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哉問:做對的事?還是把事做對?

2014⋅09⋅29
大哉問:做對的事?還是把事做對?
1549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9⋅29
大哉問:做對的事?還是把事做對?

最近,臺灣劣油事件引發了嚴重的食安問題,不但考驗著企業的危機處理能力,made in Taiwan的產品品質也因此開始遭受國際質疑。一般來說,大家都會秉持著絕對的道德觀點,認為業者提供消費者劣質食品就是不對。但是如果我們把劣質的程度降低,假設今天你在一間高級餐廳打工,你的職責是在廚房裡擺餐、將餐點送到客人面前,現在你不小心讓一塊剛煎好的牛排掉到地上,如果被主管發現,你一天的薪水就沒了,而在沒有任何人看見的情況下,請問你的下一個動作是什麼?丟掉?撿起來?你開始遲疑了嗎?


Michael Sandel: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Episode 07: "A LESSON IN LYING"

這一部《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影片,想必許多人不陌生,這是Michael Sandel在哈佛大學的政治哲學公開課——「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的第一講課程。近一小時的影片中分為兩個部分:

謀殺的道德層面

案例一:當有五個人即將在你眼前死去,而你可以選擇殺害(犧牲)一個人以拯救五個人,或者選擇什麼也不做——你會怎麼做?

Sandel先假設故事的背景,讓學生們分析原因、表述自己的判斷,然後再稍微改變一些條件,建立一個新的案例,讓學生重新以新的狀況檢視原則,這個過程讓學生發現思考中的矛盾點,重新審視自己邏輯的一致性。

我們暫且不去討論影片裡學生的爭論內容及結論,先延伸Sandel的假設性故事。今天你駕駛一輛火車在直行的軌道上,發現遠處有五名正在施工的工人,火車的煞車卻失靈,無助的你即將面對這五個人的死亡,忽然你發現右前方有一條支道,支道上只有一名工人在施工,這時你會選擇轉動方向盤嗎?如果加入一個變動因子,你發現那五個人是外國人,另一個是華人,甚至你可以確定他是臺灣人,你會選擇轉動方向盤嗎?如果你選擇不轉動方向盤,那麼我們把兩個種族對調,那五個人是台灣人,而在支道上是一個外國人,你的選擇會有所改變嗎?

食人肉的謀殺案例

案例二:十九世紀著名的四名船員船難法律案例,船長為了延續三個人的性命而殺害最孱弱的少年,食肉飲血等待救援。

Sandel在介紹案例前,先解釋結果論中最具代表性的功利主義基本概念:「越多人的幸福,越是正確。」指出我們的道德應該立基於「利益」,也就是左右著幸福感的「快樂」,所以不管是個體或是集體的行為,都應該以極大化整體快樂為目的。

爭辯過程中,當學生將行為的道德標準套用,定義對世界的影響,這就是一種結果論的道德推論法,但有時不只是結果,學生也會考量行為本身的道德品質。有些人認為「船長為了生存而殺了少年」這件事從本質上來看就是錯誤的,即使因而救了三個人,以少數人的性命換取多數人的幸福感,也是不對的。


做出「最好的抉擇」的判斷

如果是第一次接觸到Michael Sandel課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上網搜尋中文版,這一個系列總共有12講課程。在瞭解更多之後,我們不必選出究竟要當「結果主義者」還是「自由意志論者」,而應該要發現更多檢視事物的「角度」與「觀點」;但也不應僅停留在「這世界上有很多種觀點,沒有一種是絕對的」的想法,應該要深入去思索各種角度與觀點所照亮的「事實的一部份」,憑自己的能力將它們串連、縫補,在不同的事件、情境裡拼出「事實最完整的面貌」,才能對每一個單一事件做出「什麼是最好的抉擇」的理性判斷。

但「最好的抉擇」難道只有「做對的事」以及「把事做對」兩種嗎?在「把事做對」裡,「做對」的標準為何?做到「別人認為你可以做到的程度」是對的?還是做到「別人希望你做到的程度」才是對的?在「做對的事」裡,什麼事是「對的事」?價值觀決定?道德觀決定?亦或是身為公民的自覺來決定?


難道只能選「做」跟「不做」嗎?

舉一個臺灣的社會現象為例——街友。過去曾經發生街友喝醉攻擊小學生的事件,引發社會對街友的安置與公民權益問題的討論,他們為何淪落街頭?街友的存在造成社會何種隱憂?我們可以決定街友的去留嗎?如果有以下選項: A:驅趕街友 B:留下街友(維持現狀)

你會選哪一個?但選項真的只能有「是或否」嗎?這個議題,我們可以只用單純、甚至單調的哲學概念去分析嗎?然而這不只是個人行為的道德問題,而是擴大到公共政策的倫理價值,哲學概念無法將事實情況歸類,所以我們其實隱約覺得,A跟B都不太對!


所以,與其花時間分析A和B哪一個「比較對」,不如去思考有沒有更好的「C」。就像一開始的例子,無論是把牛排丟掉還是立刻撿起來,其實都無法解決問題。當你在「把事做對」裡面,因為害怕犯錯而汲汲營營,不如選擇「做對的事」,去找出更好的處理方法。而當我們對問題的瞭解愈深入完整,愈有機會提出涵蓋面愈廣的解決方案。


撰稿:Shu Hsuan


除了哲學角度,今年也邀請心理學家吳嫻分享,從心理學角度分析自由意志是否真的存在。一起在TEDxTaipei 2015 Big Bang窺視大腦!

發佈於2014⋅09⋅29
1549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教育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