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前總理:歐洲有能力解決難民問題,卻因為自私造成恐怖主義蔓延

2016⋅04⋅04
葡萄牙前總理:歐洲有能力解決難民問題,卻因為自私造成恐怖主義蔓延
1230次瀏覽
0則留言
2016⋅04⋅04
葡萄牙前總理:歐洲有能力解決難民問題,卻因為自私造成恐怖主義蔓延

近來,歐洲難民議題引發了極大的爭議:敘利亞3歲小男童亞藍陳屍土耳其海灘的照片一傳出,讓全球感到震驚而不捨;然而,在此之後,歐洲各國陸續傳出的騷亂,也使得民眾對於難民的態度轉趨兩極。歐洲各國究竟該如何應對難民問題,才能讓情勢恢復穩定,是此時各國亟欲解答的問題。而TED也請到葡萄牙前總理,也是聯合國難民事務署前專員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談談他對此議題的觀察和看法。

Refugees have the right to be protected | António Guterres

難民問題如何產生

在討論如何解決難民問題之前,古特雷斯先談到了一個重要的癥結:難民問題是如何產生的。

他認為,這個問題可以分成「長期因素」和「短期因素」2方面來討論;其中,長期因素與敘利亞政治情勢惡化,以及貧困的生活條件相關。「我們和世界銀行剛剛進行了一次調查,發現有87%的居住於約旦的敘利亞人,以及93%的居住於黎巴嫩的敘利亞人,都生活在當地貧困線以下。」而惡劣的生存條件,也使得敘利亞人大量遷移。

而就短期因素而言,則是出於驟然減少的國際援助。「由於資源匱乏,世界糧食計劃署對敘利亞難民的食物供應不得不減少30%。」古特雷斯說道,「援助減少讓他們覺得被世界拋棄,而我認為這就是觸發性因素。突然之間,人們都慌了,他們開始大批遷移。說實話,如果我面臨同樣的處境,並且有足夠的勇氣,我也會那樣做的。」

歐洲應該要團結起來

然而,面對這群家園飽受摧殘的難民,歐洲各國或許願意幫助,卻顯得手足無措。古特雷斯認為,這與歐洲各國各自為政有關。「即使當移民潮發生後,歐洲各國仍然各自為政。他們並未建立應對機制。」古特雷斯說道,「100萬難民聽起來很多,但是歐盟的人口總數是5億5千萬。也就是說,每2000個歐洲人應對1個難民。相比之下,每3個黎巴嫩人就要應對1個難民。但是即使艱難,黎巴嫩仍然做到了。」

也因此,古特雷斯認為,歐洲也應該要團結起來,更同面對這次的國際性問題。而要做到這一點,首要之務便是「協助邊境國家」。「邊境國家需要得到大力協助。從對入境難民進行安檢,到實施一切必要的機制,並根據每個歐盟國家的接納能力向其輸送難民。」古特雷斯說道。

古特雷斯更以葡萄牙為例,解釋道:「葡萄牙本應接收4000個難民。對葡萄牙來說,4000人不算什麼,如果處理得當,難民都可以得到妥善安置。然而,當下的情況是──入境處承受了所有的壓力,之後難民毫無秩序地穿過巴爾干地區,向德國、瑞典和奧地利遷徙。最後演變成,這三個國家不斷地接收難民, 而其他歐洲國家僅是旁觀而已。」

在此情況下,成千上萬難民湧入歐洲的畫面,讓人們覺得「難民正入侵歐洲,我們的生活會受到干擾」。然而,古特雷斯認為:「問題在於,如果難民被以恰當的方式接收,在入境處接受安檢和暫時安置,然後乘飛機去往其他歐洲國家,這樣就不會讓人們產生恐慌情緒了。」 

拒絕難民可能助長恐怖組織

此外,古特雷斯也說出一個令人驚訝的情況:全世界86%的難民 居住在發展中國家。他說道:「即使在今天,發展中國家也願意為難民敞開國門;而在發達國家,這些問題卻變得越來越複雜。這種問題在社會輿論將『庇護難民』和『國家安全』混為一談的時候,尤其明顯。」然而,這種反對接收穆斯林難民的言論,在古特雷斯看來,反而是在助長恐怖組織。「如果你說道:『我們拒絕接收穆斯林難民。』你所說的話很有可能被恐怖組織拿來宣傳。因為你們國家所有的穆斯林都會聽到這番言論,反而是為恐怖組織的招募鋪路。」  

「我深信不疑的是,並不是難民潮引發了恐怖主義。正如我剛才所說,從根本上講,歐洲恐怖主義是在內部滋生的,這和我們當下所面對的國際局勢不無關系。我們應該讓這些恐怖團體知道,他們打錯算盤了。為此,我們要歡迎從穆斯林地區來的難民,並讓他們盡快融入我們的社會。」古特雷斯說道。

「我深信,未來所有的社會都會是多種族、多文化、多宗教共存的。在我看來,想要避免這種趨勢是不可能的。但我覺得這是一件好事。」雖然想要順利面對這次的過渡並非易事──每個社會都需要投入巨大力量,創造其社會凝聚力,來解決這次的問題。「在過去的幾十年間,歐洲社會恰恰沒有進行這種投入。」古特雷斯說道。然而,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這次的難民問題,或許不只是一場道德與智慧的考驗,更是一次調整政策、找出多元共存之道的機會。


撰稿:郭慧

發佈於2016⋅04⋅04
1230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社會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