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故鄉,塵世是唯一的天堂!

2013⋅09⋅11
重建故鄉,塵世是唯一的天堂!
179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09⋅11
重建故鄉,塵世是唯一的天堂!

攝影之前

Sebastião Salgado在1944年出生於巴西,當時的巴西市場經濟還未開放。他在一個農場裡長大,農場有一半的土地是雨林,從小就與珍奇異獸為伍。農場的人家都是自給自足,幾乎不與外面的市場交易,一年中唯一的一次是將他們飼養的牛隻趕去屠宰場販賣,趕著上千頭牛來回總共要花65天。

成長在這樣的環境,後來他卻成為一名經濟學家。15歲時他離開家鄉,在城市裡完成了他的學業,在那邊也遇見了他的妻子,一個支持他、參與他所做的每一件事。她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當時在巴西,他是一名激進主義者,他們與當時的獨裁政府鬥爭,但是他們還太年輕,必須先離開巴西。


攝影之後

後來他以經濟學家的身分為一個國際組織工作並且因此常到非洲去,在那裡,攝影進入了他的生活,他成為一名攝影師,放棄了當時擁有的一切。他不只是一名攝影記者、人類學攝影師或者激進派攝影師,他將攝影是為他的生命,他活在攝影裡。

那期間,他在盧安達度過了一段艱難的歲月,拍攝死亡與毀滅。他的健康也因此受到影響,醫生朋友告訴他,他若是繼續下去,他將會面臨死亡。

節自攝影集《遷徙》(1994~2000)


天堂的重建

他決定停下來。他所拍攝的世界使他沮喪使他悲傷,他決定回到他出生的地方。他的家人留給他一塊土地,那個農場在他還小的時候有一半都是雨林,但在他接手時,雨林面積只剩不到0.5%;在巴西,為了開發,許多地方都是這樣。「為了開發,我們破壞。」

他的妻子想到一個很棒的主意去面對這個問題,她說:「你為什麼不把消失的雨林重新種回來呢?你說你出生的地方是個天堂。那我們就重建天堂。」 他請一個從事森林設計工程的朋友來幫忙,第一年死了很多樹,第二年情況慢慢好轉,慢慢的,這片土地死而復生。他們只種植本土的樹種,建造一個原生且原始的生態系統,他們把這塊土地變成了國家公園。同時他們成立一個名為Instituto Terra的機構,為一個大規模的環境計畫募款。

在這個時候,他決定重新開始攝影。這次他想改變拍攝的對象,他想拍攝其他的物種、拍攝風景,還有拍攝人類,但是,是原始的我們、和大自然共生的我們。Sebastião Salgado希望這些照片可以讓人們思考:地球上,還有什麼是原始的存在。

節自攝影集《創世紀》(2004~2011)


為什麼他們要重建森林,樹木對我們真的很重要。他舉了一個例子,樹木就像是人的頭髮,當你今天是個滿頭茂密頭髮的人,洗完頭後不使用吹風機,你可能要等很久頭髮才會乾,但如果是像他一樣光頭的人,一分鐘就乾了,地球也是這樣,如果現在地球上的樹木都消失了,下雨時,土地無法保持水分,很快的,雨水又回流失,這樣會破壞土地上的水循環;但如果土地上長滿樹木,樹根會留住雨水,便可以營造一個濕潤的環境,保持我們的水源,維護我們的河流。這很重要,因為我們人類每天的生活都離不開水。 巴西的古老森林已有93%被毀滅,挪威有數百萬條魚因水裡的氧氣不夠而死去,我們必須奮鬥,為我們的生命奮鬥。

曾經是一片綠意的農場,經過一段乾枯荒涼的時光,現在又重新被滋潤成長。這裡已經是一個健康的生態系統。Sebastião Salgado相信他們在巴西所建立的模式,也可移植到任何地方,他相信只要有人願意,就可以改變世界各地環境的問題,只要齊心協力一定做得到。


撰稿:Brian

發佈於2013⋅09⋅11
179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人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