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住民自決,擁抱民主土地

2013⋅07⋅30
尊重住民自決,擁抱民主土地
271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07⋅30
尊重住民自決,擁抱民主土地

2010年6月,苗栗縣政府為土地徵收,強制將怪手開入農田,惡霸之舉,引起社會譁然,立即造成全台抗爭。2010年8月23日行政院發函內政部、苗栗縣政府,明確指出「其所有之建物及基地同意原位置保留,基地部分辦理專案讓售」,事過幾年,政府卻失信於民,推翻過去承諾。

台灣的土地徵收制度尚未完善,使得徵收作業浮濫、不符公共利益,再加上台灣 政府長期的漠視農業,為擴張工業區、科學園區,更將農地視為低廉土地的來源,犧牲農業正是政府惡舉的根源,政府除該重新檢視土地徵收相關法律外,還應該重新檢討農業上的生產制度,不該持續的犧牲農業。

苗栗大埔事件,多數人雖是贊成,但最後四戶問題仍尚未解決。在多數服從少數的前提下,更該注意的是,任何政策都得尊重人民、尊重少數,才是真正為人民著想。

面對公共空間、郊區的發展,James Kunstler認為最失敗的地方在於:

郊區發展會破壞鄉村與城鎮、郊外與城市的界線,不該是這樣一回事,大眾一直試著把鄉村拖進城市裡,這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良方。

公共空間是文明的搖籃,人民生活之所在,也是大眾利益的實體展現,因此,公眾場所的品質若是降低,人民的生活品質也會跟著受影響。在開發公共領域時不僅要了解地理位置、文化定位外,更重要的是得了解人民來自哪裡、生活狀況,這樣才能真實的利益公眾。

James Kunstler以美國的公共空間為例,向群眾呼籲,若是想要創造一個利於公眾的空間,首先得了解地方的特色和品質,更重要的是必須先能夠定義空間。


19世紀的工業時代帶動美國社會的城市發展,人民在白天繁忙工作,晚上則回到鄉村別墅,政府為了快速使城市興盛,卻忽略公共環境的真正定義,用極為厭惡的理念來開發城市、以及城市的一切,生活也正在往厭惡的角度發展。

過渡的城市開發破壞了郊區的美感,最嚴重的是破壞郊區生活。19世紀工業運動,在追求時代進步、而未詳細計劃發展狀況所付出的代價,就是郊區與都市機能元素的結合不當,使得郊區的建築如卡通裡的鄉村小屋一般位在樹林之中,這樣的不便也使人民痛苦。

一個好的公共空間是值得被關心的地方

如何讓好的空間成為值得被關心的地方?重點在於如何組合有大有小的公共空間、 庭院、市民廣場、還有如何真正活用空間,除此之外,讓住宅更有意義更是重要課題。

社會的確是不斷的在調整、轉變,面對時間、歷史、文化的沖擊,老舊的公共區塊或許是有必要更新,城鎮、城市等公共空間似乎有需要整頓,但事實是,改善其實是困難的,沒有「尊重」的策略,所有的計劃都可能是在削弱公民的生活水平,民怨更是多半因此而起。


改變從「尊重」開始

James Kunstler認為若是想要創造一個好的城市、城鎮,最需要的便是學習如何營造有意義的生活環境,讓密不可分的生活機能出現、讓這個地方活起來,並擁有新的公民機制、使人們瞭解互利、互惠的行為關係。

因此,並不是所有的改變都是被否定的,當住宅有了新的意義,甚至跟在地的業務、文化和治理有密不可分連結,城市、郊區將會被改變,前提是,改變是需要尊重開始。


未來該被拯救

社會現在需要的是創造出公眾共同選擇的權柄,從尊重自由、人權開始,這是恢復城鎮、城市、郊區自由的方法,公共空間在未來更應該被拯救,一個利益大眾的空間並不是由多數人決定,創造出雙贏的局面才算是真的利益公眾。 現在的時代若是以自由為出發,那更不該使用崩壞的方式做為調整,每個土地都值得被關心、捍衛。


撰稿:Ying Pu Hua

發佈於2013⋅07⋅30
271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社會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