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設計人生?

2013⋅12⋅11
如何設計人生?
328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12⋅11
如何設計人生?

台灣在2010年引進了使史丹佛大學生瘋迷的一堂課-”Design Thinking”(設計思考)。IDEO設計公司即是以Design Thinking為核心概念,其總裁Tim Brown曾說過:「設計思考是以人為本的設計精神與方法,考慮人的需求、行為,也考量科技或商業的可行性。」

John Hockenberry提出一個類似的概念:每個物品都會有一個意義,應該要跟使用者相關,這會是一個以使用者和物品為主角的故事。另外,他延伸說明:「好的設計展現目的性。」當每個設計都是針對一個目的去發想、實作的時候,我們每個人都是一位設計師,都能夠利用設計來使自己的人生更完美、更勇敢。


讓輪椅變得不一樣

36年前的一場車禍意外,使John從此不良於行,必須一生與輪椅作伴。一般人對輪椅所投射出的情緒往往是不幸、悲傷,於是他努力地想扭轉這個情況,他試過低頭皺眉以避開他人的眼神、精心打扮和人四目交接,甚至一個禮拜都不洗澡來轉移他人的注意力,但無論怎麼試,都無法改變一般大眾對於輪椅的觀感。

直到有一天,他六歲的女兒們看著輪椅目錄,嘰嘰喳喳地說服他換一台裝有發光輪子的輪椅。雖然認為這種設計與自己的身分不搭,但還是滿足了女孩們的願望。在換了新輪椅後,John有意想不到的發現。人們對他的反應從投以尷尬的眼神變成一臉好奇地指指點點,甚至有小朋友忍不住詢問是否可以借來坐坐看。

裝有發光輪子和沒有裝發光輪子的輪椅,差別在於設計目的。前者的設計目的是讓使用者成為星光輪椅艦的艦長,透過簡單的設計元素,改變人使用輪椅的經驗。從逼不得已坐在輪椅上,變成一位具有自主性的駕駛。當設計者調整設計目的,使用者的感受將會大不相同,並依此做出不同的回應。


柏拉圖設計的理想國

John有個設計師爸爸,但他不是設計師而是修習經典文學。經典文學和設計的目的性會有什麼關連呢?其實,經典文學中很多知名人物都是設計家。以柏拉圖為例,他有個從未被實施過的設計,叫作「理想國」。每個設計都有其目的性,而在柏拉圖所處的年代,人類剛走過為生存奮戰的時代,開始思考人生若不僅僅只為了生存,那人生的意義究竟是什麼?人們站在從史前混亂期到文明發展的分界線前,感到不知所措。

這時候的現實世界需要一位設計師,因此柏拉圖描繪了理想國。「當一個國家的統領者不願去統治時,是最理想跟最祥和的統治狀態;而當統治者野心勃勃時,國家狀態最慘。」他的設計即是為了使當時感到困惑的人們找到面對新時代的方向。在兩千多年後的今天,我們所面臨的混亂是人類對大自然的影響。面對人類所創造的亂象、造成的情況、改變的環境,我們在面對每一項物品、計畫的設計時,該立定何種目的性來解決70億的人口對地球的所作所為而導致的後果?這是全人類在了解目的性的重要之後該思考的課題。


戰火也無法消弭設計的存在

設計的力量是否真的存在於世界上各個角落?John在現場採訪1990年代薩伊的反獨裁暴動中發現,設計的力量遠比我們想像得強大。

當時,薩伊的金夏沙城正在進行一場暴動,車輛和建築物的碎片使人喪命、士兵在街道上射擊搶匪和逮捕人民。坐著輪椅在戰場中來回移動以蒐集報導資訊的John,與一個癱瘓在輪椅上的當地年輕人進行了一段使他難忘的對話。

那位年輕人從角落中出現,興高采烈地向John分享他自己用金屬、木頭和皮革所做成的輪椅裝置,並十分自豪自己的設計。他們熱絡地討論輪子、輪胎、輪輻和內胎,彷彿身邊危險暴動並不存在。

年輕人的裝置粗糙、生鏽,John的輪椅來自美國製造又時髦,但這些差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有共同的語言-「設計」。因為設計,讓他們在混亂中像穿了隱形斗篷一般,烽火連天之下,他們只看得到彼此因對設計抱有相同的熱情而閃爍不已的雙眼。

「一項充滿目的性的物品是很有能力的,讓人願意珍惜;一項沒有目的性的物品是隨機、模仿他人的,讓人感到厭惡。」因車禍而終生無法行走的John Hockenberry在事發後領悟到人生的意義,人要設計一個有目的生命,藉由具目的性的設計來創造更美好的人生。


撰稿:Maureen Wang

發佈於2013⋅12⋅11
328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