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曉玫:失去,是擁有的開始

2014⋅07⋅22
何曉玫:失去,是擁有的開始
758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7⋅22
何曉玫:失去,是擁有的開始

你上一次開口說「親愛的」是什麼時候?「親愛的」是你心中的誰?若把這股情感具體化,又該如何呈現?編舞家何曉玫以震撼人心的現代舞表演《親愛的》,與群眾共同激盪出埋藏在心中,那既說不明白也看不透的,人與人之間親密又疏離的互動關係。

HO, Hsiao Mei


《親愛的》,是你在呼喚我嗎?

兩人的關係始終不外乎是從相互吸引、擁抱浪漫、衝突獨立到重整平衡。獨立,可能是和諧的安全距離,也可能成為分道揚鑣的開始。兩條生命的交會與分離,往往交織著愛與恨的掙扎,而這激烈的拉扯,就是《親愛的》的原動力。

在《親愛的》的表演中,最終「人」的形象,是由兩位表演者,分別扮演上、下半身組合而成,正好說明了何曉玫的創作理念,「人與人在相處的過程中,必定要捨去部分的自我,以包容他人的存在。」各自進行重塑自我的生命過程中,舞作結尾人群逐漸散去,畫面逐漸清晰,如同回到生命的初始。人從一出生就是獨立的個體,在生命旅程中,我們不斷地和他人建立關係,但人生謝幕時還是會回歸自我,成為真實而完整的個體。


鏡子裡的另一半:人與偶的緊密關係

如同《親愛的》的表演者,何曉玫所打造的「人」,以獨特的方式舞動著身軀、看似合理卻又不符合一般人體動作的行為,其實更像「偶」。

「人跟偶之間有很強烈的連結,偶是人的替代品,人類不斷讓偶更像人,但同時,人也在追尋成為偶。」時下的動漫人物即是最佳的例證,漫畫家筆下,那些人物看似具有人的心智、行為模式,卻又有著正常人無法觸及的樣貌或能力,而這些想像中的產物,在Cosplay(角色扮演)的盛行下來到真實世界。

《親愛的》的舞者,即在挑戰這樣如人又似偶的複雜概念,他們將髮絲染為銀白色、搭配如芭比一般的完美妝容,至於如何呈現內心的情感,則是需要仰賴舞者自己激發出的領悟,何曉玫回憶道,「有一天進排練室,我的十位舞者一一向前擁抱我,其中有人說:『老師,我們一直在想,我們每天都在揣摩什麼是愛?但這裡頭有太多的愛還未被分享,所以我們用擁抱來傳遞這份情感。』我非常的感動,這已經不只是論述,而是從內而外的身體力行。」


我舞,故我在

現代舞大師Martha Graham留下一句名言:「人的嘴巴可以說謊,但動作是沒辦法說謊的。」

《親愛的》就如一部訴說人與人之間各種糾結情感的縮時電影,何曉玫剖析自己的內心情緒,把這樣的真實和坦白當作基石,讓更多人能夠從她的作品中引發共鳴,以「人」的角度,去體會面臨相同困境的感受。

如同聽一首好歌時,你不需要刻意按下暫停鍵,鑽牛角尖地去探討其中一句歌詞的含意,才能聽懂一首動人心弦的歌;欣賞現代舞也是如此,你不用看懂每一個動作的始末,只要靜下心,感受舞蹈和你內心所產生的陣陣漣漪,將那份感動珍藏在心裡,重新認識自己,將這股不容小覷的新力量,成就你在短暫人生路上,能夠勇敢地舞出真正精采的動人時刻。


撰稿:Maureen Wang 王珉瑄

發佈於2014⋅07⋅22
758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藝術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