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未知】美妙樂曲中的聲外之音 用泛唱探索聲音的無限可能

2016⋅08⋅31
【迎向未知】美妙樂曲中的聲外之音 用泛唱探索聲音的無限可能
217次瀏覽
0則留言
2016⋅08⋅31
【迎向未知】美妙樂曲中的聲外之音 用泛唱探索聲音的無限可能

打開音響,熟悉的樂曲流洩而出,當我們沉浸在悅耳的旋律和優美的歌詞時,自稱是「聲音探索家」的Mark van Toogeren腦裡卻浮現出了問號。

「為什麼不同的樂器發出同樣的音階時,我們的大腦卻可以分辨它們的差別?音色是怎麼生成的?背後的道理究竟是什麼?」

Mark來自荷蘭的音樂家與藝術研究者。從小聲音於他,就有種莫名的吸引力。聲音不僅僅是一種藝術、音樂形式或演出;它還是一種科學,背地裡藏著無盡的奧秘。

在阿姆斯特丹大學拿到民族音樂學碩士學位後,他將研究焦點轉移到藝術與科學間的關係,探討複音音樂與人體的相互作用,並於萊登大學拿到創意表演藝術博士。

sometext

photo credit:http://www.fusica.nl

約莫25年前,他開始思索音色的問題,於是試遍了各種音樂,包括自己的聲音,再從物理的角度解析,最終明白原來是「泛音」造成不同樂器的音色多樣性。

泛音,從音樂學的角度來看,是一種基頻以外頻率的音。舉例來說,當我們在彈Do這個音階時,樂器除了傳遞出Do的頻率,也會發出其他頻率的聲音,也就是泛音。這些泛音階的音量大小,正是主導樂器之間音色差別的重要元素。Mark還意外地發現,其實人本身在說話時,也有泛音隱隱環繞著。

閉上眼睛,仔細聆聽

「我發現只要用到我自己的身體,我的嘴巴和耳朵,我就能聽到泛音!」

這個發現讓他踏上了一段旅程,來到西伯利亞地區的圖瓦共和國。他發現「泛唱」文化在這地區已有數世紀的歷史,幾百年來,這裡的居民早發展出了多種泛唱技巧,他們運用泛音階創盪出不同形式的音樂,充滿著趣味與無限可能,而西方的音樂史上,卻是在50年前才出現這項藝術。

「我們為什麼這麼晚才發現?甚至至今,還有許多人不知道泛音是什麼。」

自此,他便為泛唱深深著迷。

帶著尋找原始音樂的熱情,Mark起步踏遍世界各地,從西伯利亞、蒙古、印度等等,現在來到了台灣。我們何曾知道,原住民布農族和撒奇萊雅族的部落裡,也同樣流傳著悠悠的泛唱傳統,一人吟唱,卻能同時發出兩種頻率的音,於體內產生共鳴,給予歌唱者滿滿的能量與超越身心的平靜,雜亂的思緒瞬間凝結,一切憂思隨其沉澱。

sometext

photo credit:http://www.fusica.nl

這世界不是缺少驚奇,只是缺少發現

打從我們出生,泛音便伴著我們長大,但大部分的我們對它卻極其陌生。

Mark說,真正鼓舞他的,或許不是心靈上的解脫,而是當人類在說話、與他人交談的時候,只要願意豎起耳朵、用大腦解析,我們就能察覺泛音的存在,這對他來說簡直不可思議。因為我們熟悉的聲音背後,其實能變化出數以萬計唱誦曲風,我們說的每一個字,都充滿著無限可能。這也是為何幾十年來,他汲汲於泛唱而不倦怠的原因。

這心靈上的悸動與生活是緊密結合的,到處皆是。它不僅來自我們的聲音,還可以來自大自然、樹木和小鳥。

「我喜歡傾聽風聲!」

Mark van Toogeren致力於泛唱創作與深究,並在許多國家開音樂工作坊,也和戲劇與舞蹈合作,欲藉此向世人介紹他發現的人聲奧秘--「泛唱」,和鼓勵我們去享受生活中垂手可得的小物。他認為只要我們願意將注意力放到生活周遭,用心體會,即能從中得到超乎想像的收穫。

你認識自己的聲音嗎?張開雙耳,靜下心來,讓我們跟著Mark一起感受最純粹的人聲吧!

sometext

photo credit:http://www.fusica.nl

撰稿:Ingrid Chu

發佈於2016⋅08⋅31
217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藝術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