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爸爸是中東的大軍火商 你能不受影響 活出自我嗎?

2015⋅08⋅09
當爸爸是中東的大軍火商 你能不受影響 活出自我嗎?
1434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8⋅09
當爸爸是中東的大軍火商 你能不受影響 活出自我嗎?

2013年的伊斯坦堡不是太平靜,那年夏天有許多的示威遊行,民眾反抗政府與財團的官商勾結,有時候在舒適的午後,會突然聽到鳴笛聲,所有人開始奔跑,灑水車就在後頭,我抓著包包裡的防毒面罩,催淚瓦斯總是來得出其不意。

有一天傍晚我在推擠的人群裡跌倒了,遠遠地看到一扇門微開,裡頭的人對著我大喊「跑!想活著就快跑!」,我沒有時間思考是不是該套上鞋,只能奮力地奔跑,就在門關上後的五秒,心跳依然飛快,鎮暴警察拿著橡膠子彈槍從門外走過。

i_am_the_son_of_a_terrorist

我是在那樣的情況下認識Rahija的,他來自巴基斯坦,熱愛音樂,一個人背著一個小後背包來到伊斯坦堡,在幾間bar裡兼職DJ,甘願為自己的夢想住在城市裡的灰暗角落,連一個能煮飯的鍋子都沒有。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他說「嗨,很榮幸成為你第一個認識的巴基斯坦人。」

有時候,我們把一個人的個性與特質視為理所當然,好似他變成這樣的人並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與努力,Rahija就像伊斯坦堡夏天的陽光一樣溫暖,對生命與夢想的充滿熱情,如果不是那一晚我們十幾個人在廉價速食店聊到天亮,我不會知道,他的爸爸是一個巴基斯坦最大的軍火商之一。

他看著父親的豐功偉業讓多少家庭支離破碎長大,他的童年沒有棉花糖與風箏,沒有在腳踏車後面偷偷放手的父親,是戰爭,是生離死別。「為了逃離那樣的環境,我一個人離開家,來這裡找我一直以來的夢想,還把海洛因戒了喔。」他一邊吃著沙威瑪,笑得像個孩子一樣,把痛的深刻的成長過程說得輕鬆。

<i_am_the_son_of_a_terrorist

Zak Ebrahim的父親,是1993年世貿中心爆炸案的恐怖分子。「在我父親被逮捕的前幾週,他和幾位叔叔帶著我一起到打擊練習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我一發就正中紅心,他們笑著說『有其父必有其子』,我是在好多年才知道他們為什麼笑得那麼開心,他們在我身上看到我父親所擁有的毀滅的力量。不久之後,那些男人在世貿中心的停車場將一輛裝滿了一千五百鎊炸藥的小貨車引爆,六人死亡,上千人受傷。那些我稱為『叔叔』的男人。」

在十九歲前,他搬了二十次家,被霸凌與孤立是常有的事。一直到十多年前,他參與了全國青年會議的反青年霸凌計劃,一直到活動的尾聲,他才知道團隊裡的一個朋友是猶太人,他一向認為自己是永遠沒有辦法和猶太人做朋友的,但是那過程是如此自然,他才了解敵意不是與生俱來的。

不久之後,他在遊樂場裡工作,從小到大,所有的人都告訴他同性戀是一種罪,一直到有一次,有一群同性戀者來表演,「他們是我遇過最善良也最不會批評別人的人。」他對同性戀的印象就此改觀。

在一次談話中,Zak告訴他媽媽他對世界的看法不一樣了。「我想我這輩子都會記得她當時疲倦的眼神,告訴我『我已經厭倦憎恨人了。』,我才了解心中有恨是一件多們累人的事。」

「Zak Ebrahim不是我的真名,我在與父親斷絕關係後改名了,但是我今天站出來,是希望那些被迫使用暴力的人能夠聽到我的故事,了解我們其實有更好的方法。儘管我的童年受暴力影響,但是我選擇用我的過去去反抗恐怖主義。」

Zak Ebrahim: I am the son of a terrorist. Here's how I chose peace.

撰稿:黃于洋

發佈於2015⋅08⋅09
1434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