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化解的文化衝突?從去那邊玩一趟開始

2015⋅01⋅28
無法化解的文化衝突?從去那邊玩一趟開始
481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1⋅28
無法化解的文化衝突?從去那邊玩一趟開始

在平日的繁忙當中,我們藉由旅遊來充電、放鬆自己,或者像白日夢冒險王中主角Walter Mitty冒險般的旅遊以探索自我,但是你有聽說過有人旅遊是為了化解民族的衝突嗎?

當我們要與不同國家的人搭起溝通的橋樑,透過旅遊也許是個好的方式,巴勒斯坦社會活動家Aziz Abu Sarah便是以此為發想,透過旅遊降低彼此間屏障與隔閡。

Aziz Abu Sarah: For more tolerance, we need more ... tourism?

你可能難以想像Aziz Abu Sarah曾經也是極度仇恨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民,在他親哥哥拒絕認罪遭毆打致死後,他一心計劃要復仇。當他在學習希伯來文中,在教室與非軍人的以色列人相處後,他改觀了。那些因為憎恨、無知分開了他們,他認為應該要用更好的方式去應對。

他與猶太朋友共同成立了Mejdi旅行社,旅遊進行的方式也是特別的,例如導遊中便包括一位以色列人與一位巴勒斯坦人,為的是讓旅客了解不同文化、歷史與衝突的不同觀點。

如何讓旅客看見不同觀點,便是Sarah對於旅遊下的定義了:真正的與外地人互動了解,並非坐在旅遊巴士中從這個景點又到了下個景點,亦或是單純的拍攝人與風景的照片,想像如果一年有10億人實踐這樣的旅行,我們會更親近彼此甚至改變這世界的矛盾。

除了旅遊外,你還能為文化衝突做些什麼?

不同民族帶來不同的禮節與想法容易令人誤解,衝突便是由未解決的誤會而來,不論是最近討論熱烈的查理周刊或是長久歷史的衝突衍伸出極端組織ISIS,試著思考我們是否真正地去瞭解了彼此文化差異。

作家Lesley Hazleton從閱讀《古蘭經》破除一般人的迷思,因為只有極少數人真正閱讀《古蘭經》,這也導致它經常被錯誤引用,而誤引帶來了更多的斷章取義。舉例來說,若要引述伊斯蘭女性的地位,不能只看《古蘭經》中的其中一節或一章,而是要閱讀整本所提及的,甚至參考更為詳細的聖訓。

Lesley Hazleton: On reading the Koran

從古以來伊斯蘭是對異教徒寬容的宗教,這也包括對猶太人,Lesley更驚訝的發現原來《古蘭經》是如此具有靈活彈性而且慈悲的,而這是她先鑽研伊斯蘭歷史後再閱讀後的感想。

古蘭經在第二章256節中提過:對於宗教,絕無強迫,因為正邪確已分明了。我們可以憑藉這句肯定它對於宗教的寬容,但你也能否定它,就如同Lesley所說那是極具彈性的,但在下定論前,最好能夠不要侷限於大原則上,全盤了解通常沒有太大壞處!

你對於沒有真正釋義的書籍會如何詮釋呢?對於Lesley而言,那些心術不正者通常會從歧異中製造衝突、矛盾,但若能夠避免食古不化,我們應該就不必對於所有衝突都買單。

#NotInMyName 是由許多穆斯林於網路所發起的活動,他們想要告訴更多人ISIS不代表穆斯林,伊斯蘭也不是暴力的宗教。包括Sarah與Lesley,這些都表達出文化是充滿彈性與活力的,利用不同的方式更了解彼此,而也正是因為文明使網路、媒體以及旅遊更加容易,學著在約定俗成的規範框架中,接納不同的觀點吧!


撰稿:林志洋

發佈於2015⋅01⋅28
481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