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公車能實踐真民主?

2015⋅01⋅10
為什麼公車能實踐真民主?
955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1⋅10
為什麼公車能實踐真民主?

臺灣地狹人稠,不論是日常通勤或是假日出遊,塞車似乎已成了家常便飯的事。這樣人人有車的地方不免讓人假想,當地人有能力負擔買車以及隨之來的各項費用,那麼城市裡的經濟必定高度發展,這個地區可想而知是個進步的城市。但這個推論可不完全正確,因為經濟繁榮不等於社會進步,而且你可能從沒想過,社會進步與否的指標並非是連最窮的人都開車,而是連最富有的人都不開車。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是我們每個人都耳熟能詳的事,雖然百年來我們已經逐步落實各種平等,但在社會上仍隨處可見不平等的現象。曾任哥倫比亞首都波哥大市長的 Enrique Peñalosa 提到,有時候我們太習慣了不平等的現象,以致於從未意識到身在其中。

Enrique Peñalosa: Why buses represent democracy in action

公車專用道能實踐用路空間的平等

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轎車與公車的用路空間分配。

我們常在都會區中看到,公車與轎車在同樣的道路上行駛,塞在同一個車陣中。一輛轎車只能載四個人,但一輛公車就能載四十個人。轎車若要和公車擁有同樣的載客量,就必須多佔據好幾倍的空間,因此,轎車上的乘客擁有的道路空間遠高於公車上的乘客。

enrique_penalosa_why_buses_represent_democracy_in_action-2

Enrique Peñalosa 認為這種私家轎車擁有加倍的公共用路空間是非常不平等的現象,但卻少有人注意到。基於平等原則,他認為坐公車的四十人理應和轎車上的四十人擁有同樣大的用路空間。因此他建立公車專用道,將道路上的空間還給公車乘客。

enrique_penalosa_why_buses_represent_democracy_in_action-3


步行空間能實踐人權

另一個大家常見卻未察覺的例子是行人與汽車的用路空間分配。

無論在什麼地方,我們總能看到舖設完好的道路是供汽車專用的柏油路。相對的在道路兩旁的行人卻常得面臨險象環生的處境,鮮少有如車道一樣的專用空間,更別說是擁有同樣大的用路空間。這樣的情況比比皆是,公共道路不僅未能實踐平等的用路權利,擁有車輛者還佔有更大的用路空間,就像一等公民般擁有用路的特權。

enrique_penalosa_why_buses_represent_democracy_in_action-4

Enrique Peñalosa 說,人是步行的動物,我們的雙腳讓我們行動,就如小鳥有翅膀靠飛翔來行動,能安全的行走是人類的基本需求。他認為,區分城市進步與否的關鍵不在公路,而是在於人行道。當行人與車輛同樣重要,人們擁有品質良好且安全的人行道時,就代表了貧富差距、是否擁有車輛不再決定每個人的用路權利。

enrique_penalosa_why_buses_represent_democracy_in_action-5


用公共運輸實踐民主與平等

你可以發現,發展中國家就如波哥大過去一樣,公共道路建設都以讓私家車通行順暢為主來設計。而世界最適合人居住的國家則用不同的思維來打造城市,這些地方往往擁有健全的自行車道、人行道與大眾運輸系統。當人類跳脫汲汲營營創造財富、唯利是圖,鼓勵私產的框架,開始追求公共利益、以人為本的時候,我們就能打造宜居的公共空間,讓人人擁有同等的用路權,並用公共運輸實踐真正的民主與平等。


撰稿:Marssi Draw

發佈於2015⋅01⋅10
955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社會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