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形的是我們的冷漠,還是無知?

2013⋅09⋅15
隱形的是我們的冷漠,還是無知?
433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09⋅15
隱形的是我們的冷漠,還是無知?

「一個人生於一個無力抵抗的大環境之下,究竟該如何自處?」

面對習以為常的生活環境,我們是否容易忽略那些與我們息息相關的課題? 中國藝術家劉勃麟透過一張張看似美麗風景的照片,隱隱呈現了社會中無聲的抗議問題,許多的憤怒,是我們不可言喻的!


山東藝術學院畢業的劉勃麟,在創作「城市迷彩」攝影作品以前,一直是從事創作的當代藝術家。2005年劉勃麟所在的索家村國際藝術營遭受到政府強行拆除,頓時失去創作空間的他,在面對龐大政府控制的無奈與壓力下,沒有選擇頑強地積極抵抗,也沒有妥協地自尋後路,劉勃麟將他的憤怒和抗議轉移到作品的創作上,無聲卻頑固地,試圖引起人們對藝術家生存狀態以及藝術創作自由的關注。

這件作品的名稱為「方便麵」。2012年8月,中國超市裡各大知名桶裝速食麵品牌的外包裝裡,發現了有害的螢光粉,螢光物質不像一般化學成分那樣容易被分解,其會在人體內累積,削減人體免疫力,危害人類健康,甚至引發癌症病變。劉勃麟將整個超商的速食麵架,原封不動的場景搬到工作室,而他的任務就是站在畫面的中央,盡量站著不動地配合助手,將他身體後面擋住的顏色和形狀,在他的身體前面畫出來。


「我爲什麽要消失,我消失在這兒會引起人們什麽樣的思考。」

劉勃麟將自己隱身在景物之中,隱形的他,表達的是一種被漠視的、被忽視的權利與自我,將自己消融在無法改變的社會現實中。眼睛緊閉著,無力選擇不願面對地,佇立在這大環境的無奈中。

其中促使劉勃麟創作的動力,不僅僅是對於大環境下的無力感,而是由無力感轉為主動介入的態度,願意置身在這樣的環境中,一起和人民們勇於面對,正視那些被選擇性忽略的社會問題。


我們都有一樣的困惑,只是我們選擇了視而不見

劉勃麟在創作抗議政府拆除國際藝術營的系列作品後,開始質問自己的命運為什麼有如此的遭遇,「我發現不光是我一個人,所有的中國人,都和我有一樣的困惑。」於是他開始把創作媒材轉移到與中國人民切身相關的議題上,關於計畫生育、依法選舉,以及宣傳人民代表大會制度。

「下崗」這份作品,表達的是中國在由計畫經濟往市場經濟轉型的過程中,失去工作崗位的這些人民,下崗指的即是離開工作崗位。從1998年到2000年這兩年的時間,在中國失去工作的就有2137萬人,照片中的六個人,是劉勃麟找來的下崗職工,他把他們消失在他們曾經工作生活了一輩子的廢棄車間裡,右上角的牆壁還留著文革的標語: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我們在照片中看到的只有六個人,但其實,在這兒隱藏的是所有擁有下崗經歷的這些人,他們只是被隱形了。」


隱形藝術帶來不只一人的力量

當我們在看著這一張張的照片,原本可能只是很不經意地瀏覽過去,但當這時有位隱約模糊的隱身者站在畫面的中央,引起我們對這張照片多了十秒的關注,去端詳這張照片裡有什麼,可能是我們習以為常超市裡的泡麵架;可能是書店裡充斥人物特寫的腥羶雜誌封面;可能是快要因為全球暖化而消失的威尼斯;可能是漸漸被人們遺忘的天災人禍。 劉勃麟透過他一個人的力量,喚起至少每一個人對於這議題十秒的注意,好多個十秒累積,就會是好幾分鐘好幾小時,對於這些可能被忽視的問題,又再將喚起一些關注的眼光、人們的參與,去面對與正視這我們每天所容身的大環境。

是時候,該放下手邊的行動裝置,去主動介入!


撰稿:Emily

發佈於2013⋅09⋅15
433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