家:「活得老,活得健康,活得有尊嚴!」


蕭俊傑-太空計畫不只是花錢的高科技 還承載著人道關懷

wp-image-25669" />

蕭俊傑從小就抱持著太空的夢想,目前任職於國家太空中心,進行各種類的太空計畫。

然而,他提及大多台灣人對國家的太空計畫是不了解的,並且抱持質疑的態度,認為太空計畫室國外的東西,只是一種對高科技的追求,還得耗費巨額資金。但大眾不理解的是,太空計畫事實上與人道救援息息相關。

如近期剛退役的福爾摩沙衛星二號,在它服役的12年間,發揮它的「每日再訪性」,即時偵測災難,讓救災團隊在最短的時間內達到最有效的救災計畫。包括在汶川大地震中,提早發覺因山崩造成的堰塞湖,在最短的時間撤離居民,拯救了兩千多條性命。

「救災沒有國界,愛心不分你我。」他認為太空計畫不只是一種花錢的高科技,也是台灣可以前往世界的新方向,因為原來太空計畫裡,還記載了很多人道關懷與使命。

他投入太空教育,期望藉由自己的親身經歷分享,讓眾人理解太空計畫的另一面。另外他也言道,對於不理熟悉的新事物,許多人習慣用指責取代無法理解。蕭俊傑認為,我們應該在指責人之前應先深入了解,再進行評論。

「罵要讓人進步嘛!」他這麼說。


陳永儀-正視自己的情緒 感受沒有是非對錯 重要的是表達情緒的方法

<wp-image-25666" />

「大家覺得,台北監獄的監獄犯,比我們大學生的情緒控管能力還好,你們相信嗎?」陳永儀在演講的一開始拋出這個問題讓大家思考。

「情緒這個東西,有還是沒有比較好?」

陳永儀從自己的經驗出發,娓娓道出之前不論在打工或上班時,都被告知「要把情緒擺一邊」,這樣符合有專業的形象。而在她上課的時候會問小朋友「你上一次生氣是什麼時候?」小朋友多數的回答都是「沒有。」「忘記了。」「爸媽說生氣是不好的。」

一位病人曾經告訴陳永儀,她在與老公爭吵的過程中,她的老公拿玻璃杯砸她,幸好砸到的是她背後的牆壁。陳永儀問她當時感覺如何,她說:「生氣、憤怒。」但是她沒有提到的一種情緒是「害怕 」。情緒識別錯誤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以人類本性來看,那位病人當下應該到害怕而逃跑,而不是她認為的生氣。陳永儀告訴她,下次再發生一樣的狀況,要記得害怕而不是生氣,並且趕快報警求救;果不其然,家庭暴力的情況再次上演,差別是她老公這次拿出的是一把刀子。所幸,這次這位病人成功提醒自己要感到害怕,並報警求救,避免了一場悲劇。

情緒究竟是什麼?它會被過去經驗與想法影響,也會產生行動。行動本身有應該和不應該,例如說就算再生氣也不能打人,但是感受本身是沒有是非對錯的!陳永儀做了個幽默的類比:「這就好比如說我跟朋友說『我很冷』,但她回我『你不應該這麼冷耶』。」

「情緒是屬於你個人的主觀感受,沒有人能對你說這是對或不對,好或不好」她強調。

回到開頭有關監獄犯與大學生情緒控管能力的比較,陳永儀像觀眾訴說她拜訪監獄犯時的情景:「每當問到犯人犯案當時的感受,他們都說『就是不爽啊,把他扁一頓就好了』,反之,不論怎麼問大學生,答案都是『不知道啊』。」語畢台下一陣哄堂大笑。

陳永儀指出六種基本情緒:快樂、悲傷、驚訝、憤怒、恐懼、噁心。這當中只有一種情緒是正向的,其他都是負面的,「但這些感覺都是必要的。」陳永儀說。陳永儀發現,很多現代人都排斥經歷這些負面的情緒,這從止痛藥都銷售量長紅這個事實就能推出一二。在救護車上,不能給病人止痛藥,否則可能會導致醫學誤判;止痛藥與生活也是這樣,長期壓抑負面情緒的警訊,會讓我們很難知道自己的狀況,維基只要一時爆發,那後果不堪設想。

陳永儀說:「所有感受都是ok的,問題是出自你表達情緒的方法。情緒的本質就是不持久, 沒有永遠的快樂,也沒有永遠悲傷。」陳永儀最後給大家忠告:「但情緒可以讓生活更鮮明,若你從沒失去,對擁有的體會就比較有限。」如何正確辨識你的情緒,用正確的方式表達出來,是現代人都必須學習的能力。


撰稿人:Kang Yu-Chi、Ingrid Chu

發佈於2016⋅09⋅11
913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