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障礙者「看」見的新都市

2013⋅12⋅27
視覺障礙者「看」見的新都市
1302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12⋅27
視覺障礙者「看」見的新都市

根據內政部統計至今年第二季,台灣身心障礙者人數已達112萬人,接近總人口的百分之五。其中,視覺障礙者約有6萬人。在台灣,尤其在大都市裡,已有許多為視覺障礙者設計的設施及空間,讓他們可以放心大步向前走。

然而,面對視覺障礙者時,一般人的心態為何?現今的無障礙空間,真的是最佳設計嗎?五年前因併發症而失明的Chris Downey表示,並非只有城市中的無障礙設計對視障者有貢獻,城市同時也需要視障者。因為有他們,我們的社會才更溫暖;因為有他們,城市的設計將更貼近人心。

Chris Downey: Design with the blind in mind

步行在城市中的視障者

若你現在雙眼失明,正要過馬路,此時,你正站在交通音響號誌旁,聽到音樂響起移動步伐,原以為路線、場景與之前並無所不同,但今日,你卻一直撞到前方的莫名物品,因而來回踱步,頓時無法判斷相對位置的你,心中早已因困惑而手忙腳亂。

你大叫「到底是誰在那?發生什麼事了?」,才發現,原來是一隻黃金獵犬被拴在椅子上,想和你打招呼。早被椅子嚇得魂飛魄散的你,根本無心搭理牠滿腔的熱情。

這是視障者行走在城市間,經常遇到的狀況,當遇到不符其所熟悉的情況時,他們心中所萌生的畏懼和擔憂,是擁有健康雙眼的人們無法想像的。試著想像在這種情形下生活在都市裡,種種難題將使你寸步難行。


視覺障礙者「看」見的愛

Chris Downey

五年前,Chris在腦部手術後第三天失明,但他沒有因此放任自己掉入絕望,反而慶幸自己還活著。出院後,他開始練習通勤上班、搭乘公車。學會利用聽覺來判斷自己身在何處;利用拐杖來分辨不同材質的地板;利用輕拂在臉上的微風確定自己的方位,甚至利用嗅覺來找到新的麵包店。

除了這些因失明而獲得的感官新體驗之外,他發現自己幸運地居住在一個充滿愛與關懷的城市。「老兄,加油!」、「願上帝祝福你。」這些為他加油打氣的字句都是使他前進的力量。「我看得見的時候可沒這好處。」Chris笑著說。「有些人認為這些鼓勵是出自憐憫的祝福。我把它看成是我們共有的人性, 出於同甘共苦。」


視障者使城市更美好

藉由上述的城市體驗,他了解到,視障者會讓一個城市更具人情味、更溫暖。因此,他在視障者對城市的影響上有了新的看法:城市和視障者的關係,不僅僅是城市對視障者抱持友善態度,城市也相對需要視障者的存在。

若將此想法應用在台灣,當我們開始設計一個新都市時,就先將視障者的需求納入考量,而非在發展模型都設計好之後,才補上協助視障者的設施。若抱持這樣的新觀念,台灣將不會出現某些道路上只設置部分導盲磚的情況,行人的交通號誌若改為音響號誌,即可降低現代低頭族因過馬路而發生意外的機率。

另外,若在設計都市時將視障者納入考量,人行道的設計將更加寬敞、大眾運輸的規劃更完整、汽車的使用率也會下降,「如果你是視障者,大家可不希望你開車。」Chris說。這樣的設計觀念將會帶來更多的工作機會,因為視障者也想要工作,靠自己的能力賺錢。

在這樣的觀念下,城市的設計將不斷改良與進步。為視障者設計一個全新的都市,將會使居民對所有人更加包容、平等與正義,而人們也會因視障者而了解,要建立一個溫暖的社會,需要每個人心中那份對他人真正關懷的心。


撰稿:Maureen Wang

發佈於2013⋅12⋅27
1302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