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障人士:別拿我們的不幸當作生命啟發

2014⋅07⋅01
身障人士:別拿我們的不幸當作生命啟發
4421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7⋅01
身障人士:別拿我們的不幸當作生命啟發

Stella Young是澳洲的喜劇演員和記者,並擔任澳洲廣播公司線上雜誌《Ramp Up》的編輯。Stella出生時即罹患成骨不全症,變成無法抵擋任何身體碰撞的「玻璃娃娃」,然而,她依然過著和一般小孩一樣平凡的生活,每天上學、和朋友出去玩甚至是和妹妹吵架。

Stella Young: I'm not your inspiration, thank you very much

自私的憐憫與同情

十五歲的時候,社區委員希望提名她為社區成就獎得主。她的爸媽說:「聽起來真不錯,不過事實上她什麼都沒做。」只因為是她身障人士,人們就無條件地認為她擁有社區成就獎的資格,這無非是一種自私的憐憫、可笑的同情心。

Stella曾經在國中擔任法律知識講師,某天,她在課堂上突然被一位學生的問題打斷,他對Stella說:「請問您何時會開始進行關於人生的演說呢?」此刻,她才了解到在任何場合中,當人們看到坐輪椅的身障人士受邀上台時,總是先入為主地預期他們即將發表一場振奮人心、鼓舞生命的演說。


缺陷變相成為激勵

一般大眾總是不自覺將身障人士的缺陷視為一種生命的啟發,以他們所遭遇的不幸來提醒自己必須知足常樂;然而,Stella在TED的舞台上並不是用自己的故事激勵觀眾,她要告訴所有觀眾,別再誤以為身障人士的生命都很悲慘,身障人士其實跟正常人沒有不同。

我們常在媒體中看到一些鼓勵人們勇敢面對人生挑戰的標語,有的甚至會以身障人士為背景。想像一個沒有雙手的小女孩,用嘴巴咬著筆作畫,或是一個失去雙腳的小男孩,用他的義肢努力奔馳著,再配上「人生唯一的缺陷在於負面消極的生活態度」等等的標語,這些畫面讓人動容與不捨,確實能夠重新喚起大眾對於生命的熱情。


期待的啟發隱含歧視

然而,Stella認為我們不該以身障人士的不幸,作為四肢健全的人勇敢生活的啟發。「因為有更多比我們不幸的人,所以我們沒有不勇敢的藉口」是一種錯誤的心態,既不是真心的關懷,更不是誠懇的憐憫之心,我們似乎只是把身障人士當作安慰自己「其實生活沒那麼差」的自私理由。

Stella一生中獲得無數個陌生的稱讚,大家都想謝謝她鼓舞了他們的人生,對此Stella卻不是打從心底感到開心。雖然身障人士的生活確實有些辛苦,但她認為最需要克服的困難並非來自於身體的不便,而是社會對於身障人士過多沒有實質意義和幫助的關心和憐憫。

即便身體有殘缺,Stella並不認為自己的人生很可憐,她說:「不要覺得我很特別,因為我和一般人一樣將身體和四肢的功能發揮到最好的程度。」當身障人士被認為和一般人不同的時候,其實就隱含了些許的歧視之意。


有意義的憐憫是實際行動

在台灣喧鬧的街頭,我們時常看到拿著籃子努力大聲叫賣餅乾的喜憨兒小朋友,有人會因為叫賣而卻步,但是叫賣其實是防止喜憨兒老化的方法。大家都明白他們是需要幫助的弱勢團體,心中不免也有憐憫之情產生,然而,究竟有多少人曾經停下腳步、從籃子裡認真挑出自己喜歡的餅乾?哪怕只是一句鼓勵的話也好,都是尊重他們努力成果、幫助他們維生的方法。

今年五月,新聞以「餅乾禮盒沒賣出半盒,喜憨兒難過:是不是不好吃」為題報導喜憨兒手作餅乾銷量不佳,引發民眾在社群網路積極轉載,希望能鼓勵更多人購買,然而,與其在網路上分享,不如直接到街頭向他們購買,因為憐憫只是種個人情緒,唯有將憐憫化作正面的實際行動,才是真正有意義的關懷。


思考同情心的意義

當社會上大多數的人都擁有惻隱之心時,代表大家能夠體察到身障人士的不便,多一些的善意必然將讓社會更加溫暖,但是我們也必須謹慎思考「同情心」這三個字的意義,有時候過多的憐憫之情反而會讓身障人士感到自卑。做善事絕對是一件開心的事,因為我們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幫助別人;如果我們能更貼心地考慮到身障人士接受幫助時的感受、多加斟酌自己表達關心的方式,那麼我們的社會也將變得更圓融與幸福。


撰稿:Sophina Chou

發佈於2014⋅07⋅01
4421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人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