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俊宏:重組時代的興衰

2014⋅08⋅21
高俊宏:重組時代的興衰
360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8⋅21
高俊宏:重組時代的興衰

2007年,高俊宏人生的不順遂再加上身心失調、飽受失眠之苦,嘗試各種方法改變此況的他,仍難以找回平衡生命的方式,於是,他有如瘋狂的逃亡者般走入台灣郊山,沿途的壯麗風景不足吸引他停留,昏暗、發霉的廢墟空間才是讓高俊宏駐留的原因。

對外人而言,高俊宏的行為癲狂又危險,但不斷入山、停駐廢墟空間卻是他找回生命意義的一把金鑰匙。在漆黑、惡臭的廢墟空間,高俊宏毫無畏懼,身處錯置的廢墟時空中,他的創作是連接歷史脈絡的媒介,過往興衰因高俊宏的藝術而重組,過去真實存在的現況與現在的時空背景交織,每一次的創作過程,都讓高俊宏省思「存在」的真實意涵。

開始在廢墟創作的高俊宏,以蒐集舊照片、事件作為藝術創作開端,這樣的動作使過去的記憶翻騰、攪動,遺忘記憶的浮現與重組過程,讓高俊宏更深信廢墟的生命力與存在真實性。

kao-jun-honn


廢墟再現台灣經濟史

本次入選的《廢墟晶體計畫》是部橫跨歷史的記錄,高俊宏創作題材除以碳筆描繪場景外,他也會深追事件源頭、訪談當事者,《廢墟晶體計畫》是一場再現的立體空間藝術,透過戲劇、攝影等形式呈現出時代的更迭,高俊宏希望透過行動藝術讓眾人看見被時代遺忘的痕跡。

高俊宏說:「廢墟史,也是一部台灣自由經濟史。」

選擇讓廢墟重現歷史,也與高俊宏背景密切相關。出生於1973年的他,正好遇上新自由主義席捲全球的年代,在新自由主義思維的催化下,各國政府利用經濟、外交或是軍事手段來擴展國際市場,追求自由貿易的成果。1990年代之後,WTO更在這樣的氛圍下,成為各國商貿協商與談判的重要舞台。台灣當然也不例外,不僅從1980年代政策開始朝新自由主義發展,更在2002年加入WTO。然而,此舉卻對台灣本土產業帶來前所未有的衝擊。


靈感來自親身經歷

面對新自由主義造成台灣本土產業瓦解、外移問題的嚴重性,高俊宏甚是感同身受,原因是高俊宏的母親也在這自由市場沖擊中深受其害,高俊宏說:「我家是在市場賣內衣的,從小就要背裸體模特兒走在路上,過去生意很好,一直到1995年開放大陸內衣進口,很少人知道這件事,其實在九零年代就開始開放很多東西,十幾二十年來,在我媽退休之前,他的內衣從一件一百,變成三件一百、四件一百,貨太多就只能削價競爭。」這群吞下自由市場衝擊的人們,累積了一、二十年下來的鬱悶,無處可逃。處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除造就高俊宏成為藝術家之外,更是位自由經濟家,高俊宏從新自由主義看見台灣本土產業瓦解、外移問題,而許多廢墟便是承載這筆難以抹滅的歷史。

這場重現廢墟之旅,在2011年啟程。那一年,高俊宏翻到1971年由探險攝影家約翰‧湯姆生所攝高雄六龜森林及西拉雅人的照片,照片內19世紀末的南台灣地景以及平埔族原生生活景象,刺激了高俊宏的創作慾望,他以未來式的奇異視角創作《湯姆生計畫》,重新繪製場景,並將湯姆生所攝的西拉雅原住民去除,取而代之的是彈吉他、打籃球的年輕人等,現代年輕人仿原住民站姿,在原場景畫面之中進行現代日常消費生活之舉,在這現代與過去重組、重繪的過程中,高俊宏想向大眾傳達的是過去經濟消費形態與未來現況的轉換過程,《湯姆生計畫》將刺激觀眾審視生活中的經濟形態。

1984年,發生的三峽海山礦災爆炸廢墟也被高俊宏作為創作題材,高俊宏隨著事件的脈絡,找尋爆炸後的倖存者周宗魯,能夠倖存絕非偶然,周宗魯憑著求生慾望生吞同伴的肉、飲自己的尿度日,原以為獲救會是和平的開始,沒想到竟被懷疑是匪諜而遭受軟禁。高俊宏希望藉由這些現實的藝術創作,讓更多人瞭解過去的台灣礦業,高俊宏認為廢墟不單是空間藝術的呈現,而是以「人」為主,高俊宏雙手成為媒介,在歷史時空穿越,他撿起被大眾遺忘的回憶重新繪製現實。

人們或許會對高俊宏所從事的藝術創作感到毛骨悚然,但對高俊宏而言,每一次進去黑暗的廢墟中挖掘故事,他都會重新驚豔生命的韌度,在昏暗的空間裡高俊宏停留在過去創作,走出廢墟後他再度重生,每一次見到陽光那一刻,高俊宏的生命又再活一次,比先前更壯烈、炙熱。


撰稿:英圃華

發佈於2014⋅08⋅21
360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藝術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