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所測量的,並不包括讓人不枉此生的東西

2015⋅03⋅18
GDP所測量的,並不包括讓人不枉此生的東西
248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3⋅18
GDP所測量的,並不包括讓人不枉此生的東西

大概在八十年前,美國面臨經濟大蕭條,政府背負著極大的壓力,在當時也沒有計算經濟情況、失業率、國民所得之類的關鍵指標,面對經濟不景氣,如果有這些數據,就不會讓政府在黑暗中摸索太久,也能夠藉此得到制定政策的方向。

隨後,有位年輕的經濟學家,Simon Kuznets,他向政府提交了一份報告,編制了一份關於國民所得收入數據的報告,算是奠定了目前全球所關注的「國內生產毛額」(Gross Domestic Product,GDP)的雛形,他的報告,深深影響我們生活的方式,以及對生活的態度。

關於GDP,我們都忽略了他的警告

在Kuznets提交的報告中,第七頁,有兩行字寫著:

“The welfare of a nation can, therefore, scarcely be inferred from a measurement of national income as defined above.”

意思是:「一個國家的幸福感,幾乎不能由以上所提到的測量方式來推論」,這兩句話,並不是基於任何艱澀的學術理論,而是一個簡單的觀念,Kuznets企圖告訴我們,經濟成長、國民所得,並不會帶給我們絕對的幸福。

如果翻翻「研究方法」教科書,或許能夠得到一個標準答案,課本會說:抽象的「幸福感」很難測量,所以這些指標並不能推論人們的幸福指數,但是更有可能的是,我們的幸福,其實是來自「所得」以外的東西。

幸福,不是不能量化,而是不能追求

不管你喜不喜歡數學,從小到大,從學加、減、乘、除開始,計算著機率、財務、以及一道道的等式或不等式,但是,我們卻無法去測量「抽象的概念」,好比快樂、痛苦、文化、信仰等等,愛因斯坦曾說:「不是所有夠計算的東西都有意義,有意義的東西不一定算得出來」(Not everything that can be counted counts, and not everything that counts can be counted.)

如果,真的要把幸福化作一條數學算式,應該參考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度——「不丹」,演講者Chip Conley,一位旅店老闆,他根據一本名為The real enjoyment of living書中,推演出不丹人的一道幸福公式,將「知足」除以「慾望」就是你的「幸福」,他在旅行的過程中,聽到年輕不丹的國王曾說:「幸福不是在跑步機上,努力追求不存在的東西,而是製造一個適合培養幸福的環境,讓幸福降臨的環境」。

Chip Conley: Measuring what makes life worthwhile

幸福指數:更美好的生活

「國民幸福指數」(Gross National Happiness,GNH),首先由不丹的國王提出,法國人則稱它「人生為樂指數」(Joie de Vivre),而幸福指數衡量是有科學根據的,其中包括四大項目、九個關鍵指標、七十二個單位,相較於以往死板的量化指標,GNH會統計如「你參與社區活動的時間分配?」、「你對環境的友善程度」。

我國,曾採用的OECD「美好生活指數之指標」,其中包括主觀的及客觀的評量,例如:居住條件、社會網絡支持、自評生活狀況、健康狀況、休閒起居時間,新的指標不斷產生,我們不再因為它抽象或是難以測量,而去忽略最應該關注的面向,就如同美國總統甘迺迪曾在演說中提到:「GDP所測量的,並不包括讓人不枉此生的東西」。(It measures everything in short, except that which makes life worthwhile.)


撰稿:曾婉晴

發佈於2015⋅03⋅18
248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