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的關鍵?與電腦競爭

2013⋅09⋅21
成長的關鍵?與電腦競爭
262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09⋅21
成長的關鍵?與電腦競爭

科技的蓬勃發展與進步,讓許多人面臨失去工作與難以升遷或加薪的處境。或許經濟已經走到了成長的盡頭?Erik Brynjolfsson認為,這只是徹底重整經濟的陣痛期。他認為如果人們和電腦合作,將創造更多的可能。


成長還沒停止。120 年前美國工廠開始電器化運作,帶動了第二次工業革命。但驚人的是三十年中,工廠的生產力並沒有提升。第一批經理只不過是把蒸汽機換成電動機而已,他們沒有利用電的多變性重新設計工廠;下個世代開始發明新的工作程序,生產力因此大增,常常是原來工廠的兩、三倍。

電力是一種通用目的技術的例子。通用目的技術是帶動經濟發展的主力,它能帶動一連串有互補性的創新。那現代有通用目的技術存在嗎?就是電腦。但只靠科技還不夠。就像早期的經理需要重新打造他們的工廠,我們需要重建一個組織,甚至重塑整個經濟體制。我們並沒有達到應有的水準,生產力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生產力與工作背道而馳,而且一般工人的收入減少了。有時候在創新的盡頭會對這些問題有錯誤的判斷,但事實上這是一種成長必要的代價。我和Andrew McAfee將其稱為「新機器時代」。


美國每人的國內生產毛額,它的路徑與直線符合、看起來是穩定成長。但事實上它是加速進行著,而生產力在 70 年代中期成長漸緩,但這和第二次工業革命的時間吻合。當時工廠正在學著如何電器化運作,一段時間後生產力再度急遽上升。所以或許「歷史不會自己重演 但有時不可否認會有幾分相似。」現在生產力是前所未有的高。儘管是在經濟大蕭條的期間,2000 年以來還是比 90 年代成長得更快, 90 年代還是比 70 或 80 年代增加更快,比第二次工業革命時成長更快。而這只是美國而已,全球的表現更是優秀。全球所得在過去十年以前所未有的驚人速度成長。

不過,這些數據低估了我們進步的程度,因為新機器時代強調知識的創造,而非只是實際的產量。怎麼想比怎麼做來得重要,要動腦而不是靠蠻力,想法大於產物本身。而這產生了測量標準的問題,因為免費的東西越來越多,像是維基百科、谷歌把東西放到網路上,甚至是現在這則 TED 演講。 有免費的東西是好事,對吧? 當然是好事,但免費在國內生產毛額統計上代表權重為零。根據調查顯示,音樂產業的規模只有十年前的二分之一,但我們現在聽到的音樂,比起以前進步很多。整體來說,我的研究估計國內生產毛額每年少算超過三千億美元,忽略了網路上提供的免費產品及服務。要了解未來的發展 我們必須對成長潛在的驅動力做些預測。我抱持樂觀的態度,因為新機器時代是數位化、指數化及組合化的時代。


第一,當產品數位化就能夠複製。幾乎不用花半毛錢就有很好的品質,而且可以立即傳送。歡迎來到經濟蓬勃的時代。在充斥大量資料的時代,我們可以用過去辦不到的方法來衡量現在的世界。

第二,新機器時代是指數化的時代。 電腦比任何東西跑得更快現在小朋友的遊戲機(Playstation)比 1996 年軍隊的超級電腦更進步。但我們的大腦是習慣線性世界的,因此指數化的趨勢讓我們大吃一驚。 過去我都教學生說,有些事電腦根本做不來 像開車通過擁擠的車潮。這張照片是我和安迪剛坐在一台無人駕駛的車子裡拍的。

第三,新機器時代是組合化的時代。每一種創新,都是激盪出更多創新的墊腳石。舉例來說,幾個禮拜前我的一位學生開發了一個應用程式,使用者高達 130 萬。他輕而易舉地辦到,因為他是在臉書上建立的,而臉書這個網站又建立在網路之上。 個人數位化、指數化及組合化分別都能改變這場遊戲。把這些通通集結起來,我們會看到一連串驚人的突破,像是機器人能在工廠工作、跑得跟印度豹一樣快,或是一躍就能上高樓。


但最重要的發明是讓機器學習。IBM 的沃森(Watson)參與智力節目《危險邊緣》。一開始沃森表現不佳,但它進步的速度超乎常人。最後沃森打敗了《危險邊緣》的世界冠軍。沃森長得很快,它參加客服中心工作的考試,全數通過。我們發明了智慧型機器, 或許還是人類史上最重要的發明,卻有人說創新停滯了,這不是很諷刺嗎?

所以這代表我們沒有後顧之憂了嗎?生產力是前所未有的高,但有工作的人卻變少了。過去十年來我們創造史無前例的財富,但多數美國人所得卻下降。生產力排擠就業率,財富排擠工作。大多數人都誤解了基本的原因,科技發展神速,把越來越多人拋諸腦後。現在的例行公事,都可被改編成一組機器可讀的指令。該怎麼做才能共創繁榮的社會?不是放慢科技發展的速度,我們不要對抗機器,而是學會跟機器一起競爭


新機器時代可以回朔到 15 年前的某一天。國際西洋棋世界冠軍Gary Kasparov跟超級電腦深藍(Deep Blue),一起比賽 那天電腦贏了 而現在,一支手機裡的西洋棋遊戲 都可以打敗一位西洋棋大師。

但現在電腦已經不是西洋棋世界冠軍了。因為Gary Kasparov舉辦了一種自由式比賽 ,讓人類和電腦一起合作。贏家不是大師,也不是超級電腦。冠軍有的是團隊合作,他們展現了人類和電腦如何並肩作戰。和電腦一起競爭,比對抗電腦來得有效。科技不能主導我們的命運,是我們主導自己的命運


採訪:Tricia

發佈於2013⋅09⋅21
262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