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貧窮:因為無力選擇而失去的自由

2013⋅04⋅27
談貧窮:因為無力選擇而失去的自由
1847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04⋅27
談貧窮:因為無力選擇而失去的自由

如何界定貧窮,貧窮所指為何?貧窮是個很廣泛的概念。在中文裏,貧、窮兩字解讀為「極度不足」、「匱乏」之意,然而,在日常生活中指的卻是「缺乏錢財,生活拮據困乏、資源短缺......」。

通常我們習慣用收入來評估生活品質,將「窮人」定義為一天賺不到幾百塊的人,但貧窮牽涉的層面很多,收入只是其中之一,貧窮代表的是種無力的選擇,匱乏到缺乏個人自由。


研究貧窮問題二十多年的Jacqueline Novogratz,在與朋友前往非洲歷史上最久的貧民窟之一馬沙爾谷窟途中,發現貧窮背後的真實意義。這佔地約1.5公里長,300公尺寬的土地,卻不思議的擁擠,馬沙爾谷窟有超過50萬人口,他們多半擠在小小的鐵皮屋中,腳底踩的是屋旁的骯臟檅物,而一間鐵皮屋內更是塞滿八到十人左右,在這裡販賣的盡是暴力、毒品、性愛,在馬沙爾谷貧民窟出生的小孩,他們一代代的注定得夾縫中求生存。

「其實窮倒還好,出賣肉體受的屈辱,才最為難受。」

在一次偶然機會中, Jacqueline Novogratz在這溷濁空氣中遇到了Jane,Jane在18歲時結婚,很快就生下孩子,20歲時便懷下第二胎,然而母親卻在此時離世、先生也另結新歡,接二連三的壞事逼迫她得出賣肉體,然而,賣淫並非如我們想像得那般容易,很多時候,Jane賣命、賣笑的拉客可是卻毫無收入,Jane說:「其實窮倒還好,出賣肉體受的屈辱,才是最令人難受的事。」2001年是她生命的轉捩點,Jane透過朋友得知Jamii Bora信貸機構,該機構擁有借窮人金錢的服務,但前提是借的錢不得多於現有存款,因此,Jane花一年的時間努力存下50美金,之後便開始貸款,

很快的她買下縫紉機替人做衣服,後來越做越上手,逐漸演轉型經營二手衣市場,Jane花三塊多美金買件舊的晚禮服,她運用巧手替衣服加上緞帶和花邊,再製成一件件蓬蓬的洋裝賣給其他婦女,讓這些女人、女孩們可以穿著洋裝參加盛會,這些整新的禮服,帶給Jane豐收的原因就在於:人生的場合中,即使是窮人也想盛裝慶祝。

用貧窮爭到的富裕人生

不久,Jane在一天內便可賺超過4美金,這當然已不太符合「貧窮」的定義,在一次的種族暴動中,Jane便被自家趕出,逼迫她落腳別處。但Jamii Bora信貸機構給予Jane新的契機,該機構因清楚「貧窮」問題除考慮單向收入外,更得衡量整個經濟範圍,因此該機構和Acumen等組織合資,釋出長期貸款和投資方案,共同打造低價的住宅區,此住宅區設計理念便是以像Jane這類客戶的需求而設計,Jane因Jamii Bora信貸機構的幫助有了新的環境與人生。

「看看我,你還沒死還活得好好的,那就要幫助別人。」

經過大風大浪的Jane的人生觀更瀟灑,當Jacqueline Novogratz詢問Jane會不會害怕新環境、想念過去的馬沙爾時,Jane勇敢的說:「有什麼好怕的?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我還患有愛滋,該吃的苦都吃過了。」「有什麼好想念的? 難道我會想念暴力、毒品或缺乏隱私嗎? 難道我會想念老是擔心孩子安危的日子? 只要給我十分鐘,我立刻可以打包走人。」 她的生活已經與過去不同,Jane的靈魂現在是飽滿且充滿愛的,談起年輕時的青春夢想,她說:「我的夢想已經和小時候想的不太一樣了,現在仔細想想,我以前想嫁個老公,但其實是想組個充滿愛的家庭」她還說:「我以前想當醫生,但其實我真正想做的是服務人群,療癒別人的傷痛,所以我很感激現有的一切」,Jane現在每星期輔導愛滋患者兩次,她總對那些病患說:「看看我,你還沒死還活得好好的,那就要幫助別人」,雖然Jane並非開藥的醫生,但Jane給予他們的東西或許更為珍貴,是希望、誠實、與關愛。

在經濟危機下,人群更容易畏懼、畏縮,Jacqueline Novogratz以Jane的故事作為借鏡,當我們瞭解「貧窮並非甘於平凡」時,隨著對生命的渴望,自由將以一種智慧的面貌呈現,這種自由並非指各種消費機會和擁有物質生活來定義,而是指心靈上的豐收;當代的基本經濟體系總以「自利」作為「行為動機」,更易以極大化生產、慾望、權利做為基本原則,忘記真正的滿足感是什麼,因此,一旦制度上有缺失,就會湧現世界各地的各種頹態,這些顯現實質上是給我們革新的機會;給我們改變世界的機會,當我們願意將各種服務、產品提供給全人類,如此一來,他們才能自己抉擇,這將是擁有尊嚴的第一步,這樣才算給跟Jane處相同狀態的群眾一個交代,這是我們的共同責任,我們該為自己交代。


撰稿:Ying Pu Hua

發佈於2013⋅04⋅27
1847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