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大地之音

2013⋅10⋅09
擁抱大地之音
311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10⋅09
擁抱大地之音

我們曾仔細傾聽大自然的聲音嗎?夏夜蛙鳴井然有序地交織成樂曲,清晨伴隨睡意甦醒的小鳥低語,風吹拂過滿遍稻穗而沙沙起舞,萬物正在說話,傳遞彼此的信息,當我們用心聆聽,那是觸動靈魂深處的大地之語。

Bernie Krause是位音樂博物學家,從1968年他開始走遍世界各地,記錄大自然的聲音。累積45年探究野外聲境的經驗,Bernie聽見了生態在改變、動物的呢喃,大自然世界正透過聲音傳遞他們的訊息。


野外聲境 Wild Soundscape

聲境有三種基本來源,第一種是地形聲響(Geophony),如風吹動樹葉搖擺的聲音、海浪拍打上暗礁的浪花聲;第二種是生物聲響(Biophony),指特定棲地上的動物,在特地時間特定地點所發出的聲音;第三種是人類聲響(Anthrophony),來自人類活動所產生的聲音,如音樂、電話鈴聲或機械運作聲。

Bernie花了45年的時間記錄野外聲境,他發現這些大自然的聲音不單純僅僅是美麗的交響樂,其還可作為即有價值的探測工具,評估一個棲地上所有生物的健康狀態。這種即席卻組織化的音樂表演,集合了昆蟲、爬蟲類、兩棲類、鳥類與哺乳類動物所發出的各種聲音,每一個野生棲地所流瀉出的聲境,都有不同的特徵,隱含著每個棲地的生態環境。

一般棲地評估的常用方法,是以肉眼計算特定面積內的物種數量,以及每個物種的個體總數量。藉由野外聲境的錄製,將能結合生物密度與多樣性的數據,去判斷一個棲地裡生物彼此間的互動密集度,甚至能了解各物種出沒的時間、是否在適當的時間求偶繁衍,得到更精確的棲地健康報告。


消失的大地聲音

「我在四十年前開始錄音時,可以只錄 10小時,就得到一小時的可用材料,可以作一張唱片、影片配樂,或給博物館做裝置藝術。現在,因為全球暖化、資源開採、人類噪音以及其他各種因素的影響,我必須要錄到1000小時以上,才能取得同等量的東西。」Bernie感嘆,人類的快速擴張、開發野生棲地,不僅讓地球表面的林地面積迅速減少,植物無法有效地消耗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全球暖化氣候變遷,動植物的棲地減少,物種數量、食物鏈開始改變,生物被迫遷徙至其他適合的棲地。

Bernie不斷持續觀察特定的生態環境,錄製野外聲境所產生的聲音頻譜,評估一段時間內,有哪些物種在此生活,有哪些人類活動進行,繪製出不同的頻率與音調。他發現有更多我們並未察覺的生態環境改變正在進行著,透過他所錄製的聲境,聽到了大地聲音的消失

如1988年被開發的美國林肯草原,進行伐採的林業公司對當地居民說他們使用的是「等級伐採」,不會對環境樣貌產生任何影響。Bernie在動工開始的前後分別錄製了林肯草原的自然聲境,儘管以人眼所看到的林相並未改變,但曾有的清脆鳥叫聲已不再出現,直到現在25年過後,林肯草原的生物聲響密度與多樣性,仍未回復到開發前的狀態。


與大自然對話

環境科學通常試著以肉眼所見來了解這個世界,但從耳朵所聽到的,能讓我們對整個生態環境有更全盤的了解,「生物聲響及地形聲響是自然世界的招牌聲音,我們一聽到這些聲音,就會對這地方產生感覺,是我們所處世界的真實故事。」Bernie Krause述說著大自然聲音所擁有的重要性,我們常只看見眼睛所見的事物,卻忽略了伴隨著眼前景物一起出現的聲音訊息

清脆悅耳的鳥叫聲、流水潺潺、風聲簌簌,大自然所交織出的美妙樂章,將人類所看到的視角範圍擴大成360度,閉眼傾聽,是四面八方所傳來的大地之音,此起彼落。Bernie:「一張照片或許值一千字,一份聲境數據卻值一千張照片。」


THE GREAT ANIMAL ORCHESTRA by Bernie Krause: Water Sounds

在忙碌的生活之餘,我們不妨試著放慢腳步,傾聽每天早晨走過街道旁的啁啾鳥聲;假日休閒時,去自然公園走走,傾聽自然之音,掃除一周的繁雜瑣事;出外旅遊時,更試著親近大自然,與大地對話,擁抱這最美麗單純的音樂饗宴。

Wild Soundscape website將帶著我們一起聆聽大自然的聲音。


撰稿:Emily

發佈於2013⋅10⋅09
311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社會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