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怨工具不好用、環境不舒服… 有時「混亂」反而讓我們表現得更好!

2016⋅03⋅04
抱怨工具不好用、環境不舒服… 有時「混亂」反而讓我們表現得更好!
1253次瀏覽
0則留言
2016⋅03⋅04
抱怨工具不好用、環境不舒服… 有時「混亂」反而讓我們表現得更好!

當我們面對難題時,很多人的第一直覺往往是想要尋求替代方案,而非正面迎擊困難。「趨吉避凶」對多數人而言,似乎是個較輕鬆的選擇,但若是我們換個思維,選擇跳脫安全網的保護而放手一搏,結果又會是如何呢?

在你直覺的答案之前,讓我們來看一個小故事,也許會改變你對困境的看法。

Tim Harford: How frustration can make us more creative

意外的演出

凱斯傑瑞(Keith Jarrett),一位美國知名爵士樂鋼琴家。1975年,他在德國科隆歌劇院的現場演奏,不僅是歷史上最暢銷的鋼琴專輯,也是最暢銷的爵士樂獨奏專輯。

整場表演流露著寧靜的氛圍,同時卻又充滿活力,對許多樂迷來說,這場二十年前的演出無異是場流動的聽覺饗宴。

但,可能很少人知道,這場讓人宛如觸電般愛上的表演,其實背後有段小插曲。

表演之前,凱斯傑瑞發現歌劇院所提供的鋼琴不符合表演使用:高音音域生硬狹窄、黑鍵黏固、白鍵走調、踏板失靈、鋼琴本身能產生的音量太小,不足以在像科隆歌劇院這樣寬廣的場地表演等種種限制,讓製作人不得不向演奏會承辦人表達了「如果不換台鋼琴,恐怕必須取消表演」的通牒。

在緊急聯繫各方單位後,演奏會承辦人除了找到調音師,實在無法在短時間內找到另一台鋼琴。承辦人不得已私下找了凱斯傑瑞談話,並請求他別取消演奏會。承辦人可憐的眼神讓凱斯傑瑞軟下了心,「別忘了,只有這次為你破例!」他對承辦人說。

凱斯傑瑞上台了,很顯然地他被交付了許多音樂家不想面對的難題;但他欣然地接受了,而結果卻也出乎意料地驚人。

凱斯傑瑞刻意避開高音域,而將演奏集中在中音域的部分,結果將樂曲營造出一種撫慰的氣氛;他必須安排重複的重低音貝斯片段,並起身彈奏並使勁地敲擊鍵盤,才能將音量傳到最後排聽眾的耳朵。

而聽眾都為之瘋狂了。如果,凱斯傑瑞依循著直覺,不願在那個極度不理想的條件下演奏,也許就無法創造出令聽眾耳目一新的表演。

how_messy_problems_can_inspire_creativity.jpg

多數的我們習慣遵照著直覺行事,但是否也錯失了許多創新與突破的機會?「我認為我們的直覺也錯了,我們必須對處理混亂情況所衍生的“意外優勢”多些賞識。」英國金融時報記者提姆哈福(Tim Harford)說道。

認知心理學:阻礙提升表現

沒有人喜歡阻礙,但根據研究顯示,阻礙事實上可以提升我們的表現。

研究一

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管理學院心理學教授丹尼爾歐本漢莫(Daniel Oppenheimer)幾年前與中學教師合作了個實驗,主要在研究阻礙在認知學習上的影響。

他們將教學講義編成兩種內容相同的版本,但第一版字體正常,第二版則用各種不利閱讀的字體所拼湊;第一版發給班上一半的中學生,第二版發給另一半的學生。到了學期末,所有學生都接受同樣講義內容的考試,測試學習成果。

結果?拿到第二版(較難閱讀)的學生考試成績較好。因而他們推論結果不好讀的字體讓學生們有機會慢下來,並得更認真閱讀才能解義內容,所以他們學得更多、更好。

研究二

美國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心理學講師雪莉卡森(Shelley Carson)一直在測驗哈佛大學大學生的注意力過濾器(attentional filter);擁有較弱注意力過濾器的學生很難在吵雜的環境中專注,所以思緒時常被周遭的聲音或影像打斷。但是有趣的是,在卡森博士的研究也發現,這群學生在往後的人生當中,更有機率擁有創意的里程碑,例如出書、出專輯。

卡森博士推論,那些令人分心的事物事實上提供了學生創意的養分,因為他們的注意力被太多訊息所占滿,他們得更費心去跳脫既有思考,創意因而產生。

社會心理學:陌生感會讓表現更突出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教授凱特琳菲利普斯(Katherine Phillips)最近跟同事們做了個實驗;他們將學生分成四人一組,並將兇殺案例與解密相關資訊發給學生們,而實驗的變數為小組組員,有些小組成員為彼此熟識的朋友,有些為三位好友加上一位陌生人。

解題結果呢?你猜的沒錯。有陌生人的小組明顯地表現得更好,並展現出高效率。成員彼此熟識的組別有50%的機率答對,但有陌生人的組別則有高達75%的機率。如果去訪問這些學生對解題過程的感想,有陌生人組別的學生會告訴你,過程有點尷尬、詭異,而且他們也不覺得自己表現得很好。

這就是我們當今所面對的挑戰:當人們在做不熟悉或困難的事情,往往會感覺到不自在或低估自己的表現,但實際上的成果卻比人們感覺到的更佳

搖滾樂的啟示:創意過程需要混亂

英國音樂人與作曲家布萊恩伊諾(Brian Eno)是氛圍音樂的先鋒,在過去四十年與許多知名樂團與歌手合作過,如大衛鮑伊(David Bowie)、U2、退化樂團(DEVO)、酷玩樂團(Coldplay)等等。

他如何將搖滾樂玩得更有創意?他就是從中搗亂,故意打亂樂手們的創意模式。他有一套稱為「歪斜策略」(Oblique Strategies)的紙牌,上頭有各種異想天開的指令,例如:彼此交換樂器、做一個破壞性、無預警的動作、不要合作、仔細研究令人尷尬的細節,誇張化它!在錄音遇到瓶頸時,他便會要求樂手們遵照他所抽到手牌的指示行動。

樂手們恨透這個紙牌遊戲了。有人摔啤酒罐、有人生氣地大叫「這實驗太蠢了!」但是,毋庸置疑的是,這工具協助創造了一張張叫好叫座的專輯。「你不喜歡它,不代表它沒有幫助。」一位曾經恨透這紙牌但如今卻大力推廣的樂手說道。

彈壞掉的鋼琴、當陌生人、閱讀醜字體、抽一張有奇怪指令的紙牌,這些看似不合邏輯的事幫助人們解決問題,混亂也讓我們變得更有創造力。「不過,真正需要傳達的信念,其實是我們願不願意接受這樣的觀念?我們願不願意坐下來,彈奏那只崩壞的鋼琴。」提姆哈福說。


撰稿:廖庭瑋

發佈於2016⋅03⋅04
1253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