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奧會上的亮眼模特兒

2014⋅04⋅29
殘奧會上的亮眼模特兒
1174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4⋅29
殘奧會上的亮眼模特兒

誰是你心目中的完美女神?她是否必須擁有精緻五官、姣好身材?Aimee Mullins出生時缺少小腿骨,滿周歲即進行截肢手術,等著她的,是被醫生預言「一輩子無法如正常人活動」的人生;然而,從不把失去雙腿看作不幸的她,在20餘年的義肢生涯中,從擔任奧運選手到伸展台上的模特兒,以她多元的面貌,重新詮釋人們對「美」的定義。


獨一無二的特製飛毛腿

Aimee Mullins: Changing my legs - and my mindset

Aimee在22歲時,曾到TED演講,當時的她,不只擅於壘球、滑雪,更以初生之犢之姿,打破了殘障跑者運動會的最佳紀錄,懷著一股對生命的熱情,勇敢地挑戰殘障奧林匹克運動會(殘奧會)的百米短跑賽。

Aimee Mullins

那一場殘奧會舉辦於1996年,她擔任碳纖維刀鋒造型義肢的首批試用者。義肢的發展,從仰賴木頭和塑膠製成,進步到以碳纖維組成,並設計成符合人體工學的流線造型,另外也有由矽膠做成的膚色義肢。Aimee不但可以盡情奔馳在運動場上,褪去運動員身份後,也可以將自己喜歡的高跟鞋套上義肢,擁有和一般妙齡少女同等精彩的青春年華。

Aimee Mullins


顛覆傳統審美觀的藝術殿堂

Aimee在2009 年,再度踏上TED的舞台,歷經長達十三年的生命探索之旅,她帶著溫暖而堅定的笑容,告訴所有人:「義肢不只是用來代替身體缺少的部分,它們還是配戴者塑造個人身份的建築師。

十幾年的時光,她努力地鑽研醫學修復領域的創新,致力將科學與藝術結合,讓外觀、功能和美學共存於一雙義肢,如同《牧羊少年的奇幻旅程》中所說: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任職於《ID》雜誌的Chee Pearlmanu,也是TED的與會者,最初,她將Aimee的照片作為當期的雜誌封面,之後在《ID》雜誌的美術設計師Peter Saville的引薦之下,這項融合科學和藝術的理念,引起時尚設計師Alexander McQueen和攝影師Nick Knight濃厚的興趣。

Aimee Mullins

Alexander為Aimee拍攝了時尚雜誌照片,更讓她走上伸展台,穿著以葡萄藤、木蘭花為造型的木製手工義肢,打造了一場獨一無二的服裝秀,義肢從令人生畏、不願多看一眼的輔助物,搖身一變,成為引人入勝的美麗象徵。

Aimee Mullins

Aimee的下一站是參與藝術家Matthew Barney的影片作品"The Cremaster Cycle"。「到那個時刻,我才真正跳脫義肢必須模仿人體的刻板印象,並將之置於理想美學的框架之中。」義肢成為一項藝術品,他們研製出以聚亞安酯製作的玻璃腿,以及用植物、土壤和銅組成的生機義肢。

Aimee Mullins

另一項作品是義肢彩繪,半人半獸的形象,象徵她的運動家精神,也是對運動生涯的致敬。長達十四個小時的彩繪過程,使她具備靈活的爪子、搖動自如的尾巴,相片的展示,帶給人們視覺感官的刺激,並且激發想像力,讓人重新思考世人所認定的美,是否過於狹隘?


義肢非用來補足缺陷,而是賦予新美學的無窮力量

穿戴著義肢,Aimee可以天馬行空地塑造自己的身份,在不斷創新和破壞的過程中,探討出人所擁有的無限潛力。莎士比亞曾說:「你們要是用刀劍刺我們,我們不也會出血嗎?你們要是搔我們的癢,我們不也是會笑的嗎?」人生即是由這些痛與笑組成,這些令人心碎的衝擊和光榮的殘缺,正是激發人類潛能的最大推手。

Aimee Mullins: My 12 pairs of legs

撰稿:Maureen Wang

發佈於2014⋅04⋅29
1174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