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能吃什麼?

2013⋅05⋅31
我們還能吃什麼?
1306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05⋅31
我們還能吃什麼?

有毒澱粉、黑心醬油、過期泡芙與布丁(分別來自國內食品大廠義美與統一)…還有兩年前沸沸揚揚的塑化劑事件,就更別提充斥在我們週遭的垃圾食物了,究竟,我們還能吃什麼?

我們來聽聽TED講者,也被稱為「綠色通緝犯的」Ron Finley怎麼說。


Ron Finley其實是位運動時裝設計師,他來自洛杉磯South Central(中南區);根據他的說法,這裡是「健康食品的沙漠」,他形容,這是一個充滿「得來速」和飛車搶劫殺人的地方,驚人的是,「得來速」殺死的人比飛車搶劫殺死的人還要多(洛杉磯中南區的超胖率,是比佛利山莊的五倍之多), 也因此,Ron Finley看到輪椅的買賣,如同二手車一般頻繁;看到洗腎中心,開得像星巴克一樣多。因此,他決定著手改變一切。

Food is the problem and the solution

在自然歷史博物館完成基本耕種課程後,Ron Finley決定在自己住家旁一塊約一千五百呎的空地上(這屬於洛杉磯政府土地),並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開始行動,將空地變成種植番茄、芹菜、甘藍、胡椒和香料的菜園,甚至還成立了「Green Grounds)這個種菜義工組織。

在美國,若在政府空地上種植,是件非法行為。因此,Ron Finley遭洛杉磯市政府祭出罰單,他的小菜園被勒令限時還原,不過,Ron Finley選擇拒絕繳交罰款,繼續他的行動,他自稱是個游擊戰士,接著,數十個小菜園開始散佈在洛杉磯中南區的各個角落,他也因此成為通輯人士。

直到一篇《洛杉磯時報》的報導,為Ron Finley和他的 Green Grounds 組織帶來社會的關注,市議會議員,其他志願團體紛紛作出支援,市政府最終在壓力下取消這項禁令。

即使遭罰款、通緝,Ron Finley仍固執的從事他的游擊行為,為什麼?他這麼說:洛杉磯市府擁有的空地居美國之首, 擁有26平方英里的空地,這足足是20個紐約中央公園一樣大, 那足夠種植7億2千500萬棵番茄;而且,種一棵蔬菜可產出1千,甚至1萬顆種子,根本花不到什麼錢;況且,種植還能賺錢,他舉例,1美元的青豆種子,將產出75美元的收成,投資報酬率高達75倍。 因此,他呼籲大家種自己食物- 種自己食物就像給自己印鈔票。

Growing your own food is like print your own money

其次,開始當個「游擊園丁」之後,Ron Finley成了一名藝術家。 他說:園藝是我的塗鴉,我生產我的藝術作品,正如街頭塗鴉藝術家美化牆面, 我在美化我的草坪和馬路邊沿, 如同在一塊布作畫,我在菜園和土壤種植蔬菜、水果、樹木, 這就是我在那塊布上的點綴。要是你將它當成你的畫布,你會對土壤的生產力感到驚訝。

接著什麽發生了呢?Ron Finley見證了他的花園成為一個教育工具, 一個轉變人際關係的工具。他說,要改變你的社區,你必須先改變土壤的成份。你會驚訝這會如何感染孩子們;你會發現, 園藝,是你所能做的最具療效和改變力的行動,特別是在市中心。


Gardening is the most therapeutic and defiant act you can do, especially in the inner city

如果你看完Ron Finley的演講後,也想起而行,不妨看看另一位TED講者Pam Warhurst的演講,她描述,她的社區是如何將「園藝」變成全社區區民的活動,甚至還帶來經濟效益,包括帶動當地農民的轉型與促進觀光產業發展。

最一開始,Pam Warhurst從「交換」做起,先從交換種子開始;接著,不願種菜的,就得負責收成;不願種菜,也不願摘菜的,你可以選擇扮演總鋪師(炒菜)的工作;若是你有特殊專長,例如,你有藝術天份,可以在菜圃中做出絕妙設計,再來,若你有植物學專長,也許,你可以為社區區民解說各種植物的用途…

總之,每個人,都是當地「食物拼圖」的一部分。

接著,Pam Warhurst與當地一所高中合作,開辦了一家公司,設計並建造了一個魚菜共生單元。 孩子們幫忙一起建造,孩子們還進入了董事會;不只讓這些從未有過農業技能的孩子,能逐漸對農事產生興趣,並因此學習到商業技能。

逐步的,Pam Warhurst與她日漸壯大的志願隊伍,將廢置土地變為菜園,並改變社區中人們看待食物的方式;甚至,為當地帶進了全新的旅遊方式,叫做蔬菜旅遊。


導讀:Charles

發佈於2013⋅05⋅31
1306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社會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