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和平是一場馬拉松

2013⋅10⋅16
追尋和平是一場馬拉松
164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10⋅16
追尋和平是一場馬拉松

在黎巴嫩,政局的動盪不安與武力衝突不時發生,但每年的貝魯特國際馬拉松賽人們能暫且擱置紛爭,共同為國家與社會的未來努力。貝魯特馬拉松協會(BMA)創辦人May El-Khalil說明為什麼她深信一場馬拉松能夠帶來改變,讓因政治與宗教而分裂數十年的國家團結。


「我來自黎巴嫩,我相信跑步可以改變世界。」May El-Khalil曾是一名充滿熱情的馬拉松跑者。直到某個早晨訓練時,May El-Khali被公車撞擊,陷入昏迷。她待在醫院兩年、接受了36次手術才能再次走路。從昏迷狀態甦醒後,她發現自己不再是同樣的跑者,「如果我不能跑的話,就確保其他人可以跑。」

在離開醫院的病床後, May El-Khali請丈夫開始做記錄,幾個月後馬拉松誕生了。出意外後想籌辦一埸馬拉松起來可能有點奇怪,但是在那時候,她認為即使處於最容易受傷的狀態,都需要有大夢想。「我需要一個能夠期盼的目標帶我遠離痛苦。」May El-Khali想透過辦一場馬拉松,回饋自己的社區、搭起對外的橋樑,並且邀請跑者來黎巴嫩,在和平的保護傘下一同奔跑。


在黎巴嫩籌辦一場馬拉松絕對和在紐約辦一場完全不同。要怎麼介紹跑步的概念,尤其是對長期處於戰爭爆發邊緣的國家?要怎麼邀請那些曾經參戰、互相殘殺的人們聚在一起並肩奔跑?而且,要怎麼說服人們要一次跑 26.2 英哩遠(約 42.195 公里),當他們完全不了解「馬拉松」的意義? 因此一切必須從頭開始。May El-Khali花了將近兩年走遍全國,她親自和各行各業的人見面── 市長、非政府組織、學童、家庭主婦等等。她表示這讓她學到一件事:當你說到做到,人們就會相信你。May El-Khali認為一旦信任建立了之後,每個人都想要參與馬拉松,「讓世界看見黎巴嫩真正的樣貌、看見黎巴嫩人,以及他們期盼在和平與融洽中生存的渴望。」


在2003年10月,超過六千名跑者從49個不同的國家來到這條起跑線前,堅定不移,當起跑的槍聲響起,這一次是為了和睦而奔跑,帶來改變的契機。 馬拉松種下的的種子發芽了。過去曾經歷許多災難,但馬拉松讓人們找到了和平共處的方式。2005年,黎巴嫩首相遭到暗殺,國家完全陷入停擺,因此May El-Khali發起了一場五公里「為團結而跑」活動,超過六萬人穿著沒有政治口號的白上衣共襄盛舉。那是馬拉松的轉捩點,人們開始把馬拉松視為追求和平與團結的平台。在2006年到2009年間,黎巴嫩經歷了多次動盪而再度分裂,甚至導致內閣總辭。「這一年我們沒有總統,也沒有首相。但是我們還有馬拉松。」May El-Khali說。


透過馬拉松,政治問題可以被克服。當反對黨決定關閉部分的市中心,May El-Khali協商出替代方案,反政府的抗議人士變成了場外的啦啦隊。馬拉松成為了獨一無二的可能,得到了黎巴嫩國民和全球的信任。2012年11月,超過三萬三千名跑者從85個不同的國家來到起跑線前,然而這次他們挑戰的是狂風暴雨的天氣。街道氾濫成災,但是人們不想錯過參與的機會。BMA更加拓展並包括了所有人:青年、長者、身心障礙者、盲人、業餘跑者,甚至母親和她們的小寶寶。跑步主題涵蓋了為環境、乳癌、為了黎巴嫩之愛、為了和平,或是單純地為了跑而跑。

BMA贊助公益團體和志工,他們協助改造黎巴嫩,為了達成目標而募款並鼓勵人們伸出援手。做善事和付出的文化已向外蔓延。伊拉克、埃及和敘利亞 都邀請組織協助籌辦類似的運動賽事。現在,BMA舉辦的是中東最大型的跑步賽事之一,但最重要的是這是一個希望與合作的平台。「從國內的活動 轉變為整個區域的賽事,我們看到了人們想要為了更好的未來而跑。」創造和平不只是一句精神口號,不如說是一場馬拉松


撰稿:Tricia

發佈於2013⋅10⋅16
164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