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文化中關於死亡的四個故事—與恐懼

2014⋅04⋅04
不同文化中關於死亡的四個故事—與恐懼
3274次瀏覽
0則留言
2014⋅04⋅04
不同文化中關於死亡的四個故事—與恐懼

你是否還記得自己從何時開始了解死亡是什麼?

「死亡」一直是個敏感的話題,小時候懵懵懂懂,多從親人的離世認識死亡,大人不知道該怎麼向小孩解釋,於是就像說童話故事一般,告訴小孩,過世的家人都上天堂當了天使,他們會在天上看著你、保佑你諸如此類的話。小孩子聽了這些話,在似懂非懂之間彷彿也得到了些許安慰,合理化了身邊少一位親人的事實,或多或少減緩了失落感。

曾幾何時,我們在成長的過程中逐漸懂了死亡的意思,但這個話題還是不討喜,年輕人很少談論,因為人生看似還很長,談死亡一點也提不起勁;老年人避談,因為與死亡之間的距離拉近了,多講幾句彷彿就會招來不吉利。種種不想談、不願意談,其實說穿了只是因為我們對死亡感到恐懼。

Stephen Cave


永生,其實是害怕死亡的代名詞

Stephen Cave在TED談死亡,並非開門見山地要大家正視死亡這件事,相反地,他點出了人們因為對死亡的恐懼而產生的偏誤,每個人都走過對死亡一知半解的年紀,但令人訝異的是,當我們越清楚「人終將會死去」的事實時,反而比沒意識到的時候更相信永生的可能。

因為潛在的恐懼,使我們想盡辦法為自己尋求慰藉,於是各種談論永生的故事也應運而生,並有了廣為傳頌的動力。Stephen Cave將永生故事分為四類,不管身在哪一個文化圈,永生不死的故事一向傳頌不朽,歷史上不乏追求長生不老的煉金術、不老藥的傳說,直到現代,各種抗老化的產品、研究也不斷推陳出新,可見不論在哪個年代,人們都渴望能延續有限的生命。

Stephen Cave: The 4 stories we tell ourselves about death

當然,人終究免不了一死,於是以「復活」為題的故事應運而生,不僅宗教先知具有復活的能力,隨著科學發展愈發進步,一般人也有「復活」的可能,人體冷凍技術或許有朝一日能有所突破,冷凍的身體能夠盼來成熟的醫療技術,以時間換取「活下去」的空間。

第三種故事則以「靈魂不死」為中心,看清了肉體會凋零,但精神、靈魂將永久存在。然而,隨著時間遞嬗,那份堅毅不拔的精神究竟能被多少人記得,著實令人存疑,因此第四種故事所強調的,就是死後能夠遺留在這世上的事物,也許是一張照片、一段隻字片語,更甚者,在這個數位化的時代,影像、談話都能完整地保存下來,或許是另一種永生精神的體現吧!


死亡從不是生命中的一件事

不管是虛無飄渺的神話傳說,還是堅信科技發展終有突破生死阻礙的一天,Stephen Cave認為,人們並不是本著強而有力的證據相信這些故事,而是因為對死亡的畏懼,使我們犯了偏誤。

希臘哲學家伊比鳩魯主張人類對死亡的恐懼是與生俱來的,他曾說:「死亡對我們來說不算什麼,因為當我們在這裡,死亡就不在;而當死亡在這裡的時候,我們就不在了。」路德維希.維根斯坦也說:「死亡不是生命中的一件事,我們並非活著來體驗死亡。所以,從這個觀點來看,生命是沒有終點的。

很多時候,我們把生與死當成兩個對立的極端,人們拼了命在中間掙扎拉扯,殊不知其實是拿現實的體驗與未知的恐懼做比較,永遠只能夾在中間擔心受怕,卻比不出個結果。死亡的未知令人畏懼,但既然「死亡不是生命中的一件事」,我們又何苦在活著的當下庸人自擾呢?

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生命並不是為了死亡而存在,與其糾結著如何面對死亡,不妨把生命當成一本開頭與結尾早已注定好的書吧!努力地去填滿中間的每一寸空白,實踐人生的意義。如果說這世上有什麼永不凋零的事物,那肯定是你用精彩的生命書寫了獨一無二、扣人心弦的故事。


撰稿:Tina

發佈於2014⋅04⋅04
3274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人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