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軍政系統到底怎麼了?

2013⋅07⋅24
我們的軍政系統到底怎麼了?
995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07⋅24
我們的軍政系統到底怎麼了?

這幾週來,佔據各大媒體版面的頭條新聞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一條生命的背後隱藏的是龐大的軍政系統與人權問題。那麼到底是誰該對這樣的結果負責?幾位士兵,一個軍營,政治系統,還是整個國家?

天使和惡魔是一線之隔,而善與惡更是如此。

你贊成「人性本善」嗎,而所謂的「惡」又是從什麼時候慢慢萌芽?其實人就像是籃子中的蘋果,有好的當然也有壞的。而處在善惡交雜的世界裡,我們都應該認清的是—要從一個好人變成一個壞人其實非常容易!

人的本質並非陰暗,「權力」才是讓一切不光彩的始作俑者。


Philip Zimbardo: The psychology of evil


路西法效應

路西法(Lucifer)通常指的是被天堂逐出的魔鬼,而一個人從善轉惡的過程便是如此。著名的心理學家Philip Zimbardo認為這條善惡之間的界限可以被輕易移動甚至能夠逾越,壞人得以靠幫助來重塑人生,而好人也會因為誘惑而越界。

我們常認為自己是「善良的」,我們鄙視那些奸惡狡詐,但其實潛移默化地影響才是最可怕的。「權力」會腐化一個人,而Philip Zimbardo著名的「史丹佛監獄實驗」便是最好的佐證。

在實驗中,Philip Zimbardo從75名大學生裡挑選出24名身心最正常、最健康的學生作為受試者並且隨機把他們分成囚犯和警衛兩組。這是一場完全真實的囚犯遊戲,扮演囚犯的學生會穿上代表自己號碼的囚服,而扮演警衛的人則被賦予他們應有的「權力」。

一群好人處於一個不好的環境之下會有什麼反應? 很難想像這些「警衛們」讓囚犯徒手清理馬桶、脫光他們的衣服、進行性侮辱的動作…而這個實驗僅在六天之後就結束,因為當初挑選的這群「最健康的受試者」在短時間內便行為失控甚至精神崩潰。


服從權力賦予的角色使然

我們總是傾向去做「對的事情」,但是在權力的壓迫之下,我們做出的行為往往難以預料。問問自己:「我會用電擊處死無辜的人嗎?」我相信幾乎所有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但是在Milgram的實驗中卻呈現相反的事實:

Milgram讓兩位受試者一位扮演老師,一位扮演坐在電擊椅上學生。而這位擁有「權威」的老師必須讓學生學習,若是學生答對了,就獎勵他;答錯了,老師便會按下這個電擊盒上的按鈕,從感覺不到的15伏特開始,一直到極度危險的450伏特。

隨著電壓不斷增加,學生的反應就越來越大。因為我們是「正常人」,我們會向他人投訴:「如果出事怎麼辦?誰來負責?」而若實驗人員回答:「沒關係,請繼續,所有問題都由我來負責。」那麼最後真的會有人將電壓按到致死的450伏特嗎?

你或許覺得不可能,因為它已經屬於虐待行為的一種,但實驗結果卻顯示-有三分之二的人會將電壓按到最後。

一切惡的根源都是從這樣「無感」的15伏特開始。我們知道自己不能做出錯誤的行為,但矛盾的是-我們卻又盲目的服從權威。


匿名化的威力

曾有研究指出,穿上統一服裝的戰士較容易在戰場上屠殺敵人。就像是「警察制服」或「軍裝」一樣。

除了「自己」這個角色之外,當我們擁有社會賦予的權力職位時,我們被環境「匿名」,我成了「軍官」、成了「警官」,而我所做的一切錯誤行為都將被我的「職務」合理化。

就如同上述的例子,當我還屬於自己的時候,那些暴戾的行為會被理智制止;但當我們身為擁有權力的角色時,我們像是被自動化一樣,做出那些「似乎合理」的錯誤。

而Philip Zimbardo也在演講中指出七個讓人格「惡化」的過程:

• 無意中邁出惡的第一步 • 對他人失去人性 • 對自己去個體化 • 推卸個人責任 • 盲目服從權威 • 不加批判的依從群體規範 • 袖手旁觀,漠不關心,對惡行消極容忍

當我們的道德感被關閉的時候,一個普通的好人很容易在環境和權力的影響之下轉變。而路西法效應正說明了我們的軍政系統-如果在沒有監督的情況下賦予人們權力,那就是在濫開通行證,他們明明了解後果,卻任其發生。


你也能擁有英雄主義

英雄到底難不難當? 要避免讓自己誤入惡途,就不要害怕成為團體中的異類,Philip Zimbardo指出-英雄就是那些在社會上行非凡之事的平凡人。而他的關鍵有二:

• 在眾人消極冷漠之時有所作為 • 你的作為必須以社會為中心,而非以自我為中心

所謂「英雄」做的事,其實是任何人都應該具備的道德概念。今天,若是你縱容惡的行為,不但會因為視若無睹而心裡內疚,你更會成為惡的共犯。

今天,你的所作所為和你的角色、職業無關,而「權力」,它當然需要存在,但是如何用對的方式行使權力,不被「匿名化」的角色影響,才是每個掌權者都需要面對的課題。

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因為這是你自己下的決定。


撰稿:Sandy

發佈於2013⋅07⋅24
995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