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導航系統不指引最短路徑 要告訴你如何通往城市的真正美麗

2015⋅06⋅10
這個導航系統不指引最短路徑 要告訴你如何通往城市的真正美麗
382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6⋅10
這個導航系統不指引最短路徑 要告訴你如何通往城市的真正美麗

happy_maps

導航系統,不該只是「最佳路徑」

儘管每個人對於「二十一世紀最偉大的發明」有著不同的看法,對於路癡而言,二十一世紀最偉大的發明,非Google map莫屬。無論是準備到一個沒去過的地方,或者是在外頭迷路了,我們的第一個反應,大多已經從「問路」變成「看Google map」。然而,有別於一般人用導航時「尋找最佳路徑」的習慣,電腦科學家Daniele Quercia對於「導航」及「最佳路徑」有不同的想像。

Daniele Quercia認為,人們在選擇路徑時,往往只考慮到「少轉車、少走路」的「最佳路徑」,也因此,導航系統也會幫我選擇那些「易達」的選擇。就分秒必爭的通勤時間而言,這種選擇理所當然;然而,如果我們每日所走的路徑,都是那條「少轉車、少走路」的路的話,不免有些無聊。

也就是說,Google map及其他的導航系統,的確大大地改善了人們的生活效率,然而,當「應用程式只能提供幾條有限的路線,導航則把這幾條路線變成到達目的地的唯一選擇」時,卻變相地剝奪了人們探索城市的樂趣。

Daniele Quercia: Happy maps

用回憶畫出城市地圖

也因此,Daniele Quercia與他的團隊作了一個小實驗:利用群衆的共享平台,讓上千個參與者選出美麗、安靜、有幸福感的景色,再以這些結果,為倫敦制定了一張新地圖。 

在這張地圖裡,「你不僅僅能看見並連接 A點和B點,了解到最近的路線,你還能看到快樂的路線、美麗的路線、安靜的路線。」Daniele Quercia說道。此外,「在地圖測試中,參與者們發現,那些快樂、美麗、安靜的路線,都遠比最短的路線更令人享受。而且那些路線所花的時間,只是多了幾分鐘。」

Daniele Quercia也發現,「參與者們也很喜歡把回憶注入到這些景色中。」而當人們對於一條路線有著集體回憶時,城市的記憶,也藉由地圖保存下來了。也就是說,「這個地圖指出的路線,並不只基於美觀,而是建立在氣味、聲音與回憶上。」

「這個地圖指出的路線,並不只基於美觀,而是建立在氣味、聲音與回憶上。」

「這便是我們現在研究的目標。簡單地說,我的研究目標是避免單一選項,讓使用者能真正地享受他們居住的城市。散步在公園小徑上而不是停車場,這條路就會變得截然不同;與愛的回憶相伴,而不是與車輛爭道,這條路就變得截然不同。就這麽簡單。」Daniele Quercia說道。

散步在公園小徑上而不是停車場,這條路就會變得截然不同;與愛的回憶相伴,而不是與車輛爭道,這條路就變得截然不同。就這麽簡單。

以雙腳記錄城市記憶

在快速變遷的現代社會中,房屋、建築、道路……一切事物都以飛快的速度汰舊換新,然而,在汰舊換新的過程中,我們的記憶彷彿也不復存在。就像作家朱天心所說的:「一個不管以何為名(通常是繁榮進步偶或間以希望快樂)不打算保存人們生活痕跡的地方,不就等於一個陌生的城市?」然而,當我們真的保存了這些過去的生活痕跡時,在生活中,我們又花了多少時間,去感受它們呢?

讓我們以雙腳,行走出屬於城市的記憶吧!


撰稿:郭慧

發佈於2015⋅06⋅10
382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