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曼德拉

2013⋅12⋅17
再見,曼德拉
370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12⋅17
再見,曼德拉

十二月十號,南非官方在約翰尼斯堡舉行了曼德拉的追悼大會,現場不僅湧進數以千計的民眾,更聚集了各國政要。曼德拉承受著種族歧視為他個人與國家所帶來的傷痛,轉化成不朽的力量,為分裂、充滿暴力的南非帶來和平與希望,在他追求自由之路的終點,政治人物們屏除了意識形態上的芥蒂,在此為他致上最高的敬意。

曼德拉


時代的巨人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致詞時說:「全世界感謝南非與我們分享曼德拉,曼德拉一生的掙扎,就是你們的掙扎,而他的成就,也就是你們的成就。」被監禁的日子雖然受盡煎熬與屈辱,但這並未磨掉曼德拉的意志,他沒有因此懷抱仇恨,被種族迫害的枷鎖困住。在獄中他時時警惕自己:「縱使道路如此險狹,縱使試煉綿延不盡,我是我命運的主人,我是我靈魂的主宰。」

步出監獄的大門,才是考驗的開始,他意識到唯有將悲傷與怨恨留在身後,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曼德拉選擇原諒,走上族群和解之路,這樣的胸襟連白人也為之折服,不僅避免了一場流血衝突,也為和平下了另一種註解。 這位時代的巨人雖然離開了,但他為南非埋下自由信念的種子,將會深根茁壯。


獻給曼德拉

就在南非人Boyd Varty走上TED舞台的前幾個小時,曼德拉過世了,為了紀念這位歷史的巨人,Varty將這場演講獻給了他的精神導師:曼德拉。

出生於南非東部的Londolozi禁獵區,Varty自小生長在充滿生機的大自然環境中,並成為帶領遊客深入非洲叢林的嚮導。這份經驗,讓他看見黑暗大陸的另一面,一個人類、動物與生態系統更加緊密連結的世界。

人與人之間是緊密連結的,有一次,當Varty在野外遭到鱷魚的攻擊,身陷無助的險境時,他的同事不顧自身安危,向他伸出援手。 動物之間也是緊密連結的,面對天生後腿有殘缺的小象,象群並沒有因為擔心遭到拖累,而拋下小象,反而因此減緩移動速度,讓牠能跟上象群的步伐。

這些經歷讓Varty了解到,在非洲大陸這片土地上,危險、傷痛、喜悅、成就都是萬物所共享的,而這就是南非語“Ubuntu”的精神,要我們敞開心胸,學會不計較彼此。

Boyd Varty: What I learned from Nelson Mandela

非洲精神

“Ubuntu”是一種非洲式的世界觀,強調「我的存在是因為大家的存在」,一個人之所以為人,是藉由與他人互動所表現出來的。這是個深植於非洲集體意識的價值觀,是一種「群在故我在」的精神。

在Varty九歲的時候,曼德拉剛結束長達二十七年的監禁生涯,為了讓他遠離公眾的視線,專心靜養,曼德拉被安排到位在禁獵區的Varty家長居一段時間。那段朝夕相處的日子,與日後擔任叢林嚮導的經歷,讓Varty更明白Ubuntu的意涵,並了解到這位和平的締造者,就是非洲Ubuntu精神的化身。

Ubuntu也是曼德拉實現種族和解的信仰,他曾說:「我們在世上所成就的任何事,全都因為有其他人的貢獻和幫助。」曼德拉重視團隊的價值,相信群體智慧優於個人智慧,成就了南非一個人人平等、和睦共處的自由民主社會。

Experience ubuntu

Ubuntu啟示

過去在南非,盛傳著一股「馬迪巴魔力」(Madiba magic)。之所以用曼德拉的暱稱來命名,是因為他所親臨的每一場橄欖球賽,國家隊都會獲勝;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事情都能順利進行。也許,這並非一種魔力,而是因為深信古老的Ubuntu哲學,帶給群眾最誠摯的力量,相信只要團結在一起,所有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Varty說:「非洲能與大家分享的禮物,就是一個更講求集體的社會。」

在那個生活環境相對艱辛的地方,也許物質生活是匱乏的,種族之間曾經是充滿歧見的,但許多人並不因此而失去對生命的熱情、對美好社會的期待,就像曼德拉一樣。

或許,我們可以把非洲的“Ubuntu”看成是台灣人所謂的「人情味」吧!面對原住民、新住民、本省與外省的問題,其實都是潛藏在「台灣人」這個概念背後,始終沒有真正解決的障礙。儘管如此,我們應該要相信,台灣這個素以充滿人情味著稱的寶島,未來將會有更好的包容力、更高深的智慧,去面對多元族群整合的挑戰,而這也許才是台灣最需要的正向力量!


撰稿:Tina

發佈於2013⋅12⋅17
370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