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刑律師談如何在悲劇發生之前 拯救死囚的生命

2014⋅05⋅29
死刑律師談如何在悲劇發生之前 拯救死囚的生命
396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5⋅29
死刑律師談如何在悲劇發生之前 拯救死囚的生命

David R. Dow 是死刑犯的辯護律師,二十年來,他已協助過上百名被宣判死刑的人們,然而,許多犯下滔天大罪的人們最終仍不免一死。與其不斷試圖拯救死刑台上的人命,在死囚被判處死刑之前,在悲劇發生之前,我們能做什麼來拯救更多的生命?


觸碰最陰暗的人性角落

從 1976 年起,David R. Dow 所在的德州就已經成為美國處決死刑犯最多的地區,在他以此為題所寫的書中提到,和死囚見面時,他會開誠布公地告訴對方勝算微乎其微,也因為這樣真誠的態度,讓他能打入對方的心房,觸碰他們藏在內心深處最的陰暗角落。

曾有一次他為死囚威廉辯護,威廉告訴他,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拋棄他們一家,因此他就由母親獨自扶養。然而,患有精神分裂症的母親卻在他五歲時,試圖拿刀殺了他。母親被安置在醫院後,他和哥哥兩人相依為命,有一天哥哥突然自殺了。從此之後,他就成了人球,在親戚間不斷被踢來踢去,從九歲起,他就開始自己一個人生活了。

David R. Dow: Lessons from death row inmates

死刑犯擁有十分相似的生命史

David R. Dow說,每一個死刑案件都要經歷非常雷同的四個階段:從駭人聽聞的兇殺案開始,犯人被判死刑,接著經過一連串繁複的法律程序,從地方到聯邦法院,上訴、再上訴,最後仍回到原點,以死刑作結。

那在這些人成為死刑犯之前呢?為上百名死刑犯辯護的 David R. Dow 發現,大多數的死囚都有高度相似的成長背景,他幾乎能為不認識的死囚寫下八九不離十的自傳,因為有高達 80% 的死刑犯都來自失能的家庭,並且都曾接受過少年司法審判。

對辯護律師來說,為了讓死刑犯有活命的機會,他們只要愈早介入這四個階段,就愈有機會保住當事人一命。然而,讓死刑犯存活與否都無法拯救罹難者的生命,因為悲劇是早已發生、無法抹滅與改變的事實。David R. Dow 提出如果能早一點介入這些死刑犯的人生,就能改寫他們和這個社會的故事。


推青少年一把,讓他們回到正途

不論你是否支持死刑,每個人都會同意最好的故事結局就是悲劇未曾發生。 David R. Dow 思考與其介入死刑犯的四個審判階段,其實早在發生憾事之前,就有五個我們能更早介入他們生命的時機點,讓他們不至於走到這一步,那就是在他們母親的懷孕時期、他們的童年早期、就讀國小時期、就讀國高中時期,以及在進入青少年司法機制的時期。這幾個時期當中,有高達三千種方式,能夠讓他們遠離不歸路。

當代社會已有許多方法能避免青少年誤入歧途,例如:提供高風險與經濟弱勢家庭免費幼兒托育服務、各階段分齡的特殊教育與矯正教育,以及儘早將孩童帶離會造成他們生命安全與心靈創傷的危險家庭。即使在上述這些方法都未能防止青少年犯罪,一切都還不會太遲,社會還是能在這關鍵的時刻拉他一把,將他導回正途,取代只有懲罰的審判。


在發生憾事之前,所有的投資都值得

David R. Dow-2

圖說:*\*與其為他們上手銬,不如給他們擁抱。** 在童年早期投入每一美元,就能省下未來投入 17 美元在監禁、救濟與特殊教育上。**

這些預防與補救的方法都需要大筆經費,但是這些事前投資的花費都遠遠低於死囚犯罪後所要付出的社會成本。這件事不僅在經濟上符合成本效益,也能避免沉痛的悲劇發生,以及社會上諸多的負面影響。

在威廉要被處決的當天,疑惑的 David R. Dow 問他怎麼記得五歲時的往事,威廉告訴他被母親拿著屠刀追逐、將自己反鎖在浴室、哭求母親放過他、等待警察來臨的那段時間,是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的記憶。

David R. Dow 直言,每四件兇殺案中,就有三件是能夠避免的。因此,我們應該更積極面對根本問題,在人們犯下重大罪刑、成為死囚之前,就介入一再重覆發生的故事,找出解決之道,讓悲劇不再發生。


撰稿:Marssi Draw

發佈於2014⋅05⋅29
396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