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販賣,一個比你所想的還接近的社會正義問題

2015⋅09⋅04
人口販賣,一個比你所想的還接近的社會正義問題
1827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9⋅04
人口販賣,一個比你所想的還接近的社會正義問題

非法移工/人口販賣的問題已經存在了好幾百年,但是,對於這些問題,我們往往抱持著「看著別人故事」的心態。

然而國際記者Noy Thrupkaew認為,事情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text

flickr:Loic Schulé

移工的問題,比我們以為的更接近自己。

十年前,當Noy Thrupkaew面臨人生低谷時,曾有好幾個月尋求治療師的幫助。有一天,治療師對她問道:「誰是三歲之前真正撫養你的人?」這個問題看似無稽,然而,在幾個月的相處之下,Noy Thrupkaew知道治療師並不是在無的放矢。於是,她問了自己的爸媽這個問題,而出人意料的是,原來,三歲之前照顧她的人,是一個被她叫作「阿姨」的「遠房親戚」。

仔細回想,Noy Thrupkaew說道,印象中依稀殘存著小時候被阿姨照顧的印象。然而,隨之想起的,則是阿姨被其他家人毆打,而自己歇斯底里地尖叫著,試圖保護阿姨的畫面。長大之後的她,慢慢了解那位阿姨,其實是來自泰國的非法移工。

「阿姨在十九歲時,用一張旅遊簽證從泰國移居美國。她先在伊利諾州工作一段時間,才回到泰國。」多年後,她在曼谷又遇到了阿姨,她對她的眷戀一如兒時,但最後,她也只能再次揮手道別。

「我是個記者,研究移工/人口販賣問題長達八年。然而,也是在最近,我才把這個議題跟自己的生命歷程連結在一起。其實,非法移工/人口販賣的問題,比我們以為的更普遍、更深刻,也更接近自己。」Noy Thrupkaew說道。

移工問題跟結構性的不平等、貧窮、移民的阻礙息息相關

「作為一個記者,我非常在乎如何超越語言的藩籬,把人與人之間連結起來。然而,如果我們把人口販賣的理解侷限於『逼天真女孩賣身的可惡皮條客』的話,我們會很輕易地把自己劃在『人口販賣』這件事情之外。彷彿這件事情只跟皮條客有關係,而跟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然而,事情並不是這個樣子的。人口販賣跟我們身處的社會脈絡有很深的關聯性。它跟結構性的不平等、貧窮、移民的阻礙有很大的關係。其實,人口販賣早已經深植於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從數據來看,被迫從事性工作只佔了非法移工的22%,而高達68%的移民人口則負責從事農作或提供家庭照護。然而,負擔了重要工作的68%,卻往往只得到相當低的工資,甚至被虐待。外籍勞工被迫或被騙去棉花田、礦坑、洗車場,甚至戰場工作。

舉例而言,人蛇集團欺騙迦納或多哥共和國(西非國家之一)的年輕家庭:「我們會讓你的女兒在美國接受好的教育,我們甚至會幫忙出機票。」再讓那些女孩們假扮成某人的妻子或妹妹,偷渡到美國。然而,下了飛機之後,女孩們承受的是一天十四小時的工時,沒有周休假期,無止盡地工作。

Noy Thrupkaew: Human trafficking is all around you. This is how it works

面對問題,真正的解決辦法是團結

那麼,我們該如何解決問題呢?很多人可能會想要尋求法律途徑。然而,這些移工往往牽涉到性買賣、偷渡等問題。在這種脈絡下,法律與其說是解決方法之一,不如說它本身就是個問題。事實上,研究發現,從美國到孟加拉,20%~60%的性移工表示有被警察虐待或強暴的經驗。而對於其他的移工而言,法律的介入也可能讓他們被驅逐甚至惹上牢獄之災。

「或許真正的解決辦法是團結。」Noy Thrupkaew說道。「有幾個組織正在為了國際的家庭照護者、性移工等爭取權益,而這些組織正是由那些人蛇集團手下的倖存者所發起的。他們現在正在為了其他數以萬計、未曾謀面,卻可能跟自己有相同遭遇的人努力。」她說著,「而我們所要做的,便是加入他們。」

「人口販賣根植在我們的生活中,然而,這也表示我們可以成為這個問題的解決之道。讓我們一起打造一個正義的社會。」Noy Thrupkaew如是說。


撰稿:郭慧

發佈於2015⋅09⋅04
1827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