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向未知】基因改造後的作物會帶來危機 或是成為解決糧食危機的救星?

2016⋅09⋅07
【迎向未知】基因改造後的作物會帶來危機 或是成為解決糧食危機的救星?
978次瀏覽
0則留言
2016⋅09⋅07
【迎向未知】基因改造後的作物會帶來危機 或是成為解決糧食危機的救星?

SUMAY YU 1

近在眼前的糧食危機

民以食為天,現代人大多不從事糧食生產,每天煩惱要吃什麼大概是最奢侈的煩惱了,但你可有想過糧食的危機其實近在眼前?根據聯合國統計,全球人口已經超過70億人,到了2050年將會達到95億人。隨著人口爆炸性的成長,我們所需消耗的糧食也越來越多。

然而,在耕地面積不能無限增加,加上氣候變遷等因素限制的情況下,糧食產量成長的速度已經跟不上人口成長的速度。因此,即使到了21世紀的今天,糧食的供應仍然是攸關人類能不能繼續邁向下一個世紀的重要課題。

對植物分子生物學家余淑美教授來說,解決這個問題的答案之一,就是以生物技術改良作物基因。

基改作物能做到什麼?

由於生物所展現出的高矮胖瘦等各種性狀由基因遺傳所決定,只要能夠在龐大的基因體庫中找到對的基因,並以基因工程技術控制,便有可能讓生物依我們期望的方式成長。

這種技術,是余淑美教授從美國進修歸國後,一直在鑽研的領域。她以水稻基因的研究為基礎。從2003 年開始建置「台灣水稻基因突變種原庫」,其中5萬個突變基因的序列已解碼,成為全球研究水稻基因功能的重要資源。

之所以選擇稻米作為研究對象,除了因為全世界超過半數的人以水稻維生、是我們日常生活的主食以外,也因為水稻正好是所有穀類作物中的「模式作物」,基因體較小,可進行基因轉殖,相對較易研究,加上台灣的氣候又適合種植水稻,對實驗的進行有很大的幫助。

基因經過改良後的作物有許多優點:表現耐寒或耐旱的基因,作物就可以在極端的氣候下成長;表現增加產量的基因,就可以用同樣的種植面積養活更多人。

而表現抗病蟲害的基因,就可以減少農藥和肥料的使用,達到有機種植目的;甚至還可以讓植物更加營養,解決落後地區人民營養不良的問題。

基因改造是安全的

然而即使有了這麼多的突破,社會大眾提到基因改造食品,縱使不甚瞭解,仍會有許多的疑慮:「基改會不會有毒啊」「這種技術是破壞自然」「就算查不出來,也可能有潛在危險」。

事實上,余淑美教授以她在這個領域多年的研究經驗,一一向我們解釋基因工程技術,產品如果經過審慎的生物安全評估才上市,是相當安全的。

人類對作物品種的改良其實並不是從近代才開始的,透過不同品種間持續的交配,可以改良品種特性,某種程度上,基因工程只是加速且簡化這個過程。

以前的基因工程技術多半在作物基因體植入額外的基因,產生額外的蛋白質,因此有人存在造成過敏的疑慮,但現在進步的技術可以進行基因的直接編輯,基因是作物裡本來就存在的,因此更為自然和安全。

余淑美教授說明,基因編輯其實和自然界中的突變是非常像的。

一般人擔心基改食品可能對人體有害,但從1996年基因工程產品上市(如大豆、玉米)到現在,沒有任何確切證據顯示這種問題的存在。。

基因工程作物的基因有可能外洩,造成生態系基因污染嗎?但那些基因本來就是來自大自然的,即使是基因工程植物,也一樣需面對大自然的挑戰,並不會變成超級作物。 「生物性物質通常可生物性分解。腸胃裡有非常多酵素可分解基因與蛋白質,基改成分是生物性,不是化學物質。食品中添加許多化學物質,無法生物分解,甚至對人有害。」

「有人故意挑毛病,要保證基改作物百分之百安全。但是相信沒有任何人保證市面上任何食品是百分之百安全的,因為有些人可能有特殊的體質,可能對有些物質過敏。如同打疫苗,沒有人任何人保證百分之百安全,但是,如果接種疫苗,可以保護絕大多數的人免於生病,那還是要接種吧?基改的問題也是這樣。」

SUMAY YU 2

政府應該積極管理

基改作物的貿易牽涉國際之間政治和經濟的角力,或是產業之間利益的衝突,因此在世界各地都常常出現反對的聲浪。

余淑美教授認為,台灣的問題,主要是民眾對基因改良技術不夠了解,因此會有疑慮。而政府抱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不願將基改作物的種植納入管理,也是原因之一。其實台灣的市場,進口的基改作物及產品已經到處都是了。

「農政單位有一個考量,說種植基改作物可能影響農產品出口。但這是可以透過管理解決,台灣很多工廠也生產非常非常毒的東西,為什麼那些工廠可以生產?靠的是管理。管理就需負責任,農政單位的公務員抱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

是利是弊?

對於基改作物究竟是利是弊的爭論,相信短期內仍然會持續下去,而基因工程技究竟能不能成為人類文明前進的救星?有待時間證明。


撰稿:Ivan Weng

發佈於2016⋅09⋅07
978次瀏覽
0則留言
文章主題
科學新知