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Pagel:語言如何改變人類

2012⋅11⋅28
Mark Pagel:語言如何改變人類
1505次瀏覽
0則留言
2012⋅11⋅28
Mark Pagel:語言如何改變人類

人們時常從文化、歷史、或社會學等面向的來探討語言的力量,而今天生物學家 Mark Pagel 則要帶我們穿越千萬年的時空,從生物演化的角度認識語言如何改變人類!

Mark Pagel: How language transformed humanity

首先,我們可以從200萬年前直立人的石斧中觀察到,這些石斧的造型在100萬年間(相當於四萬個世代)維持不變,而我們的近親尼安德塔人在30萬年間也毫無更動他們石斧的設計。這是為什麼呢?正因為他們沒有語言!

evolution


被譽為科技界思想先驅的凱文.凱利(Kevin Kelly)就曾在《科技想要什麼》一書中說到:人類文明史上最重要的科技發明就是語言。而講者 Mark Pagel 的看法與之雷同:人類能有別於其它生物,正是因為人類發展出語言、能夠進行高階溝通、進而擁有社會學習能力(social learning)累積社會適性(cumulative cultural adaptation)這兩種能力。

cumulative-cultural-adaptation


20萬年前,現代人類開始習得社會學習能力時,人類發展就面臨了二選一的難題:自私或共享。當某個創意火花出現時,是要將這個技術保留在自己族群中維持優勢,或是讓所有人學習並激發更多創意呢?20萬年前我們的祖先選擇了後者!

為了交流創意,人類彼此必須找到相互溝通的系統:語言。它不僅讓我們得以把知識逐漸累積成資產,也打開了彼此合作的契機,使我們能夠交換想法、協議、交易、協調活動等。

evolution


若觀察人類祖先的活動範圍,我們不難發現,人類的棲息地在20萬年前大大的擴增,從非洲拓展到整個世界,而這個時間點正是人類發展出語言、社會學習能力、和累積社會適性的時候!因為語言,我們有系統的累積各式生存智慧、突破了基因上環境適應力的限制,使得人類遠勝過其他物種受限於物競天擇的狀況,用驚人的的繁衍速度拉開與其他物種的差異。

evolution


然而在此同時,人類語言發展卻有一個奇怪的轉折:我們竟發展出上千種不同的語言!依照常理思考,這件事似乎不無道理:當我們生存的地理區域擴張了,分散的族群將自然而然演化出不同的語言;然而,最弔詭的事是,地球上語言分化密度最高之處,卻是人口聚集密度最高的地區!例如,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小島上,竟有800到1000種不同的人類語言,也就是說,相隔不到一英里就能碰上一個新語言!

關於這個神秘的現象,聖經的巴別塔故事就提供了一個有趣的想像:最初的人類其實擁有共同的語言,但傲慢的人們想建造通往天庭的高塔;而上帝摧毀高塔後,就藉著分化語言來確保人們無法溝通合作、高塔也再沒有重建之日。

evolution


這就是語言的奇妙之處:它是相互合作、加速創意傳遞的媒介,卻也是阻礙溝通、減緩科技傳播速度的元兇!這樣的情形在歐盟便十分明顯。歐盟有27個會員國、設立23種官方語言;而歐盟每年花在翻譯文件經費就高達約400億台幣、一個會議可能需要253名翻譯人員才能確保所有會員國交互談話、且2007年譯成英文的文件數量就遠超過130萬頁!

EU


Mark Pagel 在演講中大膽的假設,我們無法承擔這麼多語種的代價,因此未來不可避免的走向標準化(單一語言)的道路。此假設與我們曾為大家介紹的Patricia Ryan:別堅持說英文中的結論一樣,我們正面臨著每十四天就有一種語言消失、語言逐漸單一化的情景。然而,在 Patricia Ryan 的演講中,她卻傳遞一種迥然不同的態度:若我們不只著眼於語言溝通的功能,而是細細咀嚼語言的人文底蘊,便能夠看見語言力量的另一個面向!


撰稿:劉耘

發佈於2012⋅11⋅28
1505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