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家的翻轉思考:音樂再進化背後看不見的因素 – 表演場地

2015⋅08⋅07
音樂家的翻轉思考:音樂再進化背後看不見的因素 – 表演場地
554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8⋅07
音樂家的翻轉思考:音樂再進化背後看不見的因素 – 表演場地

在音樂世界中,我們知道歌劇院大概不會出現重搖滾,Live House也不會有30人以上的交響樂隊演奏,滾石雜誌前百大音樂家David Byrne,經過數十年的文化觀察,發現因為場地不同,會使不同音樂類型有屬於自己的表演場所。

那麼我們是否在為了某個特定的場地寫音樂?他也認為,數位音樂如MP3的出現,同樣也改變了音樂家的創作心態。

David Byrne: How architecture helped music evolve

Byrne年輕時為樂團主唱,也曾在CBGB表演(位於紐約的Live酒吧,龐克音樂誕生地,例如Ramones、Dead Boys、Sonic Youth都曾於此搖滾聖地演出),後來他開始到比較大型的音樂場地表演,例如迪士尼音樂廳。

但他卻發現,有些音樂聽起來反而沒有給人這麼強烈的感受,因此他開始問自己:「是不是在我們創作當下,心中都存有某個場地、某種背景情境?」

David Byrne

巴哈(J.S Bach)曾為了上圖的場地寫了一些音樂,這裡可以盡情的創作,放手改編曲調,無須擔心樂曲會過於不諧調;同樣的,莫札特也曾因為表演場地的大小,而做出適合回音大小、華麗複雜的樂曲。

華格納(Richard Wagner)甚至自己蓋了一間歌劇院(Bayreuth Festspielhaus),為了讓音樂更加華麗、有更多的樂手,他將樂池給加大,如此就可以容納更多的低音樂器。

David Byrne-2

現代音樂新場地

到了二十世紀早期,收音機成為演奏的主要場地之一,而麥克風則是音樂傳送的方式。這也改變了當時音樂創作者所寫的音樂類型,例如Frank Sinatra(20世紀美國著名流行男歌手)可以用麥克風表現一些在沒有麥克風之前不可能辦到的演唱技巧,後來這項則被發揚光大。

這時音樂的走向已經與我們現代類似,有現場音樂、錄音音樂,而這兩者不必完全一樣,有些酒吧也開始不再需要現場表演,歌手也逐漸針對音響系統而創作,Byrne認為這些都是一種新的音樂形式。

Byrne再提出一種新的演出「場地」:MP3播放器,我們可以開始去聽音樂裡非常細節的部份;或者你把音量調大聲,大聲到好像在轟炸你的耳朵,這些個人化的聆聽經驗,Byrne認為現在的流行音樂,某種程度便是為了這樣的聆聽經驗所創作。


拜恩對於音樂場地的概念其實並不難,我們可以用相當廣泛的概念解釋演出場地,古典時期根據建築大小創作音樂,到了當代,科技產物包括麥克風、音響、耳機則成了演出場地。拜恩也總結地說,我們就像鳥兒一般唱歌,就算必須改變以適應環境,但創作音樂的喜悅一直都在。

也許你不是創作者,但大部分我們都聽音樂,因此可以試著重新理解既定的音樂概念!在大衛拜恩新書《製造音樂》中,便詳述他與音樂之間的深層思想與溝通。

Spotify是許多人都在使用的音樂軟體,2013年,Byrne在The Guardian受訪時表達對於網路串流音樂的不滿,雖然網路的便利性提供了更廣泛的「表演場地」,雖然這是未來可能主流發展,但唱片業快速的萎縮,未來如果這些創作者只能依賴這些串流媒體為生,那大概有許多樂手都將失業。


撰稿:林志洋

發佈於2015⋅08⋅07
554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藝術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