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社會更美好的紙管建築

2013⋅11⋅03
讓社會更美好的紙管建築
1080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11⋅03
讓社會更美好的紙管建築

談到紙的用途,我們總能馬上舉出一些例子,不管是作為書寫的材料、清潔用品還是美術、包裝用紙等,紙製品被廣泛應用在日常生活之中。儘管如此,紙張脆弱、吸水性強等性質,實在令人難以想像該如何用來取代水泥、鋼筋建造房屋呢?當我們還摸不著頭緒時,日本知名建築師坂茂(Shigeru Ban)早已證明了用紙管也可以造出堅固耐用的建築。


永續發展的建築材料

坂茂可謂建築界探討生態、環保議題的先驅。早在1986年,他就開始實驗用紙管做為建築材料的可能性,經過反覆的研發與測試,他意外地發現,這種特殊的紙管材料具有防水、防火、堅固耐用的特性,並於1990年成功用紙建造了一座臨時建築。


邁入二十一世紀,生態、環境議題是人類共同的挑戰,2000年在德國漢諾威所舉辦的世界博覽會,主題即為「人類、自然、科技」,揭示了「永續發展」的原則,強調人與自然在可持續的條件下共存的觀點。坂茂獲邀設計漢諾威世界博覽會的日本館,紙建築使用再生紙為材料,並具有可拆卸、翻用或循換再利用的特點,減少博覽會後所遺留的大量工業廢料,不僅充分展現了永續的精神,這同時也是坂茂紙建築創作的設計初衷。


從環保建築到應急避難所

紙管建築的成功,並未讓坂茂感到滿意,反而讓他意識到,身為一名專業的建築師,長期以來多在為社會上的特權階級服務,建造彰顯他們財富與權力的建築,卻鮮少關懷社會,為社會做出貢獻。建築應該是為滿足人類的需求而存在,然而,當災難發生時,倒塌的建築物往往造成人員更慘重的傷亡,建築師應該為此負起責任,如此積極的想法,促使坂茂開始在各地災區協助建造臨時房屋。

紙管成本低、可移動再利用,建築結構穩固安全,相當適合作為緊急應變的臨時住所。1994年,盧安達種族大屠殺之後,數以百計的難民流離失所,聯合國提供的物資不足,大批民眾開始伐木建造避難所,造成當地面臨滅林的危機,所幸後來使用紙管作為替代材料,才避免了一場嚴重的生態浩劫。


日本神戶大地震之後,許多地區被夷為平地,他連結社區居民著手建造臨時住所,並且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成功募款建造了鷹取紙教堂(Paper Dome)。這座臨時的紙教堂在使用十年之後,並沒有因完成使命而被拆除丟棄,而是捐給了九二一大地震受災區—南投埔里的桃米生態村,並在台灣成為永久的教會。


建築的永久性

臨時住所深受當地居民喜愛,紙教堂甚至在台灣落地生根,這啟發了一個重要的問題:「究竟什麼建築是永久的,什麼建築是臨時的呢?」坂茂認為,「儘管是紙做的建築,只要人們喜歡,它就可以是永久的。」正因如此,紙教堂的使用年限遠超過預期,並成為地方重要的象徵與信仰,保留著居民共同的記憶,改變了「永恆」的定義。


相反地,為了錢所建造的堅固建築也可以是臨時的。2008年中國四川大地震,許多學校建築坍塌造成慘重傷亡,主因源於官商勾結的偷工減料所致,金錢與權力的追逐,讓看似堅固的建築,實則不堪一擊。 紙管建築的發明,並不是為了強調科技的創新或是建築工藝的卓越成就,而是協助人們走出傷痛,度過艱難的時刻,坂茂曾說:「我希望能保存人們所愛的不朽建築。」作為建築師,同時也是一名人道主義者,他用建築,實現對社會的關懷與責任。


撰稿:Tina

發佈於2013⋅11⋅03
1080次瀏覽
0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