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忽視設計的強大溝通力:八大關鍵,解讀謝榮雅的設計哲學

2015⋅03⋅11
別忽視設計的強大溝通力:八大關鍵,解讀謝榮雅的設計哲學
2432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3⋅11
別忽視設計的強大溝通力:八大關鍵,解讀謝榮雅的設計哲學

十二月初,TEDxTaipei的舞台上,出現一個慷慨激昂的身影,他是被譽為設計金童的謝榮雅。締造同年榮獲國際設計三金獎紅點、iF、IDEA的傳奇,二十多年的設計生涯,從宏碁到兩度創業,讓謝榮雅對於台灣設計產業的發展,以及潛在社會影響力有一番獨特的見解。

在TEDxTaipei的演講中,他問了每個設計人都問過自己的問題:「設計在台灣能不能當飯吃?」 仔細分析,這個問題背後有更深的層面需要討論:台灣是否已經建構好的平台與串連機制,讓企業看見好設計、讓設計師有舞台發揮?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得了那麼多獎,最大的遺憾卻是無法改變家門口的路燈:謝榮雅 at TEDxTaipei 2014

謝榮雅提到,台灣許多企業看待設計的觀點還停留在包裝、造型與顏色等表層的想像,真正的設計應該從商業模式、行銷體驗等策略面著手,讓設計深入思考與文化,影響社會每一個人的認知。

”如果,你認為設計只需要量化訓練而缺少質性研究,如果,你以為設計只跟產品有關,是表面功夫與包裝,那麼代表你不夠瞭解設計的商業價值與方法,你是設計文盲。“

舞台上那義氣凜然的身影,讓在座(以及所有電腦螢幕前)的觀眾印象深刻,無論遭遇任何挫折或危機,他始終為設計燃燒,也因設計發光。

二月初的自傳式新書《破立》,將他長久一來的產業觀察,以及使命分享給廣大的讀者,期待透過更多的對話,激發台灣下一波的設計產業革新。新書出版不久,TEDxTaipei邀請他進一步分享書與演講中未有機會深入討論,從他的親身經歷,提出「青年」在未來設計產業中將扮演的重要角色。以下是完整訪談內容:

關鍵一:我很早就理解設計帶有強大的「與人溝通」能力

TEDxTaipei問(以下簡稱問):您曾提到人生有幾段跟人的關係,讓您對人與人關係有特別的體悟。這對您在設計關懷或商業創新上,有什麼樣的重大影響?

奇想創造董事長謝榮雅答(以下簡稱答): 我小時候很喜歡畫圖或拆解機器,屬於比較內向、與自我對話的人。從小就展現對物件的喜愛,而非對人的敏銳。父親是牧師,生長在教會思想較開放的環境中,長老教會實施台語禮拜,在戒嚴時期被視為本土色彩重的組織,常常受政府監控。1950年代國語運動的推行,迫使教會將羅馬拼音的台語聖經全數藏起,美麗島事件也涉及許多長老教會人士。種種原因加深我自己與家人對政治議題的敏感。

國中懂事後,實際感受到政治的壓力,父母在政治議題上的再三教誨,產生的強大的情緒矛盾與壓抑。直到就讀五專、發掘對設計的熱情後,設計成為我有表達情緒與意見的管道,像是利用具煽動可能的海報試圖與觀者溝通。當時就意識到與人溝通,不一定要透過語言,為了抒發情緒,自己在語言能力以及設計語彙的呈現,都有相對成長。

意外的發現設計擁有強大的「與人溝通」能力,透過設計傳達理想、不滿情緒與宣洩,都是溝通,是我自在說話的管道。也意識到設計不僅限於表現自我,更是一個散播影響力的工具。

hsu

關鍵二:了解技術與工法是在捍衛自己的設計,因為你完全清楚這件事情的成功機率。

問:您曾提過五專時期經常親自跑印刷廠,來回溝通。當時為什麼覺得跑印刷廠,是一件必須且重要的事情?

答:五專時期的經驗,影響我設計的方式至今。當時學校美工部負責人讓我理解,一個作品要完美呈現,必須到印刷廠盯進度、了解工法工序,深刻瞭解才能成就好作品。我經常提及「沒有理性就沒有感性」的價值觀,來自於此,掌控後端製成才能確保成品的完美一致。也讓後來的我體會到,了解技術與工法是在捍衛自己的設計,因為你完全清楚這件事情的成功機率。

現在的科技,讓年輕人學習設計,以及設計過程能用電腦程式模擬,看見大致的成品,製造風險大幅降低。但三十年前,沒有電腦輔助的時代,無法直接視覺化立體作品,只能依靠想像,製作過程上也不能有僥倖心理。但也因為深入理解製程與工法,讓那個年代的設計師擁有深厚底蘊打造極致的產品,沒有電腦,反而注意視覺外的感官。電腦化的現在,反而讓我們失去想像力以及對材質的敏感度。 
現在,跟年輕設計師討論常發現他們不懂製造端(像印刷廠)的作業方式,因此無法揪出製作程序的問題,或是提出調整方式。因為過去對製造端的觀察或是實際經驗,我能提供非常具體的製作建議。勤跑製造端確認作品的可控性,這樣的心態與方法,我保有至今。

在蜜雪兒服裝公司的第一份工作,讓我發現擁有產業溝通經驗與能力,是非常珍貴的技能。非本科畢業的我,憑著過往的經驗,有對印刷廠溝通的專業能力,協助我做出精準決策,被公司器重,也打開與印刷廠的合作默契。熟悉製造流程,影響力在於深層的跨產業、部門溝通。

如此看待印刷與視覺,轉職工業設計,這些經驗與技能成為我的價值觀:「深入理性知識,才能創造感性價值。」轉職工業設計,為了理解製成知識,產生一段為了摸索工業設計領域的撞牆期。我堅持深入瞭解產品製造方式,才有本錢靈活的執行。往後的一次次突破,也是因為對理性知識與製造流程的長期累積,更奠定創業後與廠商的合作關係。

因為對於理性製成與材料的掌握,讓我在感性的部分得以自由發揮,因為對設計力求精準有效,也讓我在很早的時候就跳脫接短線設計案的歷程,轉而從客戶(製造廠)的根本問題著手。


設計,是一項強而有力的溝通工具,讓人使用這樣的語言於無形,深入到生活每一處。讓使用者舒服、適切的使用產品,是每一位設計師夢寐以求的成就,但在這之前,必須先對設計的每一個步驟熟悉、並大量累績經驗,才能做出打動人心的作品。

〈Mapping,好設計的靈魂:八大關鍵,解讀謝榮雅的設計哲學〉將進一步討論,一個好的設計作品是怎麼透過有效的經驗累積而產出


採訪撰稿:魏妤庭

發佈於2015⋅03⋅11
2432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