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你看的童話故事!

2014⋅03⋅05
這不是你看的童話故事!
357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3⋅05
這不是你看的童話故事!

你印象中的非洲是什麼樣子?哪些故事塑造了這些印象?處在不同國家,人們容易藉由國內的童書、媒體報導等「單一故事」,來判定其他國家或地區的人應該是什麼樣子。奈及利亞作家Chimamanda Adichie指出:單一故事造成的刻板印象並非全然錯誤,但並不完整。她用不一樣的角度,讓我們看見非洲的真實面貌。


單一故事不是唯一的故事

chimamanda adichie

Chimamanda從七歲就開始寫作,故事中的主角如多數的英美童書一般,只會出現她從沒見過的白皮膚、藍眼睛、喝著薑汁汽水的角色。直至多年後,她讀到非洲作家的書籍,這才發現,像她一樣擁有咖啡色膚色、頂著爆炸頭的女孩,也可以成為主角,而書中竟也可以出現和她生活密切相關的人、事、物。

進入美國大學後,Chimamanda受到更多衝擊。她的美籍室友很驚訝她能講一口流利的英語,但其實英語正是奈及利亞的官方語言;另外,也很少人相信奈及利亞的流行音樂跟美國同步,當紅明星也是瑪麗亞凱莉(Mariah Carey)。

在美國的種種經歷,讓她明白,美國十六世紀的文學至現代的媒體報導,皆讓美國人對非洲形成一個「單一故事」,他們認為非洲是個充滿災難、和美國完全不同的國家,在這個故事裡,容不下兩國的共同之處、容不下除了憐憫之外,肯定人生而平等的觀念。Chimamanda也了解到,人們接觸的單一故事,會嚴重影響他們對陌生國度的看法。


絕對的權力將蒙蔽故事的真實性

其實,許多的「單一故事」都是建立在絕對的權力上。

權力不只能描述故事,還能決定故事的走向。有位詩人曾說:「如果你想剝奪一個人的身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說故事,而且從『第二點』開頭。」

譬如,敘說美國印地安人的故事時,先講他們用毒箭來攻擊別人,而不是強調英國無情的殖民;介紹非洲時,先講非洲各國失敗、混沌的故事,而不提非洲人民因殖民所受的傷害。

由權力來主導的故事,可能只提供了片面資訊,甚至有些是刻意捏造出來的;然而,有多少人會主動發現,自己從小到大學習的歷史、得到的資訊,都是被篩選過的呢?


你不知道的非洲

世界各地不同國家、不同種族的人,每天都在接收資訊、閱讀書籍,這些字句構成的篇幅,都是某個「單一故事」,若我們可以得到不同地區的資訊,這些單一故事將能拼湊出一個真正完整的故事,奈及利亞的另一位作家Chinua Achebe稱之為「故事的平衡」。

Chimamanda提到,她的奈及利亞出版商因為不同意大家普遍認為奈及利亞人不會念書的想法,而毅然決然離開穩定的銀行工作,完成他的夢想──在非洲開一家出版社。一切的努力只因他相信,只要書籍對奈及利亞人並非遙不可及,他們就會讀、也肯讀,如此一來,他就必須要成立一家出版社,這也是Chimamanda發跡的起源。

另外,一位非裔女律師,曾在法庭上勇敢地對抗一項關於女人更新護照時需要丈夫同意的荒唐法令;奈及利亞的「奈萊塢」,電影工業正蓬勃發展,有許多極具創意的人,在有限的資源下堅持自己的夢想;當代奈及利亞音樂其實是融合各種語言的動人樂曲,英語、皮欽語、伊博語、約魯巴語、伊喬語,精緻複雜程度遠遠超乎我們的想像。

奈及利亞的基礎設施確實有待加強、政府體系也不夠完整,但我們要看到的是奈及利亞人民在面對這些情況時,不輕言放棄的韌性。若Chimamanda的美籍室友能在更早以前就知道上述的動人故事,她們也許就能以更平等、尊重的方式認識彼此。

美國作家Alice Walker描寫了她的親戚從南方搬到北方的故事,裡頭寫著:「他們圍坐著,看著書,邊聽我說故事,並重拾了心中的樂園。」Chimamanda把這段話牢記在心裡,最後道出:「當我們了解,這世上沒有任何地方只有單一個故事時,我們就會重拾心中的樂園。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The danger of a single story

撰稿:Maureen Wang

發佈於2014⋅03⋅05
357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教育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