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統計,多數人不想要一個平等的社會,那麼我們還能相信公平正義嗎?

2015⋅07⋅02
根據統計,多數人不想要一個平等的社會,那麼我們還能相信公平正義嗎?
511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7⋅02
根據統計,多數人不想要一個平等的社會,那麼我們還能相信公平正義嗎?

how_equal_do_we_want_the_world_to_be_you_d_be_surprised

世界和平、世界大同、消滅貧富差距......成為人人掛在嘴上的口號,我們充滿使命感的高呼著正義與公平,似乎這是不可抹滅的普世價值,然而丹.艾瑞利,用著數據,揭露著人類的虛偽:

「我的研究遍佈美國與許多國家,但在我的樣本裡,根本沒有人想要完全的平等」

Dan Ariely: How equal do we want the world to be? You'd be surprised

你認為財富如何分配?

丹 問了一個問題,如果把人類分成五等分,這五群人分別擁有多少人類的財富呢?許多人的回答是:最底層的人口,至少有個1%的財富吧,最富有的一群,可能有著50%,看看社會上的那些富豪們......

「底層 20% 的人擁有 0.1% 的財富。 接下來 20% 的人有 0.2% 的財富。 加起來是 0.3%。 下一組是 3.9%、 11.3%, 最富有的這群人有 84% 到 85% 的財富。」

殘酷的現實,完全打破我們的我們的預期。這是何其病態的社會與世界,富人享用幾乎世界所有的一切,窮人爭奪著稀少到不行的資源。

然而在實驗的同時,在不知道實際比例的情況下,丹也讓大家重新設計財富分配,結果卻仍是: 「大家想給第一組人, 也就是底層 20% 的人多少? 他們想要給這些人 10% 的財富, 接下來這組是 14% 的財富、 21%、22%、32% 的財富。」

原來我們掛在嘴上的那些公平與正義,還真的只是口號。

財富分配的落差

在國際慈善組織樂施會(OXFAM)最新報告中更是指出,全球最富1%,即將在2016,取得全球資產的半數。明明我們不期望富者更富,或是占有社會過多的資源,但我們卻還是在財富分配上,給了他們大於最貧階層三倍的財富。

台灣又是如何?2014年起,台灣最富的1%,已經坐擁了台灣14%的所得,在2012年,最富與最窮1%的貧富差距,達到了98倍(486萬/4.8萬),但政府還是為搶救SARS後的低迷房市,把土地增值稅減半;金融海嘯期間,政府把遺贈稅從50%調降到10%。當時我們不曾說過什麼,任憑這些為解決眼前難關的短視,成為高房價、投機客氾濫、長年低利率的地雷。

我們同樣不希望富人更富、貧者更窮,我們卻仍羨慕著富二代的日子、用忽視逃避路旁的街友......我們真的期待世界平等嗎?

從來不存在著自以為是的正義

貧富不均影響的不只是最貧窮的人們,更是整體社會的病情。當貧戶無法支付健保而陷入醫療的無底洞,富裕僑民年年歸國當健檢大戶;當教育已無法翻轉階級,只好喊著教育改革讓沒有資源的學生一樣沒有本錢推甄。

落差,不只在現實,在我們的認知與世界觀中亦同。我們被灌輸不存在的幻想:司法正義、成功屬於努力的人、階級社會已經消失、草莓族才會得憂鬱症、超級企業好棒棒、。所以社運份子都是暴民、現在年輕人沒競爭力、學生就是不讀書、貧窮是自找的。

我們的自以為是,在我們常誇口的公平正義面前,多麼的不堪。

知識、期望、行動

沒救了嗎?丹.艾瑞利可不是為了絕望而來,而是渴望藉著自己帶來的數據,激起新的反應。

落差處理的危機,不是來自發現差距有多大,而是來自我們不知道這個落差的存在。對落差的認識來自知識、對落差的計畫來自期望,解決落差得靠行動。

當我們不了解貧窮,我們永遠不會發現這病態的分配,茶毒著人類。當我們的期望仍被我們的價值觀綁架,而不以客觀角度思考自己的想法,我們永遠無法想出真正的解藥。最重要的是,若我們真的期待平等與正義,那就行動吧!

是的,若我們真的在乎,我們的每一個決策、每一個行動,都可能讓一切開始不一樣。


撰稿:張昱傑

發佈於2015⋅07⋅02
511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社會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