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島還是另一個故鄉?精神科醫師要讓精神病患學會「釣魚」

2015⋅02⋅02
惡魔島還是另一個故鄉?精神科醫師要讓精神病患學會「釣魚」
2740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2⋅02
惡魔島還是另一個故鄉?精神科醫師要讓精神病患學會「釣魚」



1998年,彼德威爾(Peter Weir)執導的電影楚門的世界The Truman Show,搬演了一個攝影棚裡虛構的生活。2009年底,荷蘭的霍格威(Hogewey)打造了一座宛若楚門世界的小鎮,演員換成了專業的社工和受過訓練的志工,楚門換成了重度的失智症病患;院區雖然與外界隔絕,但有著寬廣的空間和完善的生活機能,提供完善的照護,失智後的人生依然很平常。


台灣有一個地方也做著這樣的事,讓特殊的人們過得平常,在花蓮的台北榮總玉里分院。 


花東縱谷的終點



在花東縱谷的終點,玉里。七點,天剛亮沒多久,氣溫還有點涼,服裝同一的人群浩浩蕩蕩的,沿著鐵道邊的小路,列隊前往市場,隊伍上的表情不是過於亢奮就是失焦的眼神;頭尾有幾個神色不同的人,穿著相同的服裝,帶著哨子,偶爾會將失序的隊員整入隊伍;隊伍稱不上整齊,但守著秩序;聲音混雜的交談著,卻也不致喧鬧。他們來自玉里榮院。 
 花蓮的玉里有著台灣最複雜的精神疾患療養院。玉里榮院的複雜性,來由有三:一是隨國民政府遷臺後的榮民,年事已高,沒有親友、沒有產業、沒有根,孤身住在縱谷裡。二是全民健保制度實施後,全台灣各地不被家庭社區接納、不好治療或是功能不佳的患者,皆被送至這裡。

第三個因素是「榮眷」,榮眷的產生來自於國民政府剛到台灣的前十年,為反攻大陸,而不能夠結婚;而當禁令解除後,低階的是士官兵,年紀也大了,沒有財產、薪水微薄,因此結婚的對象多半是當時社會弱勢邊緣的人口,不幸的,不少人在婚後發病,並將疾患基因遺傳給子嗣,造成玉里榮民醫院中許多擁有親屬關係的榮眷。

精神疾患者們的惡魔島



這間醫院被現任的院長林知遠先生笑說:這裡被人稱作「精神疾病患者的惡魔島」、「精神醫師專業的墳場」,一個幾乎被精神醫學界流放的地方。

許多年輕醫生來到這裡,然後離開,因為他們發現學校裡學過的理論與治療方法,一點也不管用,因為來到這裡的患者,是不會康復的、是沒有地方可以回去的、或是親友早已無暇照顧的,他們並不會出院。他們會長久的住在這裡。



有一些留下來的人問了一個問題:如果他們註定要生活在這裡,那我們能不能拒絕,這些已經被貼上的既定標簽?我們有沒有可能,創造一個尋常於一般人的生活?為他找回各種需要和尊嚴?或是,有沒有可能,讓這裡取代他們記憶中的「家」呢?

從院區的設施,推倒刻板印象的高牆



為幫病人們找回「常人」的生活,院方在經費短缺的條件下,逐步改變院區的建設與設施,力圖刷掉精神病院給人們的刻板印象。

依年齡的不同,分別為中年病人與高齡病人設置不同需求的院區、並重新設計外觀;此外,更將各病房在基本功能上,再依各病房服務對象不同,調整空間的設計,並加強空間感受上的舒適性,拆去急性病房的層層柵欄,在慢性病房裝飾了一個象徵性的壁爐,釋放火光的溫暖。
 
 old_people_village_2

在牆垣的瓦礫中,走向人群



硬體的革新只是第一步,再新的建築也有舊的時候,於是玉里榮院的目標是:教會這些病人們「釣魚」。



玉里鎮不近花蓮不偏台東,交通不便就醫困難。早期為照顧鎮民的健康,玉里榮民醫院除了療養院外,更有一座小而美的綜合型醫院,可為精神科以外的需要服務。是故,這個偏僻而獨立的小鎮,在醫療功能上,早已具備獨立自處的能力,當精神疾患們走出醫院,在社區生活時,也可以就近在玉里找找到非精神疾患的醫療服務。



換而言之,這像是一種可以勇敢出門的保證,不用花時間做遠距離的移動或適應新環境,無需轉院的縱谷好運氣。同時院方安排一系列從醫院到社區的工作訓練,院方自設的育苗場、麵包廠提供培訓,並向社區外的其他行業合作,讓病人有機會到洗車場、餐廳等中央地方實習或是就業。



同時,為協助病人能好好的在社區裡生活、工作,醫務人員也會進到社區裡去,照顧病人,穩定病人的狀況,且成為病人與鎮民間的橋樑。



最後,當這些病人可以開始工作後、可以生活得比較好的時候,他們便擁有了一個非病人的新身份,他們就不能繼續住在病房裡,因此院方連同他們出院後的起居一併規劃,為他們準備好一個外觀宜人、功能健全的居所,然後平凡的生活在玉里鎮上。



小綠葉蟬的祝福



小綠葉蟬是一種專門咬齧茶葉的昆蟲,花蓮鶴山的茶樹常年受到小綠葉蟬的侵擾,賣相不好;但在茶農的揉製烘培後,喝起來,竟有原先茶葉所沒有的,蜜的清香與甘甜。



被帶到這間醫院的病患都曾經是被放棄的,賣相不好的茶葉,遇上了玉里榮民醫院一個念頭的轉變,讓還有能力工作的病人,走向人群,並且有一個安心睡覺的屋頂、一份穩定的工作和尊嚴。煨香賣相不佳的茶葉,把一個咬齧的缺陷,變成了祝福。

這城島嶼,早已成為被遺棄者的新故鄉。


撰稿:Ember




相關閱讀 :國立中央大學 哲學研究所 宋成偉〈杜鵑與鳳凰 生命中的勇者〉 


圖片來源:臺北榮總玉里分院

發佈於2015⋅02⋅02
2740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社會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