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有可能被更改?

2013⋅12⋅01
記憶,有可能被更改?
971次瀏覽
0則留言
2013⋅12⋅01
記憶,有可能被更改?

你曾有不好的記憶,揮之不去、忘也忘不了的麻煩經驗嗎?

諸如失戀的焦灼痛感、失敗的無力沮喪等,這種每當想起這些奮不顧身的片刻美好,下一秒惡劣情緒也五味雜陳的一起竄然而生,如果,記憶可以刪除痛處只保留完整,那該有多好?

在科技快速進步的時代中,我們真的忍不住會想問:記憶是可以修正的嗎?

這個問題或許讓你聯想到《攔截記憶碼》、《王牌冤家》、《全面啟動》等精彩科幻電影,但你可能不知道這些科幻場景、實驗,都已開始逐漸在這時代中變為現實,神經學家更大膽的開始嘗試操縱記憶。


控制腦細胞運作

想要控制記憶,首先必須了解記憶是如何在腦中形成的。過去研究告訴我們,大腦中有一塊區域叫海馬迴,負責處理人的重要記憶。如果可以切開大腦看看,會發現當我們回想的時候,許多細胞開始在海馬迴這塊區域活躍起來。

這張圖片顯示了當恐懼記憶產生時,大腦中海馬迴區域的樣子。藍色部分是密集的腦細胞,綠色部分則是與恐懼記憶緊密相連的細胞。這就像晚上還亮著燈的大樓一樣,你知道裡頭還有人在工作;此外,當一段新的記憶形成時,也會在這個區域留下印記。從事此項研究的神經學家Steve Ramirez與Xu Liu稱這些控制細胞工作的開關為「生物傳感器」。


生物傳感器以秒為單位在腦中運作,那要怎麼啟動或靜止腦細胞的運作呢?Steve Ramirez與Xu Liu考慮過用藥、電擊大腦,但都不是最好的方法,於是他們想到用光速來影響腦細胞運作。然而,在正常狀況下,腦細胞對光脈衝是沒有反應的,為了哄騙腦細胞產生反應,他們決定在生物傳感器上,粘上一種叫做「通道視紫紅質」的開關,通道視紫紅質又稱光敏感通道,對雷射光會產生反應,也因此可作為一種類似控制腦細胞的遙控器。

圖中的這些綠點,便是這項基因技術導入腦中生物傳感器後的控制點。


開啟老鼠的恐懼記憶

Steve Ramirez與Xu Liu找了大腦結構和神經迴路與人類相像的老鼠,作為試驗的觀察對象。先將老鼠放入盒子中,這隻老鼠先前在這個盒子有過受創經驗,而試驗內容便是要觀察當牠感到恐懼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他們發現盒中老鼠一動也不動,縮在角落,這種典型的防衛姿勢叫做「行為凍結」。行為凍結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何當你走在街上不小心遇上了前任情人時,會因為太多一閃而過的念頭,使得你當場一臉茫然,在原地不知所措。

不過,如果將老鼠放到別的盒子裡,因為沒有受創經驗,老鼠也就沒理由害怕這個新環境。Steve Ramirez與Xu Liu要試驗的便是以雷射開啟老鼠的恐懼記憶,看看即使到了一個新環境,是不是也能喚起先前牠在別的盒子的不愉快經驗。 他們開啟雷射,看見那隻原本充滿著好奇、在新盒子裡到處走動的老鼠突然停住,是的,牠進入行為凍結模式了,先前盒子的恐懼經驗使得老鼠待在原地,不敢輕舉妄動。


如果記憶控制用到人的身上

這項實驗過程後來被刊登在《自然》科學期刊上,來看看讀者的迴響又是如何: -「天啊!終於!隨之而來的東西太多了,虛擬現實、神經操縱、夢幻仿真......神經編碼、記憶編輯、心理障礙治療,未來太美好了!」 -「這太嚇人了吧,要是他們幾年之後輕易在人身上實驗的話......我們完了!」

的確,關於記憶控制,如果沒有經過思考與評估的話,很可能衍生成倫理道德上的問題。不過,這項研究仍然帶來一些可能,也許將來有機會藉此治療創傷後症候群(PTSD),或是降低因證人搞錯而誤判的情況。


植入記憶

至於最近研究又進行到哪了?Steve Ramirez與Xu Liu開始設想記憶有沒有被改造的可能,就像製作混音磁帶,將新訊息與舊記憶合併起來。這項稱為《植入記憶》的計畫,是將老鼠放進盒子裡,不過一開始,老鼠並沒有藍色盒子的不好記憶。

接下來,將老鼠放進紅色盒子,並用雷射光來刺激牠的腦細胞,啟動牠對藍色盒子的記憶,趁著牠回想的當下,輕微地電擊牠的腳,讓老鼠待在藍盒子的經驗與電擊經驗連結起來。 當牠再次進入藍盒子時,事實上我們都知道,牠的腳被電擊並不是在藍盒子中發生的事,但老鼠卻對藍盒子產生了恐懼感。這次試驗,證明老鼠的記憶能以同樣方式植入。除此之外,透過這個雷射光控制器,我們也能隨時隨地「關」上某些記憶。


記憶轉化技術充滿各種可能

如果繼續深入探究記憶的運作方式,或許在將來某一天,我們能夠刪除不想要的記憶,甚至調整某些片段,將痛苦的部分轉化成快樂記憶。當然,修正記憶在未來是否可行,除了運用想像來假設各種可能之外,在應用範疇上,更需要謹慎、縝密且多方地思量這項技術的未來走向。


撰稿:Birdy

發佈於2013⋅12⋅01
971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科學新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