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自己真實的模樣,才是改變的第一步。

2015⋅06⋅18
接受自己真實的模樣,才是改變的第一步。
2541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6⋅18
接受自己真實的模樣,才是改變的第一步。

embrace_your_real_self

他的故事


我到現在都記得Ahmed當時的表情,我驚訝地想著,這個人不過才剛認識我兩個小時,他卻跟我說了他這輩子最大的秘密,我成了這個世界上唯一知道這件事的人,在我還不知道該感到榮幸或是沈重時,電鈴響了,Ahmed慎重地朝門上的貓眼一瞧,用手撥了撥捲曲的頭髮,再轉開門把。

他們握手問好,身為唯一一個知道這個秘密的人,只有我知道他們正在演出一場沒有觀眾的戲,在寒暄之後,Ahmed把門關上,剛進門的這個男人, 是Ahmed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同時也是他交往了五年的男朋友,而我是全世界唯一一個知道這個秘密的人。

「在伊斯蘭教國家,同性戀就如同滔天大罪一般,我寧願這個社會誣陷我殺了一個人,也不能讓別人知道我是同性戀。」Ahmed一邊點起一根菸說。想起他告訴我這個不可告人的秘密的過程,不過就是我隨口提起了台灣有全亞洲最大的同志大遊行,而我對此感到驕傲。他像是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根浮木,即使我是一個來自遙遠國度的外來者,我記得他幾乎是要哭出來的說「我是同性戀,我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當時在開羅生活的我,從來沒有想過他的坦白需要多大的勇氣。

她的故事

Morgana Bailey: The danger of hiding who you are

Morgana在她十六歲那年到倫敦進行交換學生計劃,在同一年,她意識到一件事,而意識到這件事讓她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她不再參與社交活動,不再是那個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她的女孩,她把自己藏起來,告訴自己這只是成長過程的一部份,而這一藏就藏了十六年。在今年一月,她回到倫敦,站在TED的舞台上,說出「我是同性戀。」,贏得在場所有觀眾的掌聲,她當時的表情跟Ahmed聽到我說「沒有關係,我很開心你跟我說,不管你是不是同性戀,我都會接受你原本的樣子。」時幾乎一樣。

Della是我唯一認識的一個埃及女生,在中東國家,女生幾乎沒有機會能在外面拋頭露臉,她有一個荷蘭籍的女友,她們一起在阿姆斯特丹生活好多年,在阿姆斯特丹那樣的城市裡,同性戀是一件再稀鬆平常不過的事,但是她選擇離開那樣舒適的環境,回到開羅,並且毫不掩飾地告訴大家「我是同性戀,我喜歡女生。」身為一個女性,她所背負的輿論指責更加難以承受,而她無所畏懼地回到家鄉並且大聲說出她的性向的原因只是「我要回去幫助那裡的同性戀,我不過是運氣好,但是那些無法坦誠的人怎麼辦?他們一輩子都活在恐懼裡,永遠都得不到認同。」

Morgana說「在好多年後,我才發現最大的障礙是我內心的恐懼與不安,我相信唯有當我去面對它,我才能夠去改變外面的世界。我希望在今天之後,我可以開始做出一些改變,幫助那些覺得自己跟別人不同的人展現他們真實的模樣。」

或許也是我們的故事

我想起Della頂著孩子氣的短髮坐在草地上,陽光曬在她濃密的睫毛上,她說「永遠不要害怕坦誠,不要害怕別人會因此不喜歡你,那是他們的問題,記得『順從的唯一好處是,每個人都喜歡你,除了你自己。』」


撰稿:黃于洋(作者為旅行作家)

發佈於2015⋅06⋅18
2541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人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