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g!人物】親赴戰地所顛覆的價值觀,戰地記者張翠容:「西方民主不是唯一價值」

2015⋅09⋅25
【Bang!人物】親赴戰地所顛覆的價值觀,戰地記者張翠容:「西方民主不是唯一價值」
1977次瀏覽
0則留言
2015⋅09⋅25
【Bang!人物】親赴戰地所顛覆的價值觀,戰地記者張翠容:「西方民主不是唯一價值」

text

flickr: Expert Infantry

現在先在腦海中想像「戰地記者」在我們心中的形象,都是肩上背著一台相機,再背著無比的勇氣面對瞬息萬變的戰場,面對未來下一秒,最重要的總是真相大過自己的性命。

張翠容,與我們一樣有著東方社會形象,她不僅僅是一名來自香港的新聞工作者,更是勇闖戰地的女記者,曾經在某次的戰事中,BBC為了保護記者而選擇撤回,但張翠容為了探究事實,暫時地以個人身分勇闖於戰地。

大家給予張翠容「戰地玫瑰」、「亞洲戰地女英雄」等美譽,而是什麼樣的理由,讓她願意不顧包袱的走訪世界,紀錄真實所聞。


戰事帶來的顛覆價值

當TEDxTaipei以電話訪問張翠容時,她盡所能地解釋對於近期敘利亞難民的看法,張翠容用「Compassion(憐憫)」來形容世人對於這個悲劇的心態,「這件事好像有可能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任何一個人身上,彼此的情緒彷彿也連結在一起了,而我們作為大人,竟不能夠保護這孩子。」

「勇敢」,彷彿就像張翠容與生俱來的天性,在受訪隔天,她便要啟程前往敘利亞,即便已經走訪世界30餘年,她仍願意不遺餘力地親自再去發掘。

其實在過往從事戰地記者的經驗,張翠容曾經訪問眾多政治領袖,例如前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前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與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等,但這都不是讓她刻骨銘心的,令她印象相當深刻的總是那些樸實的百姓

如果要說前往戰地的歷程中,是什麼顛覆了以往認定的成見,張翠容認為我們看待新聞事件時,容易陷入所謂「二元論」,就是將一件事只以好、壞來判斷,而政治情況通常不能簡單地這樣分析、解釋。

「好像對港台而言,美國就一定是好的,伊斯蘭就一定是壞的」,張翠容談著她走出香港後的改變,不能夠覺得西方的民主就能解決一切,彷彿視為唯一解藥,擊垮所有威權政治。


行萬里路如同讀萬卷書

就像作家南方朔曾說,張翠容是個「古代的旅行家」,不單只是傳統理解上的旅遊,而是對這個世界有著細微的觀察並且將之記錄下來。不只走遍中東地區,從柏林圍牆倒塌、科索沃戰爭、美國911事件,台灣政黨輪替都有她的身影。

回到觀察世界的起點,一開始對於記者這個工作,張翠容是出自好奇心,想要了解新聞內容,追查一些好的故事,她更打趣地表示,「這打開了一個格局,如同武俠小說一樣,一些看起來是正派的,其實他們可以很壞,而且有些壞人,其實也不如想像中的那麼壞。」

該如何定義好壞,張翠容同樣有自己獨特的看法,「有時我們只是揮舞著自己定義的大旗,將自己的理想強加於人民身上,因此我對於許多非政府組織的態度是保留的。」原來她在戰場上看到的不只有政府間惡鬥,還有各組織帶來的悲劇。


張翠容曾經說過:「只有世界有謊言,我就會繼續跑」,也許不是每個人都需要親赴戰場去了解,在資訊快速繁雜的網路社會,張翠容就像最新的文化教科書,香港與台灣在地理、文化上相當的接近,我們可以乘著這樣經驗的翅膀,感受世界的每一角落。


◎前往TEDxTaipei 2015 Big Bang 一個讓你產生好點子的地方

BigBang_visual_horizontal_website


撰稿:林志洋

發佈於2015⋅09⋅25
1977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社會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