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真相的蒙面記者

2013⋅11⋅08
揭露真相的蒙面記者
2159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11⋅08
揭露真相的蒙面記者

新聞記者是否可以為了追查真相,對大眾有所隱瞞?

蒙面記者,Anas Aremeyaw Anas,以這段話作為他的報導原則:「指名道姓、使人蒙羞、送人坐牢。」當你聽到這段話,可能有些匪夷所思。究竟什麼樣的事件背景,記者做的不只是揭發實情,甚至意圖送人入獄?

Anas Aremeyaw Anas長期以臥底的方式進行報導。正因如此,他必須蒙面,才能與我們分享這些經驗,一旦他的身分曝光,就可能遭致難以預想的危機。

Anas Aremeyaw Anas: How I named, shamed and jailed

臥底報導,是為了根絕邪惡繼續發生

Anas私下潛入報導對象的生活圈中,暗中進行資料蒐集與報導,這種「潛浸新聞報導」(Immersion Journalism)的契機,是Anas從14年前追查一則獨家報導開始,那是一起關於警察向街上擺攤的小販收賄的社會事件。首次執行調查,他便認為只有報導是無法根絕事件的發生。因此,他決定假扮成小販,邊賣東西,邊收集證據。

第二篇臥底報導是從聽聞迦納當地的一些傳言開始,Anas耳聞到「小孩被邪靈復身」的奇怪傳聞,這樣的孩子,被當地人為「靈子」(Spirit Child),事實上,「靈子」是迦納當地對畸形兒的稱呼,傳統民間認為這樣的孩子可能遭受邪靈附身,且往後無法在社會生存,父母便會毒殺孩童。 大致了解事件後,Anas前往村莊追查,他做了個假的畸形嬰兒,設法引出當地人殺嬰的證據。就在當地人準備餵嬰兒吃下奇怪混合物的時候,警察抵達,當場逮捕。


第三篇臥底報導,與靈子案例有些類似,在坦尚尼亞有篇關於「白子咒語」(Albinos)的報導。白子,指的是患有白化症的個體。

當這樣的孩童在坦尚尼亞出生,會因醫療與科學知識匱乏,加上社會普遍認為這樣的孩童是被詛咒的惡鬼,使他們不僅在社交上遭人排擠,也無法繼續在社會生存下去。因此,這群孩童大多面臨被殺死的命運,當地傳統甚至認為殺戮的同時,必須將他們身體截斷,如果被害人尖叫越大,這種驅邪的巫術儀式就更加有效。被截斷的屍塊,之後可能會被做成藥或混合物拿去黑市交易,有些傳統人士甚至認為,白子的身體部位能作為護身符,幫助他們致富。Anas再次潛入當地參與販賣,埋伏攝影機,當場拍下畫面。必得如此,因為對坦尚尼亞的政府來講,沒有證據,一切免談。


為了影響社會,就要拿出證據

儘管大多數的人批評臥底報導,但Anas仍堅持,報導就是要得到結果,用最進步的方式影響你的社區和社會。一切的報導都是出自社會,所以報導的目的,就是要影響社會。


影響社會,是個非一蹴可及、又不容易一句話說明清楚的宏遠目標。Anas仍舊確信自己的目的,他不斷重申:「唯有將核心證據帶出來,我才能夠影響社會、政府。」為了得到更有力的證據,Anas講述一個他潛入監獄的故事。

極差的伙食、毒品交易與濫用、雞姦、堆滿屍首、臥病到死亡,諸如此類慘不忍睹的情況,儘管時不時外界會耳聞這些消息,卻總被獄方一概否認過去。畢竟,如果不是親眼目睹,恐怕也教人難以想像這些狀況,光是口述,實在無法取信於人,因此,除了拿出證據以外,沒有別的更好、更有力的方法。這樣的臥底報導也許不適用於其他國家或地區,但在Anas所處的部分非洲地區,面對不公,拿出埋伏好的鏡頭與紙筆紀錄真相,是讓社會大眾看清事實的最有效方式。Anas這樣確信著,「邪惡在社會是重病,要治重症,就必需下重藥。」


要摧毀壞人,好人就必須緊密地團結合作。非洲大調查(Africa Investigates)系列報導是由一群記者,去調查發生在非洲地區的事件,進而將現實揭露出來,壞人也因此被關入大牢。在這一系列報導成功之後,再來他們更準備著手進行世界大調查。

「期許新聞記者為公共利益服務,而這正意味著可能會犧牲掉個人舒適。」在一篇〈My kind of journalism〉1的文章中,Anas如此堅定表態。


撰稿:Birdy

發佈於2013⋅11⋅08
2159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社會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